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梅毫无办法,只能搂着云飞的双肩,羞耻地哭泣。<br><br>  “我的肉棒都憋得痛了,你不请我进你的花园里玩玩?”云飞一边亢奋地品<br>味着双手抚摸季梅软软的屁股的那种快感,一边用语言调戏着季梅。<br><br>  “呜呜、、什么、、什么花园?这里不就是花园么?、、呜呜、、”季梅抽<br>抽嗒嗒地疑问?<br><br>  “嘻嘻,就是这里呀。”云飞的一只手捂住了季梅绒乎乎的阴埠。<br><br>  “啊!”季梅惊叫,尽管声音压得很低,“不、、、不、、、求求你、、让<br>我干什么都依你、、、可是不要那样、、、”,季梅苦苦哀求。<br><br>  “为什么?别人进得,我就进不得?”云飞似乎还有些疼爱季梅,没有强迫<br>进入的意思。<br><br>  “因为、、、因为、、、人家还是处女呢。”季梅哽咽而羞涩地说出女孩子<br>最感难堪的话题。<br><br>  “啊!真的?”云飞倒是很吃惊,这年头22岁的姑娘还守身如玉,真是难<br>得。<br><br>  “可是,我憋得很痛呀。”<br><br>  “那、、、那、、、我用嘴给你吸吧。”季梅刚刚学会如何吸吮男人的肉棒,<br>没想到立刻就派上用场了,自己都感到心跳加速。<br><br>  “嘴是一定要用的,可是仅仅用嘴还不能令我满意。”<br><br>  “那、、怎么办呀?”<br><br>  季梅真的很着急地想为眼前侮辱她的色魔云飞解除痛苦,可她并未意识到自<br>己的思想已经有了很大变化,看来过去两天的培训的收效是显著的。<br><br>  “你可以用后门为我服务呀。”<br><br>  “后门?、、哎呀、、太羞了!、、、那里多脏啊!?”季梅听了云飞的打<br>算,羞得连酥胸都红了,幸亏暗夜,云飞看不出来。<br><br>  “你别傻了,女人的后门其实是可以用的,而且很好用,你自己也会感觉很<br>爽!再说,就是我不用,将来在卫生间里,也会被别人用。”<br><br>  “啊!、、、他们、、他们怎能强奸我?”季梅为未来的工作担忧!<br><br>  “强奸?哈哈,强奸?你居然还用强奸这个词?”云飞嘲讽季梅,“你知道<br>规章规定,你在20层上面工作区内,必须服从任何人的任何要求,懂么?任何<br>要求,什么叫强奸?你必须主动奉献肉体。”<br><br>  “我、、、我不。”季梅说得很勉强,自己也明白那无济于事,看来无法抗<br>拒。<br><br>  “你不?你决定得了么?上了20层,你就不是你了,你还想住猪圈?”<br><br>  “啊!不不不,我再也不要去猪圈。”季梅惊恐万状。<br><br>  “看你人挺好的,我给你指条路吧。”云飞温柔地抚摸着季梅的屁股,在她<br>耳边轻轻地说话,呼出的热气撩得季梅有些心猿意马。<br><br>  “什么路?你快说。”季梅搂紧云飞,有些情人的意思了。<br><br>  “你要灵活机智,伺候好那些高级人物,如果有人想给你破身,你就把他们<br>吸引到你的后门不就行了?”<br><br>  “那?真的能行?”季梅怀疑。<br><br>  “行,这么做的,你又不是第一个,但你必须为他们服务好,相处融洽,那<br>样他们就会多给你一点爱惜。”<br><br>  “哦!”季梅若有所思。<br><br>  “其实那些高级职员们,人都挺好,都是硕士博士,还得数人家那素质高。<br>平时对我们这些20层以下的职工挺客气的,没什么架子。所以你只要讨得他们<br>的好感,平时跟他们处好,他们不会特意为难你的,20层以上,象你这样的保<br>洁员有30多个,他们干嘛非要破你的身?另外,不光是你们保洁员,还有很多<br>服务员,小秘书呢,她们都要为那些大官服务,所以你不必太担心。”<br><br>  “他们?