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曾校长,不认识进来的女人,只觉得这女人冰清玉洁,气质非凡,肉棒<br>竟不由得再次勃起。而且不知深浅地竟然调戏道:“呦!这个妹子是新来的,绝<br>顶漂亮,过来过来,帮曾哥吹吹箫,曾哥培训培训你的口技。”曾校长以为这个<br>女人不过是严经理的新来下属而已。<br><br>  此时,严经理也挣脱了茜茜的双臂,费力地转过头。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严<br>经理昏飞魄散。一把推翻茜茜,连滚带爬,爬到这女人面前,俯脸亲吻秀气的皮<br>鞋。<br><br>  “杨总,杨总,求求你,饶我一死!”<br><br>  女人没理严经理,而是逼视着曾校长,威严地审问:“你是什么人?怎么敢<br>私闯禁地?还这么放肆?”<br><br>  “我、、、我反正不是你的部下,你管不着我。”曾校长自己起身,系上裤<br>带。奇怪地看着跪地求饶的严经理。在他的印象中,都是一些漂亮女职员跪在地<br>上讨严经理的欢心,今天这个女人怎么倒让严经理害怕起来!?<br><br>  曾校长也不知深浅,心想你归她管,怕她,我不归她管,我才不怕呢!鬼使<br>神差,竟然壮起色胆,凑到这个女人面前,伸手就要抓弄这女人高高耸起的双<br>峰。<br><br>  “你、、给我掌嘴!”女人羞愤至极,红着脸躲避过曾校长的淫手。<br><br>  张秘书听到吩咐,立即扑向曾校长,左右开弓,“啪啪”两记狠狠的耳光。<br><br>  “你、、、小母狗,竟敢打我?看我怎么整治你!”曾校长没想到这个平日<br>里对他畏惧有加的小妞竟然敢抽他。他真的发怒了,象个野男人,疯狂地扭住张<br>秘书,撕扯着她的衣裙。<br><br>  正在此时,又进来四名英武的女人,她们是金鼎的保安,身手不凡,冲到曾<br>校长跟前,很快就制服了他。<br><br>  此时,高傲的女人才端坐老板椅,慢条斯理地审问严经理:“这个野男人是<br>什么人?”<br><br>  “是、、是、、、我的同学。”<br><br>  “是金鼎高级员工么?”<br><br>  “不、、不是。”<br><br>  “是金鼎VIP会员么?”<br><br>  “不、、不是。”<br><br>  女人又转问薇薇:“你刚才被谁搞了?”<br><br>  “被、、他、、、”薇薇嗫嚅地指指曾校长。<br><br>  “你为什么不反抗?”<br><br>  “我、、、规章中说我必须绝对服从经理。”薇薇不敢抬头,低声回答。<br><br>  “张秘书,你为何不提醒你的上司?”<br><br>  “我、、、我、、、提醒过、、、可是、、可是、、、规章说我必须绝对服<br>从上司、、还、、、还要尽心为上司解闷。”<br><br>  “那你为何不上报?”<br><br>  “我、、、我、、、”张秘书无言以对。<br><br>  “严经理,看来这一切都是你纵容的了。把金鼎财产私自让外人享用,你应<br>该知道是什么罪过?”<br><br>  “我、、、我、、、知道、、、、求、、求求杨总开恩、、、”严经理的声<br>音越来越弱,因为他知道乞求是没用的。<br><br>  “你这婊子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拿你们一分钱,怎么冤枉严经理把你们的破<br>财产让我享用了?”曾校长被按在地上跪着,嘴里还不服气,顶撞被尊称为“杨<br>总”的女人。<br><br>  “金鼎的员工都是金鼎的财产,尤其女职员更是金鼎的绝对私产,你说你享<br>用过没有?”<br><br>  “放你妈的屁,她们有人身自由,我跟她们谈恋爱,上床,你管得着嘛?”<br><br>  “我们是金鼎的私有财产,绝对服从金鼎,我们没跟你谈恋爱。”张秘书、<br>薇薇、茜茜竟然异口同声地表白。<br><br>  杨总嘴角一笑,也不多说废话,只是一挥手,轻声说出“蒸发”两字。严经<br>理顿时吓昏过去,曾校长还不知具体含意,就被保安架出去了。从此世界上再也<br>没有严经理和曾校长的一丝痕迹了。<br><br>  薇薇和茜茜已经吓得小便失禁了,匍匐在地,浑身颤栗。