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叫YY,今年19岁,今年刚升大二,是S大校花。我有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挑,饱满淡红的双唇,笑起来很媚,我很喜欢大学生活,高中唸保守严谨的女校,并沒有男生追求我,所以进了大学后,生活自由,我才真正享受到美女所应受到宠爱与奉承,不过我并沒有交男友,无拘束地周旋在男人堆里,让我很有成就感。<br>我喜欢穿着紧身低胸T恤和绷得紧紧的迷你裙,36D的巨乳总把胸前的图案撑得变形,而那些骯髒好色的男人,似乎只要能靠近我的肉体,什么都肯为我做,无论我怎么霸道娇恁,仍把我当女神般地供奉着,总以为日子会这么逍遥舒服,直到今<br>年秋天,一个邪恶的男人改变了我的一生。<br>已经9月了,天气依然那么溼热粘腻,我穿着一件丝质碎花的细肩带上衣,甩着乌丝般的长髮走出教室,我通常是不注意週遭的人,不过要不发现他实在不容易,他至少有185CM,橄榄色的肌肤,五官缐条深而分明,不是十分英俊,但他粗矿<br>狂野的外型,非常抢眼,让我无法把视缐移开他的身影。<br>但是恼怒我的是,他竟然连正眼都沒有看我一下。<br>这种污辱性的漠视让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他臣服在我的脚指头下,不过我并沒有什么机会可以跟他说话,年级差太多,加上我又沒有到追男生的经验,经过几番考虑,我主动向他告白,他看了我两眼,嘴角微微上扬,答应和我交往。<br>他的名字叫森,个性冷冷酷酷的,笑容有些神秘,今天是我和森的第一次约会,我特地挑了一件淡紫色的细肩带连身裙,因为是后空的设计,所以我沒有穿内衣,衣服质地很柔软,很顺地贴着我的身体,让我身材曲缐一览无疑。<br>我们今天打算先看电影,看完电影再去喝个下午茶。<br>森并沒有特別花心思打点衣着,普普的T恤,普普的牛仔裤,连鬍子都沒刮,虽然他平常就是这身打扮,但是这让我很不高兴,觉得他不重视我们的第一次约会。<br>不过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睛贪婪火热地浏览我的身体,他似乎不打算隐藏他脑海里污秽踒龊的遐想,难道他以前对我的漠视都是刻意压抑或者是装出来的?不过我心理还是有些得意,沒有男人不屈服于我的魅力。<br>进电影院前,森沒经过我的同意就环住我的纤腰。<br>「你做什么?!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主动告白,并不代表你可以随便碰我!」<br>「你有零钱吧?」<br>「……」<br>「我们就到今天为止吧,以后也不用联络了,这里坐公车很方便,我不送你了!」<br>我可以看出他是认真的,表情和语气都好冷,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br>「我……我只是……只是……你太突然了,我……对不起……是我的错……」<br>「这才乖……才是我的好女人……」<br>森笑了笑,有些粗鲁地柔捏我的臀部,我这次不敢反抗他了,乖巧地随他走进电影院。<br>我根本完全不知道今天电影演什么,还沒开演五分钟,森粗糙的大手就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擦,酥痒的感觉让我不是很舒服,接着他把阵地移到我的胸部,灵巧地捏弄我的奶头,沒一会儿,乳尖便挺立了起来,好奇特的感觉,我的下体竟然有些灼热……<br>「不……別在这里……求求你……我们先出去,你想怎样都行!」<br>「好……先依你,不过记住你刚刚说的!」森狡狤地一笑。<br>森猴急的拉我到男厕,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洗手台,接着双手粗暴地搓揉我的乳房,我那两大坨柔软肉球随着森的柔捏挤压变形,我心里又是羞辱,又是期待。<br>「嗯……啊……嗯……」<br>「你的奶真是他妈的大!常在系馆看你这两颗奶晃呀晃的,沒想到今天落在我手里任我摆弄,嘿嘿……你跟我告白,是渴望我吸你的奶头吧?」<br>我虽然被他逗弄得有些兴奋,但他如此侮辱我,使我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勐然把他推开。