这金鼎集团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季梅无法<br>表达自己惊惧和疑惑。<br><br>  “我也不太了解,反正给工资就干活呗。这年头挣这么高薪的工作上哪儿找<br>去?”云飞更加搂紧季梅,“其实,你将来比我挣的多,你可要提携小弟我呦,<br>多请我吃几顿好饭菜就成了。”<br><br>  “嗯!你坏!”季梅扭捏地在云飞怀里撒娇。她已经渐渐兴奋起来,赤裸的<br>屁股在偷偷地扭摆,花穴里恐怕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br><br>  “小飞,那后门多脏呀!”<br><br>  “哦,这你就不懂了,以后上岗你就知道了,每天上岗前首先要洗肠,把那<br>里洗干净,以备那些大官们的使用。”<br><br>  “哦!”季梅又学到新鲜知识。<br><br>  “今天我先给你洗一次,以后你就习惯了。”<br><br>  “用什么洗呀?”<br><br>  “来,你坐下。”云飞把季梅摁在树下的一块平整的大石上,然后把她双臂<br>扭到树干后面,用她裤带把双腕绑紧。<br><br>  “你干嘛么?”季梅明知不能违背云飞的意志,不过是说说而已。看见自己<br>上身仅穿一件女式T恤,下体赤裸,坐在凉凉的大石上,既感羞耻又感悲哀!<br><br>  “嘿嘿,这个样子真迷人!”云飞欣赏自己的杰作,“再把她们弄出来就更<br>迷人了!”说着就把季梅T恤领口往下拉,把一对肥肥的、玉兔般的乳房掏了出<br>来,在领口的托箍下,高高耸起,迷人的乳沟深深的,一对鲜樱桃似的乳头,大<br>概在衣服里面时就已经勃硬了。<br><br>  “哈哈,真好!季姐,你的乳房最棒!”云飞左右手分别捻捏着季梅诱人的<br>乳头。<br><br>  “嗯哼——”季梅感到从乳尖传来的麻痒象核爆一样,以两粒乳头为中心,<br>环状波及开来!“不要嘛——你坏!”娇滴滴的语气明里是阻止云飞,可这种语<br>气却是招惹男人的最强烈意味。<br><br>  “你等等我,我去取些好东西来。”云飞说完转身就走。<br><br>  “啊!——小飞——不要、、我怕、、我这个样子、、、”季梅又羞又怕。<br><br>  本来么,街心公园里,一个年轻姑娘赤裸下体坐在树下的大石上,一对硕大<br>的乳房还凸凸地挤出领口,这种淫荡姿态,哪个姑娘能做得出来?!<br><br>  “不要怕,只要你不出声,没人会发现你的,我很快就回来。”云飞跑出了<br>花园。<br><br>  <br>            第六节  被小学生戏弄<br><br>  季梅孤零零地坐在大石上,赤裸的下体和暴露的乳房感到夜露的凉意。“天<br>呐!这要是有人过来,我、、太羞耻了!”季梅悲哀而恐惧地默默呆着,象机警<br>的小兔子,集中全部精力仔细谛听周围的动静。<br><br>  “沙沙、沙沙”,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啊!有人来了。”季梅胸腔里的那<br>颗少女之心狂跳起来,“咚咚”的心声几乎要震聋她的耳朵,“天呐,怎么办?<br>我可怎么办呀?小飞,你快些回来呀!”此时的季梅忘记了正是云飞这个色魔把<br>她弄成这么难堪的模样的,反倒期盼着小飞快些回来。<br><br>  一对儿恋人真的钻到这片最隐蔽的树丛里来,两人只顾卿卿我我,竟然没有<br>发现季梅。季梅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盯着就站在距自己约<br>两米处的两个人。<br><br>  看他俩紧紧拥抱在一起,“啾啾”的亲吻之声不绝于耳。女孩背对着季梅。<br>借着月光,季梅看见男孩的两手已经把女孩的裙子搂到了腰上,而白色小内裤却<br>扒到了大腿上,圆润的两片臀肉,在男孩手掌的捏弄下,反映着变幻的月光。