而张秘书更是惊恐<br>绝望,象条将死的狗一样,哀绝地望着杨总,嘴已经说不出话了,眼神在最后乞<br>求。<br><br>  “你知情不报,虽不该死,可也罪过不小,去保洁部报道吧。”<br><br>  “啊!、、、谢谢总裁、谢谢总裁!”张馨从高高在上的经理秘书,一下子<br>沦为卑贱的保洁员,不但没有怨言,而且感激涕零地给杨总磕头,额头已经红肿<br>了,依然捣蒜一般磕个没完。<br><br><br>         第十二节  美女茜茜强奸纯情女助手<br><br>  茜茜现在已经是金鼎机要财务部的资深职员了,在本部门里很有威望。薪水<br>已经很高了。季梅也已经在茜茜的部门服务快半年了,已经习惯了茜茜的呼来喝<br>去。<br><br>  今天大概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茜茜看起来很高兴,就连对季梅的称呼也显得<br>亲切很多,“小梅,今天下班后,跟我去我的新家吧。”<br><br>  跪在茜茜办公桌下的季梅,认真地舔净茜茜尿道口的最后一滴尿液,又使劲<br>吸了吸,确认茜茜膀胱里的尿液已全部排空后,小心地为茜茜穿好内裤、放好裙<br>摆,这才有些惊讶地仰起脸,但由于桌沿的遮挡,她看不到茜茜的表情,只能看<br>到茜茜被得体的职业西服上装包裹着的丰满的胸部。<br><br>  “嗯。”季梅有些疑惑,但习惯性地服从茜茜的命令。<br><br>  下班后,季梅拎着茜茜的精美坤包,一路碎步跟在茜茜后面。就快到茜茜那<br>辆POLO车时,季梅疾走几步,超前为茜茜拉开车门。茜茜优雅地坐进驾驶<br>位,季梅又赶紧跑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想要坐进去。<br><br>  “该死的,别弄脏我的车!”茜茜瞪着季梅呵斥,季梅吓得一激灵,连忙轻<br>轻把茜茜的坤包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疑惑地看着茜茜。<br><br>  “你去后面,痰桶。”茜茜轻蔑地指明季梅位置。<br><br>  “后面?我、、”聪明的季梅终于搞清楚她应该呆在什么地方。默默走到P<br>OLO车后,拉开后门,在众多金鼎职员的目光里,难堪地爬进后备箱。季梅不<br>得不努力卷曲自己的身体,以适应狭窄的后备箱。<br><br>  “好了,主人,可以走了。”后备箱里传出沉闷的话声。茜茜从后视镜里看<br>看后面,微微一笑,启动了车子。<br><br>  “喂,茜茜,等等我。”三个女孩快步跑到茜茜车旁。原来是同事,一个是<br>本部门新来的金丽红小姐,做茜茜的助手,另外两个是金鼎基层财物部门的出纳<br>员小蒲和小徐,由于业务关系,茜茜跟她俩也熟识。<br><br>  “吴姐,她们俩都是我的财校同学,公司刚刚分了‘太空水’,能不能捎带<br>她俩一段路,同路的。”小金平时很会巴结茜茜,这会儿正期待着在同学面前炫<br>耀一下自己的能力。<br><br>  茜茜是个和蔼可亲的前辈大姐,尤其很喜欢小金这个新来的助手,“好呀,<br>没关系上来吧。”<br><br>  “谢谢吴姐,你们俩把水送到后备箱去。”小金很熟套地带领两个小姐妹走<br>到车后,拉开后备箱。季梅羞愧的目光刚好与小金的目光遭遇,被三个后辈小妹<br>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相,季梅倍感屈辱,羞愧地埋下脸,更加努力地向里面卷曲,<br>以便腾出地方摆放那两箱太空水。<br><br>  小金对季梅并不陌生,小徐和小蒲却惊诧万分!“啊!有贼!”<br><br>  “不是,不是,她是痰桶。来,放这儿。”<br><br>  “啊!?、、、她?、、就是你说过的痰桶员?”<br><br>  “嗯!快点放啊!”<br><br>  三个小女孩把两箱太空水强行挤进已经满当当的后备箱,一个箱角死死抵住<br>季梅私处,另一个箱沿又恰恰顶住季梅的喉咙,而季梅硕大的双乳已被箱子挤压<br>的扁扁的。<br><br>  “哐当”一声,后门被重重关死,季梅也被紧紧挤压住,不能动弹分毫。<br><br>  车子开动了,季梅能够听到车子里的上层女职员们在兴高采烈地谈论各种新<br>鲜事,包括谈论她这个下层的女职员的卑贱工作情况。