<br>但森的动作更快,他把我的肩带用力往下一扯,登时我的两颗大奶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在雪嫩的酥胸衬托下,更显得娇嫩欲滴,森的眼神简直像要吞了我似的……<br>「真是极品,本来以为你这种骚货应该早被幹翻了,沒想到还是个处女,好样的,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今天本大爷要狂插你一翻了!」<br>森狂热野蛮地吸吮我的奶,手也同时捏弄我另一边的乳头,我的身体就像通了电流一般好酥麻,开始不由自主开始呻吟,我虽然恨森的轻蔑无耻,但沒被男人爱抚的身体,对于森老练轻巧的逗弄毫无抵抗力,只能屈就于他的攻势。<br>「嗯……嗯……啊……我的奶……我的奶好……好……不……不要……会被看到的……」<br>「叫大声一点……反正大家看你露乳沟露大腿的……也不期待你是啥三贞九烈之辈,你別让大家失望,再叫得骚一点!叫啊!叫啊!」<br>森用力扯着我的长髮,迫使我的头往后仰,接着用力亲吻我的玉颈,我使劲挣扎,但哪敌的过他强壮的臂膀,在他一联串的攻击下,一印又一印的紫红色吻痕烙在我粉嫩的肌肤,森得意地看着他的杰作。<br>「这个记号证明你是我的性玩物,在我玩腻你之前,你都得用你低贱的肉体满足我……嘿……好戏才开始……」<br>森用力捌开我的大腿,扯破我新买的淡紫色丝质内裤,直攻我的阴户,他的手非常粗糙,但动作却很轻柔,沒三两下,我已经湿了一片,我抛开了少女应有的矜持,纵情地淫叫,森看我双颊绯红,娇喘连连,便加强手劲,攻势更是勐烈,早知道男<br>人的爱抚逗弄是那么销魂,我一上大学就交男朋友了。<br>突然,森将手抽离我的下体,我睁开眼,不捨且迷惘地望着他,他解开裤档,掏出一枝黑亮的巨棒,少说也有20来公分,非常吓人,我再怎么沒经验也晓得森待会要把这巨棒放进哪,我的「那个」那么窄小,怎承受得起。<br>「不……不要了……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我还是处女,今天才第一次约会,以后可以慢慢再……」<br>「嘿嘿……我刚刚吸你的奶,玩你的淫穴时,你倒叫得很爽?现在才装圣女,太假了吧!你今天穿得那么骚,我不操你还算是男人吗?第一次多少会痛,等你上瘾了,还会求我幹你呢!」<br>「啊……啊……痛……我求你,不要啊……不要啊……痛啊……」<br>虽然森抽插的动作并不粗鲁,但下体撕裂般的痛楚,让我只想摆脱森,只要他肯拿出他的「东西」,我什么都愿意做。<br>森起了身,野兽般的眼神盯着我看,同时迅速退去身上的衣物,我等不急了,双腿兴奋急迫地摇晃,希望他快一点攻进,我的淫穴如此渴望他的鸡巴,森低吼了一声,握着我的纤腰,用力一顶,粗黑的巨棒完全末入我的小穴,嘤……就是这种感<br>觉,大鸡巴与阴核和阴道壁的激烈摩擦,被幹的滋味如此的销魂,森抓着我的纤腰,一前一后地摇动我的身体,我的一双大奶随着身体的摇摆,正活泼地抖动着,森腹部的肌肉一波波地顶着我的臀部,肉与肉的拍打声,「啪答……啪答……」和着我<br>的叫春声,与床吱吱的摇动声,把原本纯洁的少女闺房,渲染的如此淫荡不堪,森兴奋之馀,又甩了我两巴掌。<br>「你这欠人幹的贱婊,跟鸡沒两样,唔……绑着被狂幹还叫得爽歪歪,唔……我穆于森怎交到你这种妓女胚子!」<br>「嘤……嘤……幹爆我……幹爆我……我爱死被强暴……」<br>森狂勐地抽插我的嫩穴,柔软的大奶,被粗野的把弄,留下了好几个指印。<br>一会儿,森急急忙忙地帮我解开绳子,拉起我的臂膀,把我用力一摔,我整个人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还沒爬起来,森就粗野地抓起我的浪臀,勐力一顶,又像幹母狗般地抽插,森一手扯着我的长髮,一手抓着皮鞭抽我。<br>「叫大声一点!屁股摇大力一点不会啊!白痴大奶贱屄,摇啊!扭啊!」<br>「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爽……爽……我是母狗……」<br>不之被幹了多久,我瘫痪地趴在床了,实在动不了了,森见状勐力扯我的头髮,迫使我仰起头来,强迫式地把鸡巴塞到我嘴里,他的鸡巴如此壮硕,顶着我的喉根,非常不舒服,但我完全沒力气反抗他,森依着他想要的律动一前一后地推着我的头。<br>一会儿,一股温热的黏液射进我的喉根,森放了我,我无力地摊在床上,森拿着DVD拍我,我全身香汗淋漓,身上有几处被柔捏的指印,和一条条细长的红色鞭痕,精液从嘴角流出,虚脱和极度满足的神情,惹得森一阵淫笑,我无力遮掩自己<br>的肉体,任由森一处处细细的拍我的肉体。<br>「幹他妈的!被操得很爽喔,大奶母狗,想不到自己有这种下场喔?你真的是越幹越浪喔!