<br><br>  “嗯、、、呜、、”女孩扭摆着已经丰满的屁股,不知是躲避还是追逐。<br><br>  突然,男孩眼睛发直,身体发僵,愣愣地看着季梅!<br><br>  女孩发现男孩不对劲?转过头,“啊!——-”女孩一声尖叫,把季梅和男<br>孩都吓了一跳。“羞死了!”女孩急忙拉上小内裤,放下裙摆,羞愧的脸使劲低<br>着!“啊!——”女孩又是一声惊叫,她终于看清季梅赤裸下身,暴露双乳的淫<br>荡姿态。<br><br>  “天呐!”季梅被尖叫声吓得魂不附体,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们,也无<br>法逃避被这对儿男女视奸的窘境!<br><br>  “不要脸!呸!”女孩气急败坏地拉着男孩离开,“你给我转过来,大色<br>狼,还敢偷看,她是最不要脸的野鸡!”男孩被拉走了。季梅眼里屈辱的泪再也<br>抑制不住,扑簌簌地奔涌而出!<br><br>  季梅刚刚忍住悲切,又听到“沙沙、沙沙”的声响,一颗心立即又紧张地悬<br>了起来。一束细细的电光在渐渐逼近,两个未脱稚气的小男孩一路捉虫子钻进这<br>片树丛。<br><br>  猛一抬头,看见季梅,两个小男孩竟然呆住了!不知所措。看个头,他们大<br>概是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季梅无奈地盯着他俩。<br><br>  “你、、你、、阿姨、、、怎么、、不穿裤子?、、、要、、、尿尿么?”<br>小男孩还不能理解季梅的境况,只是觉得怪怪的。<br><br>  “哦、、我、、我、、”季梅无法回答。<br><br>  两个小男孩在耳语,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看着季梅窃笑。季梅此时的难堪心境<br>实在无法描述!两个小男孩开始慢慢接近季梅。<br><br>  “不,不要,不许过来。”小男孩迟疑一下,继续逼近。“不、、不要、、<br>呜呜、、”季梅实在无法承受这么巨大的耻辱,想到就要被两个陌生的小毛孩子<br>戏弄,伤心地哭了起来。<br><br>  “阿姨,你怎么哭了?不要怕!我们不会打你的。”孩子的话幼稚天真。<br><br>  “阿姨,你这奶奶好大呀!比我妈的大多了!”一个男孩大着胆子,伸出胖<br>乎乎的小手,试着摸了摸季梅的乳房。<br><br>  “不要,不要摸那里。”季梅羞辱地扭动身子,躲避孩子的手。两个小男孩<br>很快就发现了季梅双手被绑在树干后面的秘密,知道了季梅无法躲避,也无法抗<br>拒的形势,胆子便逐渐大了起来。<br><br>  “阿姨,这个真好玩!”两个男孩一边站一个,每人捧住一只大大的乳房在<br>挤奶玩,还时不时用嘴使劲吸吮乳头,研究是否能吸出奶汁。<br><br>  “呜呜、、不要、、、你们、、、”季梅坐在大石上,眼睁睁看着两个小男<br>孩在轻薄她的双乳,却不能阻止,也不敢喊叫,真是羞愤至极!<br><br>  小男孩越玩越起劲,开始注意季梅赤裸的下体。“喂,妈妈说这里可以生出<br>小孩子,是吗?阿姨。”一个男孩掰开季梅紧夹着的大腿,手指抠弄着花穴。<br><br>  “我看看,让我看看。”另一个男孩把头挤过来,用手电筒照着季梅阴部,<br>仔细观看。<br><br>  那里是少女最隐秘、最羞涩的地方,现在却在公园里,给两个小男孩扒开细<br>看,那种视线象是钢针一样,一下一下地刺着季梅的心。可就在这种状态下,小<br>男孩无意中的捏弄,强烈刺激了季梅的阴蒂,竟在两个男孩童真的目光里达到高<br>潮,泄了身子。<br><br>  一股股淡黄色的蜜汁强劲地从花巷深处喷射出来,打在两个小男孩的脸上。<br>随后小便失禁,从花穴里流了出来。