<br>当母亲发现我脸上套着她的内裤躺在床上时,这是我生命中最困窘的一刻。 但是没想到这件事却变成为我所遭遇过最棒的事情之一。<br> <br>我妈是我一辈子永远都爱的人,我总是喜欢环绕在她的身边,她拥有一副性 感的身体,有着一对又大又丰满坚挺的乳房,柔软细滑成圆筒状愈往下愈越细的 大腿曲线圆滑的小腿,平整的脚踝,以及一个能让抽插的人感到无比快活又大又 白的屁股。我知道只要能看到甚至摸到她的身体,我的老二就会变得坚硬并且感 到一阵悸动。当我开始自慰的时候,我许多次花了上个小时的时间来幻想妈妈美 丽的肉体,并且幻想和她做的情景。<br> <br>当然,我总是认为那只是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罢了!我上面提到的那 个事件却真的发生了,那是在我中学三年级的那个五月月初的的时候,在那时我 已经和几个女孩做过爱,但我妈仍然是我幻想中的皇后。当他穿裙子时,偶而从 裙摆中瞥见她的内裤使我极大的快感。然后有一天当我正把一些东西放进放衣服 的篮子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件妈妈的内裤在里面,我充满渴望的将它拿了起来 并且嗅者它们的味道。由这些令人感到刺激的女人跨下的味道,我感到兴奋起来 我把它塞进了我的口袋带进我的房间里面,当我把它拿到我鼻子前的时候,我感 到一阵的。<br> <br>不久,这变成了我的一种规律性的习惯。最后,我开始将它套在我的头上, 把穿在跨下的位置正对着我的口鼻,让我唿吸着那阴户的汁液所散发那令人如痴 如醉的香气。(ps:他的套法就跟宝岛少年所连载的疯狂假面其中的男主角的 内裤套法相同,所以看不懂这个形容的人可以去参考一下)<br> <br>然而就在五月初的那一个晚上,我还没有自慰完即深深的熟睡过去,而头上 依然套着内裤。到了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妈妈她把头伸进我的房间正要叫我起床 上学。想像一下当她看到我头上套着她的白色的尼龙短衬裙的时候,她是感到多 么的惊啊! 「我的天啊!」她说「你究竟套着我的内裤在做什么?」我立刻起 床,抓住那薄薄的一层的尼龙制品,努力把它脱下我的头。<br> <br>妈妈张大那双棕褐色的大眼睛,惊愕的注视着我。我结结巴巴了一会,最后 终于说「这一定是在和换洗衣服放在一起的时后,不小心跑道我的枕头套里面去 了!」我猜那时我的表情看起来一定很奇怪,因为当我在试着想办法脱离这个进 退维谷的场面时,妈妈突然笑了起来。「放弃吧!」她喘着说「你就是再说谎也 没有用的,准备一下去上学了,我们晚一点再来讨论这件事」然后她就出去了。 <br>当我和姊姊在吃早餐时,我都不敢看她,并尽快的跑出家里。<br> <br>但我发现妈妈事实上是把我的困窘当成一件有趣的事。到了晚上爸爸他去应 酬,姊姊也有约会。我认为我最好也出去哪个地方。但妈说我们有些事耀私下的 讨论一下。等到姊姊出去了以后,我们坐在长沙发上,妈妈坐在我旁边并且问道: 「现在,说你为何把我的内裤套在头上?」<br> <br>我依然没有回答,我只是满脸通红尴尬的坐在那里并不安的扭动身体。「那 么,一定有些原因吧!」妈妈继续说道。「当你把内裤套在头上时,你觉得愉快 吗?」她坚持我回答,所以我说是。「只要是内裤?」她问我含煳的说道「不, 只有你的」「你喜欢一件干净的吗?」她问。我摇头。「那么,我们进一步」妈 微笑着问。「显然你喜欢它,一部份是因为我的味道,对吗?」我垂着头,充满 懊悔的苦笑着,并且承认的确是如此。<br> <br>「我知道了,你是在手淫」妈说「那没什么关系,我还担心你不是呢。当你 在手淫时,这些内裤对你有所帮助吗?」 我坦白承认是这样的。「你只是想着 这些内裤或着是联想一些其他的?」我认为情况是如此了,已经没有任何事能更 比这糟的,我不禁想着:究竟该如何呢?