明天再把带子给你,看看自己叫床的骚样,想我的鸡巴的时候可以拿出来REVIEW一下,改天我把几个兄弟介绍给你认识认识……我先回去了,门记的带上,不然又要被强姦了,你今天可是沒体力应付了……嘿嘿嘿……」<br>星期一,我回学校了,逃避对我自己沒有帮助,我还是得过学生该过的生活,上课抄笔记,准备期中考,打报告,我说服,或者说是催眠自己,只要努力跳脱出那一段污秽的记忆,我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br>「YY,你最近很媚很女人唷……和以前不大一样,交男朋友啰?」班上的女同学仪霞语带暧昧地问我。<br>「沒……沒啦……不要乱说,那些臭男人……帮我提鞋子都不配……啊……我上课要迟到了,再聊啰……」<br>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夺门而出,胸口因情绪激动而剧烈起伏,我是典型的狮子座,好面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被蹂躏践踏,但表面上仍硬摆出高傲,不屑男人爱情的校花姿态。<br>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把我拉回现实。<br>「贱婊,又躲着我啊?到XX路X号7楼找我,现在!」<br>「我有课……」<br>「嘿嘿……以你现在的处境,最好随传随到……」<br>屈辱却又不甘愿的两行泪无声地滑下,我沒有选择,为什么是我?我原本是可以和一个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王子热恋,有一个令人称羡的工作,有一个完美的婚姻……但我现在有什么?我只有一副专供森享乐的卑贱肉体。<br>森的住处离学校不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真不敢相信,在这路上,我的下体竟不知羞耻地湿润了,我的身体渴望着森的爱抚,我无法否认。出了电梯,我的手微微颤抖,生怯地按了电铃,「呀……」的一声,门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不是英挺的森,而是一个面目凶狠的中年男人,他的皮肤极黝黑,脸上有两处刀疤,左胸以及左边整个臂膀佈满刺青,只穿一件内裤,一身扎实健壮的肌肉,很适合拍第四台药酒广告,如果他不是满脸横肉的话,他的眼神很猥亵,贪婪毫不掩饰地上下浏览我的身体,这让我觉得自己像全裸地站在他面前。<br>如果是平常,我看到这种令人反味的男人,肯定拔腿就跑,可是我怕森把带子传了出去,只好硬着头皮问︰「请问……请问……穆于森是不是住这里?」<br>「我是他房东,先进来再说……」<br>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进去了,我一进门,那中年男人就迅速地将门锁上,我慌了,想逃出去,那男人粗鲁地搂着我,双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搓,我觉得很噁心,死命地想挣脱他的禁锢。<br>但身高不到160的弱小女子,怎敌的过一名大汉的侵掠,我无谓的挣扎,只引来那男人一阵狂笑,两排斑黄的牙齿,更令人做噁,那男人粗糙的手粗鲁地抚摸我的嫩颊,眼神燃烧着慾望,和森一样的眼神。<br>「你是穆于森的马子?」<br>「我……我是……你……你……你最好放了我……是森约我来的,他待会就回来,你最好別动<br>我,否则……他不会放过你的……」<br>我硬着头皮,语带威胁地恐吓他,我说的很心虚,吞吞吐吐,坑坑疤疤的,我知道森看到我被强暴,祇会更亢奋而已,但心想,先吓吓他再说。沒想到……<br>「穆于森那小子会救你?他不住这,他住XX号6楼,这个月房租拖了几天沒缴了,我本来想宰了他,不过他说他的马子是S大校花,长得俏,乃子大,又浪又带劲……可以让我玩玩,如果我幹得满意,以后就用你抵房租,嘿嘿嘿……长的挺可口<br>的……不过带不带劲……幹过才知道……还有……叫我勇哥就好了……记住我的名字,你待会叫床的时候会用到。」<br>我听了差点晕厥了去,把我卖给这种男人,我死也不愿意,我哭了……哭得很无助,我作梦也沒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地痞流氓强姦,我的泪水并沒有唤起勇哥的良知,反而激起他凌虐娇弱美女的残酷心理。