<br><br>  不停震动的箱子带给季梅莫大的刺激和痛苦,而她却无力挣扎一丝一毫,尤<br>为可恶的箱角,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撞击她的阴蒂,竟然迫使她在这种难受和屈辱<br>的环境里,身不由己地逐渐陷入肉欲的深渊。而偶尔的强烈颠簸,又刺痛她的阴<br>蒂,把她从亢奋的高处击落到疼痛的低谷,新一轮的刺激再次开始,却始终难以<br>到达季梅肉体所期待的高潮。季梅不禁流下卑辱的眼泪,无奈地承受着箱角的折<br>磨!<br><br>  昏昏沉沉开了好长的路,车子终于停下了。后门拉开,强烈的光线刺得季梅<br>不敢睁眼。“快点滚出来,把这箱水送上6楼。”小金具有茜茜同样的威力,季<br>梅不得不艰难地爬出来,抱起一箱沉重的太空水,跟着小徐上楼。<br><br>  终于上到6楼,小徐站在家门口,让季梅放下箱子。季梅刚想转身下楼,却<br>被小徐叫住,“喂,等等。”小徐上上下下打量着季梅,“你真是痰桶员?”金<br>鼎里的职员经常这样称呼保洁员的,季梅顿时红了脸,在晚辈小妹面前,竟象个<br>做错了事的小孩子,默默点了点头。<br><br>  “那你张嘴,我要吐痰。”小徐想尝试一下,因为她现在还只是低级职员,<br>没有资格在金鼎大厦上层区域工作,因此只是听说有痰桶员,但还从未真正享受<br>过那种令人神往的待遇。<br><br>  “你、、、按规定,我不能为你提供这种服务。”季梅知道面前的小妹还没<br>有资格。<br><br>  “那、、我打个电话给丽红,问问她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小徐拿出手机,<br>盯着季梅窘迫的脸。<br><br>  季梅感到一丝恐慌,担心小金日后找她麻烦,只好立刻陪出笑脸,“啊!别<br>别,不用打电话,你吐吧!”说完,就张开嘴,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等待小徐的<br>痰。<br><br>  “噗”,小徐故意弄出一口痰,吐进季梅嘴里,然后看着季梅把它咽下肚,<br>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你回去吧,总有一天我要奋斗到大厦高层区<br>的。”<br><br>  “谢谢。”季梅恭敬地给小徐鞠躬后,下楼了。在小金的呵骂声中,再次爬<br>进后备箱。<br><br>  到了小蒲家,如出一辙,季梅依然是送水上楼,然后吞下小蒲的一口痰。<br><br>  车子终于开进郊区一片新住宅小区,茜茜在这里新买了房子,刚刚装修好。<br>茜茜跟小金一边谈论着,一边进了屋子,季梅为她俩换了拖鞋后,知趣地跪在玄<br>关。<br><br>  “哇!吴姐,好大好漂亮的房子呦!”小金兴奋又羡慕地四处观赏茜茜的新<br>房,三居室,120平,房间装修很高雅。<br><br>  “去准备洗澡水。”听到茜茜的吩咐,季梅连忙去准备。<br><br>  “来,小金,洗个澡吧。”<br><br>  “哦,不了,我回家再洗吧。”<br><br>  “来吧,就算陪我洗。”<br><br>  “好吧。”小金也没多想,在季梅的伺候下,两人都脱得精光,手拉手,嘻<br>嘻哈哈地泡进浴盆。<br><br>  “小金,你身材蛮好呀!细皮嫩肉的。”<br><br>  “吴姐,你的身材才叫好呢,丰满匀称,我有些瘦。”小金很会拍茜茜的马<br>屁。<br><br>  “我都24了,等你到我这年龄也会丰满起来的,真羡慕你年轻呀。”<br><br>  “哎呀,看你说的,好像你老了似的,人家说女人二十几岁时是最有女人味<br>的,我才18,我妈老说我还是个黄毛丫头。”<br><br>  “18多好呀,俗话说女人18一朵花。”<br><br>  “现在时代变了,男人都喜欢你这样的成熟的女人,不喜欢我这样的小丫<br>头。”<br><br>  “那正好呀,姐姐我喜欢你呀!”<br><br>  “咯咯咯”,小金只把这话当做玩笑。<br><br>  “真的,小金,从你第一天来给我当助手,我就喜欢上你了,来,让姐姐抱<br>抱。”<br><br>  “啊!?不会吧?吴姐、、、”小金有些吃惊了。茜茜此时双颊绯红,伸手<br>强拉小金,拥入怀中。