只要告诉她,她已经知道的就好了「好, 妈。」我说。「我认为你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我总是想着你的……ㄜ……身 体和一些关于……ㄜ……和你作一些事。我爱内裤上那些你的气味,而我只是… …ㄜ……白日梦关于……ㄜ……把……放进你内裤里面。<br> <br>妈妈站起来,并且用一种神经质般高升调笑了起来,她来回的走来走去,一 边道:「嗯,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快承认,但是我很高兴你这么做,你以为我不 知道你对我的感觉吗?我注意到你总是在注视我,偷看我换衣服,和试着看我裙 子里面,我也注意到每次你在我附近的时候,裤子前面会高高的鼓起」「啊!妈,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注意到」「傻瓜,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在我这个年龄,有 个年轻英俊充满朝气的年轻人被我的魅力所吸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有点高兴 呢。」<br> <br>妈妈再度坐在我的旁边,握着我的手说。「告诉我,你是怎么幻想我的」 <br>我吓了一跳。惊叫「我的天啊,妈,我做不到」妈用一种我从来没听她用过 的声音,有如少女般的声音笑了起来。<br> <br>「为什么不行呢?」她问「说嘛!只要给我一点提示就行了」我犹豫了一下, 她突然站起来,撩高她自己的裙子,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开 始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当她那黑色柔顺的阴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现在我面 前的时候,我瞬间感到一阵晕眩。「这里」她手中拿着内裤说道。我迷煳的从她 手中接过来。「这件内裤我已经穿了一整天了」想着这句话让我感到浑身湿热无 比。「所以它应该是很好的而且有芳香的味道,把它套在你的脸上,拉出你阴茎, 然后告诉我当你在自慰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我完全獃 住了。<br> <br>但妈依然继续的进攻。她拿起内裤,把它套在我的头上,转动它,把跨下的 位置覆在我的鼻子上,让我的一个眼睛能穿过裤子中穿过腿的洞中看她。她是对 的,内裤中令人快乐的香气的确前所未有的强烈。<br> <br>然后让我大吃一惊,她居然把我裤子的拉链拉下来,把我那坚硬如石头般的 阴茎拉出来,要把它从那拉开的裤口中拉出来花了她不少功夫。但不久,它就挺 立的正对着她。「我的天啊!」妈惊叫道「看看这怪物般的尺寸,我的小男孩已 经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在妈的坚持下,我用我的手包住我那性欲高涨的老 二,开始反覆的搓动它。<br> <br>「好吧!」我说「我正注视着我那令人满意的性感的母亲,她刚为我脱下她 的内裤,并将她那美丽的小猫咪呈现在我眼前,我唿吸着她阴户的味道,那是最 好的香味,我正想着她正用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她真的在触摸我!现在,我 想着她拉起她的裙子,让她的阴部给我看,然后她脱下紧身上衣,解下胸罩让我 看到她那对又大又丰满的乳房」慢慢的,妈开始解开她的紧身上衣俐落的将它脱 下,她解开她的胸罩,她那对硕大的乳房突然的被解放而跳出来。