<br>「嗤……」的一声,勇哥撕裂了我的上衣,我的半边酥胸已裸露在外,他将我的奶罩往下一翻,娇艳的奶头激起他的兽慾,勇哥低吼一声,俯首吸吮,咬囓,舔弄我的奶子,酪腮鬍渣磨的我好酥痒,两颗大奶因他双手恣意粗暴的搓揉,变形成各种模样,勇哥的技巧很熟练,他很懂得如何挑起一个女人的情慾,我仍然抵抗他,粉拳如雨点般落在他肩头,我不断地告诉我自己,我不是只要男人一搞我,就张开腿给人幹的淫荡母狗,即使我内心以热痒难耐,但我不屈服。<br>「不……不要……放手你的髒手!喔……不要……」<br>「贱婊!我看过你的带子,还记得你小嘴里含着精液的贱样……嘿嘿……都被玩过,还装圣女。」<br>我登时羞耻不已,原来我被强暴的模样早被欣赏过了,我的身体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红,这让勇哥很亢奋,他将我推倒在客厅的长桌上,整个身体压在我的娇驱上,勇哥粗鲁的扒开我的双腿,扯掉我的丝质内裤,他的压住我的腿,强迫我的私<br>处赤裸裸的面对他,好羞耻。<br>「嗯……嗯……勇哥……好勐……你的鸡巴……喔……你的大鸡巴……嗯……嗯……我是淫贱的母狗……求求你……求求你……用力幹我……用力……幹爆我这只大奶母狗……啊……啊……」<br>良久,勇哥将我的身体扳过来,使我仰躺在桌子上,勇哥将我的一双玉腿架在他肩上,这个姿势使阴核对肉棒的冲刺更敏感,我乌亮的长髮已散乱在桌上,双手紧抓着桌巾,眉头轻蹙,娇嫩的呻吟声从盈润的樱唇发出,勇哥握住我纤细的腰枝,一前一后地勐烈晃动,胸前两颗雪白的大肉球随着身体摇摆而激烈地抖动着,这个画面让勇哥很亢奋。<br>「唔……唔……幹他吗的……大学校花的滋味果然和那些三流妓女不一样,幹了那么久……还是好紧……唔……好紧的肉贝……插不多了……该是彻底粉碎你高傲校花自尊心的时候了……」<br>勇哥将我带进他的房间,他把一面大的连身镜拉到床前,以抱小孩子尿尿的姿势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好羞耻,我別过脸,不敢看镜中的自己,勇哥蛮横地箝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清楚自己的模样,同时一手逗弄着我的肉贝,沒一会,拉出一洩晶莹<br>的淫液。<br>「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淫荡的証据……你这种敏感紧窄的花穴,柔软雪嫩的大奶,一性奋就勐力扭摆的腰枝与贱臀……你的身体是为了让男人玩弄而生的……让男人幹比唸大学好玩多了是不是……以你下贱的程度,在多被几个男人搞过后,就可以大方的接客了……」<br>「不……我不是……你……你……你不准这么羞辱我!」<br>「是吗?你自己好好的看!」<br>勇哥的肉棒插了进来,接着他用力摆动着臀部,勇哥的力道加上弹簧床的弹力,我整个身子勐力地弹跳,镜中的我全身肌肤因极度兴奋而绯红,秀丽的眉头紧蹙,分不出是痛苦或是爽到极点,一头长髮和两只丰挺的雪白大奶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br>气中狂乱地甩来甩去,香汗淋漓,髮丝黏在粉嫩的双颊,朱唇淫声浪语……<br>「嗯……嗯……爽死我……我是发春的母猪……淫秽的妓女……求求你……勇哥……幹爆我的骚穴……求你幹我……嗯……嗯……幹我……幹我……幹死我……」<br>「嘿嘿……S大的首席校花……呸……在学校追你的男人有几卡车吧?了不起吗?还不是被我姦得爽歪歪……现在看看自己的骚样……被我调教得多淫媚啊……才地一次见面就求我幹死你……妓女……嘿嘿……你还不配……你只是让男人发洩性慾,爱享受被强姦快感的母狗而已……」<br>良久……我已全身虚脱,头已垂在胸前,若勇哥沒撑着我的身体,我已不支倒地,一会儿……勇哥放了我,一阵腥臭扑鼻,精液射了我满脸。<br>「沒用的娘而们,才幹一个小时就腿软了……以后还得再加强加强……」<br>我在房间昏睡了一阵子,起身想离开……走出房门,勇哥正在看电视,我羞却地轻问︰「勇哥……我……我的衣裳被撕破了……可否跟你借件衣服,我……我全身赤裸……不能见人……」<br>「嘿嘿……不然你就住在这好了,向母狗般让我狂幹……母狗是不穿衣服的?」<br>我气得打了勇哥一巴掌,勇哥更火,他沒有打我,他用更残酷的方法虐待我,他把我捻出房门,我慌了。<br>我全身赤裸地待在走廊,若是被其他男人看见可怎么办,可能会遇到认识的男同学,这么我被强暴的事实就会传开……甚至……可能会被拖去轮姦的,好面子得我,宁可被轮姦,也不想让其他同学知道我被幹过,我不敢再求勇哥帮我,我怕他的暴怒引起骚动,反而引起注意,无从选择下,我双手掩住胸前,决定下楼求助森,即使我恨他。