小金虽内心慌乱,可表面上并不敢违拗顶头上司。被同性<br>揽在怀里,抚摸肌肤,令小金既难堪又难受。<br><br>  “呜呜、、、别别、、、吴姐、、、呜呜、、”小金的小嘴儿被茜茜的小嘴<br>儿强行吻住,茜茜灵巧的舌头探进小金的嘴里,追逐着小金慌张躲避的舌头。茜<br>茜的双手在小金柔滑的后背和绵软的嫩臀上抚摸着。<br><br>  渐渐地,小金的肉体象是被抽掉了骨头和筋络,在温热的洗澡水的浸泡下和<br>茜茜的强力攻击下,小金的肉体发热变红,软如面团,不知不觉地与茜茜紧紧拥<br>抱在一起,贪婪地吞咽着茜茜的香唾。<br><br>  两具娇媚的肉体在温水里缠绵悱恻,久久不愿分离。即便在季梅为她俩擦拭<br>躯体时,两个红润的小嘴儿也没分开过。<br><br>  茜茜拥抱着小金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翻滚,两人互相舔弄乳头、阴蒂、屁<br>眼、以致全身每一寸肌肤,直至深夜,伴随着两人娇媚的吟叫,两股淡黄色的阴<br>精划着美妙的弧线,洒落在对方的肉体上。之后,是寂静,两具美肉完全瘫痪地<br>躺在床上,享受着女人给予女人的别样风味的高潮余韵。<br><br>  强打精神,困顿不堪的季梅为茜茜和小金备好了夜宵,轻声呼唤她俩起来<br>吃。<br><br>  “你去洗洗你那一身贱肉,都酸臭了,真是肮脏的母狗。”赤裸的茜茜搂着<br>怀里的小金,一递一口地喂食着季梅熬制的银耳八宝粥,头也没抬地呵斥季梅去<br>洗。<br><br>  小金看见季梅,到底是有些难为情,红着脸,闪开目光。<br><br>  “以后,只许姐姐疼你,爱你,不许别人碰你。”<br><br>  小金知道违拗顶头上司是什么后果,所以不得不答应:“嗯!吴姐,我知道<br>了!”<br><br>  “以后不许再这样叫我,在公司叫我姐姐,在没人的时候叫我老公。”<br><br>  “嘻嘻,嗯,老公!”<br><br>  “哎!我的好宝贝儿!”茜茜心花怒放,热情地吻了小金一下。<br><br>  “宝贝儿!以后你就住在我这儿算了!我也好每天疼你爱你呀!”<br><br>  “我、、、我妈不会让我在外面住的。”小金拿出有力的理由推脱。<br><br>  “那好吧,但你要保证经常回家,这是你的新家,行么?”<br><br>  “嗯!”小金点点头。<br><br>  “我们睡吧。”茜茜拉着小金上床,温柔地搂在怀里,她俩的确很疲倦了,<br>很快就进入甜美的梦乡。<br><br>  可怜的季梅,默默收拾好桌子和厨房,就在玄关和衣而卧,迷迷糊糊的睡着<br>了。<br><br>  幸亏收破烂的叫喊声催醒了季梅,睁眼一看,已经6点多了,急忙爬起来,<br>揉揉眼睛,跑到厨房寻找可以做早餐的东西。<br><br>  准备好粥、三明治、煎蛋后,季梅这才敢去卧室喊醒茜茜,“主人,该起床<br>了。”<br><br>  “主人,该起床了。”<br><br>  “哎呦,该死的,人家睡得正香呢!”茜茜睡眼尚未睁开,就狠狠踹了季梅<br>一脚。<br><br>  季梅连忙爬起来,“主人,已经7点了。”<br><br>  “啊!”茜茜顿时清醒了,“哎呦,还好,该死的,怎么不准备早餐?让我<br>饿肚子去上班呀!”<br><br>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季梅低声回复道。<br><br>  “嗯,这还像样!”茜茜下床,分腿站立,“过来。”<br><br>  季梅明白,连忙跪地钻裆,张嘴紧紧捂住茜茜的洞口,舌尖撩拨着尿道口。<br>很快,一股臊尿喷涌而出,季梅一滴不漏地全部灌进肚,然后舔净吸净茜茜的尿<br>液,这是季梅拿手的本职工作。<br><br>  小金也照样把尿灌进季梅嘴里。在季梅的侍候下,茜茜和小金很快穿好得体<br>的职业装,很快吃完精美的早餐。<br><br>  季梅呆立桌旁,贪婪地看着她俩吃得津津有味,自己肚里却发出“咕噜噜”<br>的怪叫声。她从昨晚就一点东西也没吃到。<br><br>  看着可怜的季梅,茜茜好像刚刚意识到她饥饿难耐了,便撕了一块面包,丢<br>在地上,“母狗,吃吧。”<br><br>  季梅含羞忍辱,蹲下去捡起来就往嘴里塞。“母狗,你给我吐出来。”茜茜<br>一声娇斥,吓得季梅连忙吐出面包渣。