她那引人注目, 坚挺的乳头正骄傲的挺立着。然后她解下她的裙子,挺起臀部慢慢的将裙子脱下 来。她那令人惊叹性感的身体,正第一次完全的展现在我面前,比我幻想中还来 的好太多了。<br> <br>「现在,你在想什么?」妈妈舔着嘴唇沙哑的问。「我正想着那幻想中可爱 的女人——我那亲爱母亲——正弄着我的阴茎我,让我任意的挤压她的乳房、玩 弄着她的阴户」妈伸出手来,用那冰冷的手指握住我那正在跳动的老二。吞了一 下口水,我脱下脸上的内裤,把我的头伸入她的跨下,马上,我的口鼻正压在她 那滑腻如油脂的裂缝上,那能使内裤如此芳香的源由处。<br> <br>一阵微微的哭泣声中,妈张开了她的腿,准许我的脸去探索她跨下的更深处。 <br>我开始舔着那个肿起,潮湿的阴唇,我的手尽可能的完全握住那平滑柔软的 乳房。<br> <br>我开始去玩弄乳头,温柔的去挤压拉动,让它变大而且十分坚硬。妈妈开始 呻吟并且把他的的阴户拱起到我的面前,她抓住我的头,紧紧的拉住我,让我很 难唿吸。她的臀部努力的往上顶,我的舌头深向他阴户的深处勐烈的舔着。然后 妈妈泄了,全身剧烈的颤抖和抽动。她躺在那里,大力的喘着气,她的脸上浮现 着一个快乐的微笑。我站起来,将她抬到长沙发上。我分开她的腿,把一支脚放 在椅背上,一支放在地板上。她躺在那里,将双腿大大的打开等待着我,她那覆 盖着毛发的美丽阴户,正毫不羞耻的正对着我。我慢慢的靠近她那如乳脂般光滑 而柔软的双腿。妈妈两手握着我的阴茎导引着它进入她的阴户。<br> <br>那巨大、狰狞、红色的龟头正往内压进,我慢慢的推进那潮湿而柔滑的柔软 物中,看着我那巨大的老二一寸一寸的穿刺入那膨胀的阴唇。最后我们那多毛的 跨部正互相靠在一起,我那巨大的阴茎在他的阴户内扩大到极限,在她的腰部内 探查着。我将身体往前顷斜用我的嘴压上她的。她打开她的双唇,我们的舌头开 始互相吸吮,我一手放在她的屁股下,抓着她那一片坚挺的臀部,将她拉近我, 我另一支手则再一次的压挤她那硕大的乳房。<br> <br>然后,我用我那快乐的阴茎抽插着我心爱母亲的美妙阴户,最初是慢慢的, 偶而给于有力的一击感觉着每一英寸的愉快的摩擦。我试着持久,但不久我想我 必须对她连续的重击,让她知道她所喜爱的儿子能给于她真正有力的性爱。我开 始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插她,深深的插入,再特加的压入直到底部。妈妈开 始呻吟、呜咽。我们的舌头热烈的纠缠在一起,我们脸上沾满了唾液。她将她的 臀部向上顶,以迎合我勐烈的抽插以强烈的激情来配合我的重击。我感到我接近 高潮了,一股热流传过我的鼠蹊部,我越插越快边发出哼声和咆啸边插着她那多 汁的阴户。妈妈将她的屁股往上顶,并尽可能的挤压来回应我。<br> <br>然后我喷向她,在另一次激烈的高潮下,她全身僵硬的抽动着。我们一起泄 了。多么有力的感觉,没有任何感觉可以和我的老二将精液喷向我那亲身母亲甜 蜜的阴户中的美妙的子宫相比。当她在我身体下在一次快乐到要发狂的有力的高 潮中呻吟,真是太美好了!当然,这只是开始,我很乐意告诉你自从那次起,更 多的愉快和美好的性交。到现在已经有几年了。<br> <br>我已经完成大学的学业,有一份高薪的好工作。我现在有一栋自己的公寓。 <br>我和母亲最常在那做爱。我时我也会带其他的女孩回来性交。但我从没发现一个可以取代我母亲的人。<br> <br>即使我已经结婚了,母亲她依然时常和我做爱。她认为那是一见美好的事, 而我也这样想。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会拿起一件我所收集的妈妈的内裤。 <br>那?钋弅性阴精的独特味道。陪伴着我,直到她带回那阴精的泉源,为了与 她锺爱的儿子的另一场爱的相聚!!<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