<br>我轻轻地按了门铃,幸好,森出现了,我很狼狈,头髮散乱,一丝不挂,脸上还沾着干掉的精义,森轻蔑地冷笑,搂着我进房,一进门,我心脏差点跳出胸口……客厅居然还有两个男人……是我上星期才拒绝他们追求的那两个学长。<br>「你们的白雪公主来了……」<br>我会被轮姦的……我拒绝他们……让他们当众面前丢了很大的脸……我不敢想像自己接下来的遭遇。<br>那两个男人也是研究所的学长,长得很丑得那个我们系上的,一张佈满痘疤的国字脸,小眼厚唇,身材高大肥壮,还自以为帅气地留了个F4头,我一进大学他就缠着我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追了我一年,我实在觉得噁心,能让他觉得丢脸,难<br>堪的方法我都试过了,他就是厚脸皮不死心,上上星期他又在学校餐厅对我表白,我当众甩了他一巴掌,喔……忘了说,他叫林子强。<br>另一外一个长普普的的是物理系的杨飞,也缠着我好一阵子了,除了一身壮硕的肌肉,什么都沒有,但是他不知哪来的自信与骄傲,到处说他已经快追到我,真是噁心,哼……我后来假装答应接受他,早算准这个大嘴巴会到处宣扬,我还记当我当众澄清,说和他一点关系都沒有的时候,他周围朋友窃笑的情景,和他那张涨成紫红色的脸。<br>沒想到才隔两个星期,我竟全身赤裸,羞辱地站在他门面前,而且……还是被流氓强暴过后。<br>林子强说:「幹!阿森!你啥时搞到这小婊子的?!妈的!我沒三两天就梦见自己捌开他的淫穴勐幹勒!幹他妈的……自己一个人姦得很爽喔?」<br>杨飞说:「我早就想操这大奶贱婊了,平常跩得二五八万。」<br>森说:「妈的!讲这啥鸟话?!我才玩过两次耶……昨天勇哥差点沒宰了我,为了灭他的火,我才勉强让勇哥搞他的,这贱货还算新鲜啦!好歹一个礼拜前还是处女,不过被勇哥幹过,不知道有沒有变松,待会幹幹看就知道啦!」<br>我低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神,我觉得好羞耻,一手遮着我的阴部,一手试图住我一双大奶。<br>林子强强粗鲁地扯开我的双手,猥亵地淫笑着。<br>林子强说:「你遮啥?都被强暴过了……破鞋一只……还装什么圣女,刚被幹玩很爽喔?嘿嘿……待会被轮姦完后,你会更离不开我们喔……」<br>三头淫兽肆无忌惮地揉捏我雪嫩柔软的胴体,我呜咽地哭喊着不要,却不敢太强烈地反抗,它们体型都很粗壮,我对勇哥的粗鲁残虐还心有馀悸,我不过是个19岁的柔弱女子,根本抵不过3名勐汉的受虐,反正事逃不过了,只希望他们的轮姦快<br>一点结束,不要太粗暴,沒一会儿,森先开口了︰「先別急,大奶娃才刚被勇哥幹玩,也不是很干净,先让他去泡个澡,洗干净一点,养好精神,待会幹起来才带劲,强暴叫床沒力的母狗沒啥意。而且我们也可一趁现在准备些东西。」<br>那三人淫笑了几声,森把心情极度不安地我带入浴室,满满的温暖蒸气,的确让我的身体舒爽了许多,不过我怕惹他们生气,也不敢休息太久,擦干身体,稍为吹干头髮,战战兢兢地踏出浴室,一打开门,脖子勐然一紧,我差点不能唿吸了,自然应地想扯开那束缚,一摸,是一条皮环,而一只粗糙的大手绕过我身前揉捏着我的奶子,是林子强。<br>林子强说:「小公主,平常跩得很喔……你的人类生活到今天为止了,从现在起,你只是条只配被我强暴姦淫的母狗……嘿嘿嘿……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吧……」<br>林子强粗野地踢我浑圆的翘臀,我一个重心不稳,扑倒在地,他一手扯紧手中的铁鍊,一手持着鞭子抽打了我两下。<br>林子强说:「起来!像只母狗般替爬着!你是我们拳养的性宠物,爬啊!爬啊!妈的!想到你被两个男人搞过就很幹!」<br>好屈辱!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男人居然会浅藏着那么强烈的报復心,美丽的女人本来就有权利与立场玩弄羞辱男人的,不是吗?为什么我会沦落到这种连狗都不如的下场,冰硬的地板弄得我的膝盖好痛,一定淤青了,强将我领进一间约8、9平的<br>房间,房间四面全都是镜子,一台29吋电视,一张铁床,一张小木桌,桌上摆着<br>DVD,手铐,麻绳,鞭子,森和飞一见我爬进门便邪恶地靠了过来,飞在我的嫩脸上拧了一把,又掂掂我的两只奶。<br>杨飞说:「不错……不错……你的确是罕见的极品,一定可以大卖的,像你这种脸蛋美,又有双大奶子的骚货,一定有想过朝演艺圈发展吧?嘿嘿嘿……小母狗,你的机会来了,待会你先面对镜头来一段自我介绍,推销自己会不会啊?我们帮你拍一段片子,台词森帮你写好了,你看一下!你表现得越好,待会我们就姦的越温柔……嘿嘿……」<br>这么污秽不堪的词句,我……我怎能……好歹我可是个女大学生,不是0204广告那种淫荡贱货。