<br><br>  “哎呀!阿姨尿尿了,都尿到我脸上了。”小男孩还分辨不清蜜汁与尿液的<br>区别。“快看,尿就是从这里出来的耶!”两个小男孩终于发现了女生尿尿的秘<br>密,兴奋地使劲扒开季梅的阴唇,电光聚焦在尿道口,盯盯地看着从那个小小的<br>洞洞里流出涓涓细流。<br><br>  季梅非常恼怒,偏偏赶上这次尿液特多,好久好久也尿不完,只好任凭两个<br>男孩观赏。<br><br>  一个男孩无意中触及季梅阴蒂,季梅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偏巧这男孩发现<br>了这种奇妙的反射关系,恶作剧地一下一下地掐那个小豆豆,季梅便随着男孩的<br>掐,而身不由己地一下一下地震颤。<br><br>  “好玩,让我掐一下。”另一个男孩试着掐阴蒂。两个男孩你一会儿,我一<br>会儿,不断地掐阴蒂,同时也掐乳头,玩奶奶,看着季梅象玩偶一样,身体一挺<br>一挺的,高兴极了!<br><br>  而季梅却更加悲惨了,一方面心内万分羞愤,另一方面,成熟的肉体却在升<br>腾着欲火!“我真的完了!”季梅渐渐又被逼到高潮边缘,此时已经顾不得廉耻<br>了!扭动着屁股,追逐着小手,放纵情欲奔向性福巅峰!<br><br>  “喀嚓”,眼前亮光一闪。季梅和两个小男孩都惊呆了!“鬼东西,欺负我<br>女朋友?给我滚!等着挨揍么?”云飞回来了,拿着相机,瞪眼吓唬男孩。<br><br>  两个小男孩放开季梅,逃命似地飞奔而去。“让你受委屈了!”云飞搂住季<br>梅的柔弱肩膀,温柔地抚慰她。<br><br>  季梅再也抑制不住了,把头埋在云飞的小腹上,剧烈地抽泣起来!云飞疼爱<br>地抚摸着季梅的秀发,没有动,任凭季梅发泄着内心的委屈。而此时他的肉棒早<br>已把薄薄的单裤顶起高高的帐篷了,就在季梅的嘴边,只是季梅没注意到而已。<br><br>  <br>           第七节  灌肠的滋味真奇怪<br><br>  云飞把季梅解开,“来,趴下。”云飞拍拍季梅的头。<br><br>  “干嘛?”季梅虽然不情愿,可是还是服从了,象狗一样爬在草地上,撅起<br>白白的屁股,回头看着云飞在从包里掏什么出来。<br><br>  “啊!——-”还没有看清是什么,季梅就感到肛门里面被插入一截凉凉的<br>小棍。那是金属管嘴,只是季梅尚不了解罢了。<br><br>  “呜、、什么东西、、、”季梅开始感到一股凉凉的液体慢慢注入直肠。<br><br>  “嘿嘿,是甘油,给你洗肠用的,要是去美容院洗肠,得花好几百元呢!”<br><br>  “啊!跟那一样么?”季梅只是感到肚里凉凉的,没什么痛苦,所以逐渐放<br>松精神。<br><br>  “一样的,只是我洗得更彻底。”云飞高深莫测地答应着季梅。<br><br>  “哎呀,有些涨,该停了罢?”季梅开始感到不妙!<br><br>  “别急,还差很多呢。”<br><br>  云飞根本不顾季梅的感受,只顾灌注,竟将一大瓶甘油液灌了进去,然后用<br>肛门塞塞住。<br><br>  “好啦,小母狗,现在开始爬。”云飞边说边给季梅脖子上戴上了一只狗项<br>圈,扯着缰绳拉季梅走。<br><br>  “不!,你、、你干什么!?”季梅羞愤已极,虽然没有站起来,却拒绝狗<br>爬。<br><br>  云飞弯下腰,凑到季梅耳旁,轻声说道:“明天你家楼头的街区告示栏里会<br>贴出一张两个小男孩研究一个姑娘的秘密的大幅彩喷照片,你猜那姑娘是谁?”<br><br>  “啊!、、、你、、、”季梅突然想起刚才的闪光灯,“自己的丑态被拍了<br>照?”<br><br>  云飞已经开步走,手里扯着狗缰绳,季梅的脖子被勒得难受,不得不象狗一<br>样在公园草地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