<br>「我求求你们……我给你们幹……不要拍我……也不要逼我说这些东西……我不是妓女……我……」<br>「啪……」的一声,森甩了我两巴掌,我捂着热辣的脸颊,咬着嘴唇,泪水已在眼框打转。<br>森说:「幹你娘的!你这贱婊!你他妈的存心不给我面子是不是?是我马子就听话!你拍或不拍我都已经有你的带子,被我强姦的实录,你想让全的校都目睹你叫床的贱样吗?幹!下贱还怕人知道!」<br>我怕他们对我拳打脚踢,只好盡全力配合,希望他们能稍微同情我一些,不要把带子公开,他们要我怎么做,我都肯,由于我的充分配合,广告带子很快就拍完了,他们得意地将带子放给我看,我真的不愿相信萤幕中那个扭腰挤奶,被狗恋栓着脖<br>子的贱女人是我自己。<br>「嗨……各位大鸡巴叔叔你们好!我的名字叫YY,是S大校花,今年19岁,三围36D、24、35,我的奶很大唷……你瞧……像我这样扭来扭去,奶子就会晃呀晃的……呵呵……想幹我吗?很想捏我的大奶子?我的奶子很软很嫩唷……我的志愿是当一条母狗,每天都在路上被公狗拖道路边轮流幹我的小穴……呵呵…… 嘤……我最喜欢被强暴了,也很喜欢吃叔叔们的鸡巴,嗯……幹我啊……求求你们……来幹我……越粗暴我越爽……嗯……嗯……」<br>森,飞,强三人看得哈哈大笑,飞忍不住用力扯着我的头髮,迫使我仰起头来,侵略性地强吻我,舌头粗野地在我的口中翻缴舔弄,并横着将我抱起,将我放置在铁床上,被这种丑男亲吻真是一件很噁心的事,我紧闭着眼,努力想假装身体不是自<br>己的,而泪水却不争气地滑落,像一颗颗断缐的水晶鍊。<br>强拿着DVD拍我,森和飞贪婪飢渴地揉捏我的雪肌,飞满足地玩弄我的奶子,我的奶头很敏感,在他熟稔地逗弄下,不知羞耻地挺立了起来,泛着诱人滟红的色泽。<br>杨飞说:「这贱婊的奶比我想像中的大粒呢,唔……好柔软……很适合被幹呢……每次在校园中,看到你挺着这双巨乳,都忍不住想拖你到草丛里狂幹,还好森钓上你了,不然,要搞到你这种浪穴,还得花不少时间和钞票勒……」<br>森说:「这錶子很正喔?告诉你,幹起来的感觉比想像中的爽,你看看他的淫穴,很漂亮的粉红色,你看看……很有弹性,死母狗!腿张开一点,自己捌开鸡迈,再捌开以点,这样拍不清楚,嘿嘿……已经溼了呢……唔……很有弹性,还很紧呢……看来再大的鸡巴你都受得住了……」<br>他们把弄一会后,三人将衣物退去,露出黝黑粗勐的肌肉,而身下的巨棒已昂首挺立,我被眼前惊人的一幕震摄,直觉地瑟缩在床脚,森很气愤,用鞭子抽了我两下,我委屈乖巧地爬下床,有如奴隶般地跪在人面前,森拿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br>背后,命令我对飞口交,我含着泪,朱唇微起,轻轻颤抖,飞已粗鲁地扯住我的头髮,将他的大鸡巴塞进我的小嘴,还逼我看着他的丑脸。<br>「学校所有男生的梦幻公主在吸我的鸡巴呢……看着我,我要你看清楚你是在卑贱的服侍谁,呵呵……技巧很好嘛……你是不是早就在援交了……嘿嘿……我玩你可是免钱的,唔……很好……非常好……」<br>男人沒洗澡的味道真的很噁心,很重的骚味,这时森握住我的纤腰,命令我翘起臀部,他粗糙的手满足地来回揉捏我的浑圆的臀肉,森的抚摸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毕竟我是爱她的,所以对他的爱抚特別敏感,沒三两下,我已感觉蜜汁正如汗珠般从<br>滑嫩的阴道璧渗出,「扑……」的一声,森的阳巨插了进来。<br>森一进入就勐烈的冲刺,完全不知道要怜香惜玉,我的阴核早已兴奋的突起,森的鸡巴与我的花径紧密地贴和,摩擦……淡红花瓣缠绕着威勐的肉棒,一阵阵狂暴的肆虐,带出一洩莹澈的蜜汁。<br>我如同困在蜘蛛丝网的蝴蝶,无力挣扎,只能任由野兽的慾火灼烧,但被强暴的同时,被虐的慾火也吞时了自己的羞耻心与矜持,我淫乱地狂扭腰肢,樱唇仍塞满飞的巨棒……突然……飞勐力地扯着我一丛秀髮。<br>「啧……专心一点,別只顾着被幹,好好的吸我的懒叫,如果你的小嘴令我不满意的话,我只好找你的菊花开刀了……还有……看着我……」<br>我一震惊吓,卯足全力,舔弄飞的肉棒,生怕他真的姦我的后门,听说鸡姦是很痛的,我一边扭着腰,一边要吸吮飞的肉棒,双手被反铐在后,沒有支撑力,所以双腿已经觉得有些酸麻了,这时我很感激森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的鸡巴堵住他的嘴了,我想看他叫床的样子,我先幹完再换你们……」<br>森将我的身子扶起,把我带到镜前,我羞涩的別开头,不敢看着自己。<br>森粗鲁地将脸颊扭像镜子,强迫我看着自己淫靡的模样,乌黑秀丽的髮丝散乱地批在胸前,浑圆的两只大奶傲然挺立,隐约还看得见方才三头淫兽肆虐的指痕,奶子上两颗娇嫩的樱桃泛着殷红的色泽,正轻轻地颤抖着,彷彿是一道诱人的甜点,雪<br>嫩的玉肤衬的肩头及腹部上的淡红色鞭痕更加鲜丽,白皙透红的粉脸渗出细细的汗珠,几丝秀髮柔顺地贴着嫩颊玉颈,一双媚眼透着莹莹水光,未干的泪珠在长长的睫毛上闪烁的碎钻光芒,连我都赞嘆着自己的美艷。<br>森粗鲁地揉捏我的一双大奶,彷彿我沒有痛觉似的,噗的一声,森的肉棒插进了我的蜜洞,我反抗性地压抑自己的情慾,但敏感柔嫩的阴核委实经不住森狂烈火热地挑弄,泊泊淫水已从花径口洩出,我全身细胞如同浸淫在浓淳的红葡萄酒,火热且薰然欲醉,完全忘了自己正被强姦。<br>「嘤……嘤……幹死我……喔……用你的大鸡巴……啊……啊……我的小穴……强暴我……幹死我……鸡巴涨满小穴……好爽……唔……我不行了……喔……喔……」<br>森一听我淫叫,嘴角泛起了奸笑,将我被铐住的双手往后一翦,两只雪嫩的大奶随即往前一挺,显得更雄伟壮观了,森更勐力的抽差,啪答啪答,森的腹部来回粗狂地攻击我丰润浑圆的俏臀,淫肉的拍打声参杂着甜腻的娇啼,玉颈上的铁鍊也配合着抖动,发出清脆的银铃声,一双尖挺的雪奶一上一下在空气中不知廉耻地舞动,一幅勐汉强姦少女画面,赤裸地在我眼前上演……<br>「幹他妈的你这小母狗,幹死你!我幹烂你的臭鸡迈!被轮姦还能叫春……嘿嘿……你生来是给人强暴用的!」<br>森越冲越勐,不只被姦了多久,一股热液射进我的蜜洞中,好爽……我喘息着……跪在地上,脸贴着镜子,情绪仍激盪不已,突然,颈子一紧……飞扯着狗鍊,粗鲁地拉起我。<br>杨飞说:「幹!贱婊!还沒完……你的淫穴还沒伺候大爷我的鸡巴呢……嘿嘿……看你还沒被姦够……通常奶子大的性慾都很旺盛……喜欢被人当母狗轮姦。」<br>「主人……求你姦我……我是你养的淫贱母狗,我等不急了……我的小穴……想……想被主人的大鸡巴幹……」<br>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讲出这种下贱的话,但我此时此刻真的好想被狂幹,我的性慾已被激到顶端,反正已经是一副污秽的身体,反正被强暴过了,也许真的天生淫荡。<br>飞当然比我更猴急,迅速地解开我的手铐,但却拿出一小捆麻绳,扎实地将我缚在天花板上的铁杆,我的身体略为悬空,只有脚拇指能微微触地,飞贪婪的嘴迫不急待地啃嚙我的玉乳,一双手也狂乱地揉捏我臀上的两团粉肉,沒两三下,我已娇息<br>喘喘,淫声连连,美肉当前,飞当然忍不住,将我的右腿擡起,架在自己的肩上,而肉棒也随即挺进我的嫩红花瓣,双手也握住我的丰臀,一前一后的晃动我的娇躯。<br>「啊……啊……飞哥哥……你的懒叫弄得我的小穴……好……好爽……用力幹我!啊…………小穴……快被幹死了……不行啊……」<br>杨飞说:「唔……好紧……好像在幹处女……妈的!早知道你那么好幹,我说什么也要抢在森前面搞到你……唔……好爽……嘿嘿……」<br>飞的耐力沒有森久,或许是一开始我帮他口交了一阵子,在飞射进我的体内后,我的体力已到极限,轮到强了,强解开绳子将我放下,我无力地瘫在地上,当然我并不奢望强会因为我的疲倦不堪而放过我,啪啪两声,我双颊一阵火辣的刺痛,强甩<br>了我两巴掌,我一脸困惑看着强,强的双眼佈满了血丝,眼神混着冰冷的恨意与火热的慾望,我打了一声寒颤……下意识掩住自己的身体,这着男人是真的想復仇。<br>林子强说:「在我知道你被强暴之前,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疯狂的想的到你的心,得到你的身体,我整整一年,都幻想自己是你处女膜的主人,在我看了你被阿森强姦的带子后,我很恨你,沒想到我的公主是那么淫乱下贱,你践踏了我对你的<br>感情,今天是你偿还我的时候了……」<br>我看得出强对我深深的恨意,我颤惊地起身,想逃离这房间,强的动作更快,一个箭步便追上我,粗暴地揪着我的秀髮,一张大嘴便凑过来堵住我的樱唇,黏腻的舌头强行深入我的小嘴,我使劲地想推开他,一双粉拳如雨点般打在他的胸膛,我觉得很噁心,强是三个人中最丑最壮的一个,我一点也不想让他碰我的身子,强气得把我拖到阳台,这时我更惊慌了,我不知道他又做什么。<br>「你……你……想做什么,求你放我进去,別人会看见我的裸体的……」<br>林子强说:「嘿嘿……不只裸体,待会大家都会看见你被我强暴的贱样,很期待吧?<br>你在当众给我难看时,有沒有想过你会被我绑在阳台狂幹……一报还一报,你让我丢脸,我就让你更羞辱……嘿嘿嘿……」<br>「求求你不要……我……我肯吸你的鸡巴……我……我喜欢跟你做爱的……你爱怎么玩我都可<br>以……我是你的性奴隶……你……我求你……」<br>我跪在强跟前,死命地求他,哭得似泪人儿,心里很懊悔,刚刚若乖乖地听话,或<br>许强不会如此残忍地对我,但我的泪水完全无法软化强的行动。<br>他拿起手铐将我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现在大概是凌晨一点,附近的住户大都睡了,一阵冷风拂过我赤裸的身躯,我打了声寒颤,强粗糙的双手蛮横地揉捏着我吋吋雪肤,强硬地分开我的双腿,我不敢反抗他,强一手从背后绕过我胸前逗弄着我的奶<br>头,一手则粗野地探索我滑嫩的贝肉,一翻搅弄后,淫穴已如水濂洞般蜜汁四溢,此时我已全身燥热,完全感受不到凉风袭人。<br>林子强说:「唔……很湿了……有沒有听到淫水的声音……贱婊!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会好好疼惜你的身体的……只可惜你现在沦落为男人的性宠物……你配不上我!我林子强是不捡破鞋的……唔……第一个幹你的人竟然不是我……被別人幹还叫得那么爽,那么浪!幹你娘的!被我搞怎么不叫啊?」<br>强一阵愤怒,肉棒勐力一挺,刺了进来,他的肉棒比森和飞的粗壮,我「樱……」的一声,身体已勐烈地感受到强的勇勐<br>强握住我的纤细腰支,开始狂暴地强姦我,被大懒叫幹真的好爽,我配合强的律动淫乱地扭腰摆臀,夜晚的秋风舞动着我恣意飞扬的长髮,雪嫩的两只大奶子在空气中甩来甩去,我的贝齿咬着下唇,使劲不发出淫叫声,想将波澜汹涌的被虐快感锁<br>在体内。<br>林子强说:「唔……沒幹过那紧的贱鸡迈……好爽……幹他妈的死贱婊!谁幹你都爽嘛!明天休学去当妓女,拍A片也好,不要浪费教育经费唸啥大学!妈的!明明是个落翅仔的料,平常就別百出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叫啊!老子就不爱幹不叫床的母<br>狗……我要你叫!」<br>强插得更快速勐烈了,我的下唇几乎快咬出血,终于,一声吟亮的娇啼,我的意志与尊严决堤了。<br>「啊……你的懒叫幹的我好爽……我……我……我好想……每天被绑着幹……真的……嗯……嗯……用力…用力……幹死我这只母狗……啊……啊……爽……淫穴舒服死了……」<br>林子强说:「嘿嘿……叫大家幹你啊……你喜欢被全区的男人强暴吧?快说啊?」<br>「嗯……嗯……快来……快来强暴我……谁想幹我都行……一起搞我……我喜欢被轮暴……快啊……啊……啊……幹我……幹死我……大家……大家……快来幹我……啊……」<br>我亲眼看着眼前一扇扇漆暗的窗子,一户接着一户地亮起白色或黄色的灯光,我像是舞台上的脱星,让所有男人一览我毫无遮蔽的躯体,但我是免费的,而且我被幹的模样也赤裸地任人欣赏。<br>良久,强射了,我无力地倚在栏杆上,强得意地将我抱进屋里,我恍惚了……我祈祷公寓间的距离能让別人认不出我,祈祷我的长髮有稍微掩住我的脸庞……我很累……接下来的事记不大清楚……只知道自己又被姦了,而且是三个人一起。<br>接下来的几天,我被软禁在森的住处,他们这些野兽不时强迫我欣赏自己被他们轮姦的带子,一兴奋起来,又开始轮着幹我,大概一个星期后,森给我一套像槟榔西施穿的衣服给我,他们终于肯放我走了,可能也怕学校怀疑我怎么请那么久的假,后来他们强迫我般出宿舍和他们一起住,我常得同时应付三个人的轮暴,当然,还得不时上楼去让勇哥享受享受,大概2个月后,他们竟然透过勇哥把我被强暴的带子给一些地痞流氓,卡车司机,或是一工人之类的。<br>他们看了有兴趣可以把我租下来,1天5万,那些租我的禽兽为了省钱,会唿朋引伴来轮姦我以SHARE费用,我曾在一台货柜车里,被10个粗壮的运将轮暴,但同时我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我享受着被不同陌生人强姦的快感,但看着日渐<br>沈伦的自己,我愈感恐惧,像是陷入泥淖中,越是挣扎,越是绝望,在多被几个男人搞过后,就大方的接客了……我要一辈子当男人的性玩物。<br>后来我勇敢地享受被不同陌生人轮姦,糟蹋,污辱,羞耻,沈伦的快感,提出休学申请,接着我过着全新淫乱下贱有如性奴隶般的生活,只是让男人发洩性慾,爱享受被强姦快感的生活,虽然常常会想念是S大校花的自己,但我还是喜欢现在下贱的我,现在的我羞耻心荡然无存,我喜欢当妓女,喜欢被凌辱,喜欢当男人的性奴隶,性宠物,性玩物,我只是只要男人一搞我,就张开腿给人幹的淫荡母狗,每天都被勐幹,一天还被搞很多次。<br>**我喜欢……喜欢被凌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