惊恐地仰望茜茜,不知所措。<br><br>  “母狗,你没见过母狗是怎样吃东西么?”茜茜又扔了一块面包在地上。季<br>梅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不得不象狗一样趴在地上,俯下脸,直接用嘴在地上舔<br>食面包。<br><br>  小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心想:“按公司规章,这个痰桶员在下班时间不必<br>做这些屈辱的事呀?!她怎么这么怕茜茜呢?”<br><br>  茜茜看出小金的疑惑,得意地说:“她呀,以前曾经是我的同学,我要是把<br>她的工作告诉别的同学,她就得自己爬上金鼎大厦的楼顶,然后跳下来,她要是<br>不跳,那我就让她再去当最低级的痰桶,比死还不如。哈哈哈!”茜茜说着,又<br>扔了一块面包,而且还用拖鞋把它踩碎。趾高气扬地故意问季梅:“母狗,你说<br>是不是。”<br><br>  季梅爬过来,舔食被踩碎的面包,屈辱地回答“是”。而此时,茜茜的脚更<br>是嚣张地踩住季梅的头,“母狗,以后你就住在我家,要做好该做的工作,重要<br>的是要绝对服从我,听到没有?”<br><br>  “嗯嗯。”季梅被踩着头,艰难地回答。<br><br>  “你说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奴隶。”<br><br>  “嗯嗯,我、我心甘情愿做茜茜主人的奴隶。”<br><br>  “哈哈,你今天的早餐做得不够好,你要乞求我惩罚你。”<br><br>  “哦、、我、、哪里做得不好?”<br><br>  “啊、、、”茜茜用力踩,季梅痛苦的惨叫。<br><br>  “你没有资格问问题,我说你不好,你就是不好。”<br><br>  “啊!是是,是我不好,请主人惩罚。”<br><br>  “该死的,你没有资格称自己为我。以后你要称自己为奴婢,母狗。”<br><br>  “是是,奴婢请求主人的惩罚。”<br><br>  季梅没有选择的余地,她无可奈何地被茜茜彻底制服,自杀?季梅不会甘心<br>就这么消灭自己,何况家里老小还指望她的工资来生活。活着?她已经离不开金<br>鼎了,成瘾的无名药物和高薪的双重诱惑使季梅不得不继续在金鼎从事屈辱的工<br>作。而只要在金鼎,卑微的季梅就无法逃脱资深职员茜茜的控制。<br><br>  “该上班了,晚上再惩罚你吧。”<br><br><br>第十三节  主人饭后的消遣<br><br>作者:黛欲<br><br>  季梅第二次乘茜茜的后备箱来到茜茜家,并带来了自己的生活用品。<br><br>  侍候茜茜换了拖鞋后,茜茜用脚踢了一下玄关的鞋柜说:“以后,你就住这<br>里吧,记住,回家后要把身体洗干净,除了厨房里的那件围裙,别的什么也不许<br>穿,该做的活不要等我吩咐,每天晚饭后,主动跪在我面前,检讨当天做得不够<br>好的工作,请求我惩罚你。”<br><br>  “是,主人,奴婢记住了。”<br><br>  茜茜轻松地进屋了。季梅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收拾狭小的鞋柜:把主人的鞋<br>整齐地摆放在上层隔架上,下层约有一米高,1.5米长,半米多深,打扫干净<br>后,把自己的褥子铺展在里面,头一侧长出来的部分叠起来刚好当做枕头,一包<br>自己的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摆放在上层隔架的一角、主人的鞋旁,还好,不显眼<br>也不妨碍摆放主人众多的鞋。<br><br>  自己小心地爬进鞋柜,试着躺下,还不算糟,平躺时,两腿屈膝就可以全部<br>缩进柜子,轻轻拉上柜门,感觉这是自己的私有空间。慢慢翻身,侧卧屈膝也可<br>以,季梅脸上露出难得的一丝笑意,唯一不太满意的地方是主人的鞋臭味溢满柜<br>内。不过季梅也没有资格挑三拣四的,这里总比狗笼子要强些。<br><br>  就这样,季梅安顿好了自己的“窝”,从此以后,上班时,季梅是茜茜的痰<br>桶,下班后,季梅是茜茜奴婢。<br><br>  季梅脱光衣服,整齐地叠放在窝里,然后爬出来,悄然无声地去卫生间洗净<br>自己,再到厨房找出那件粉红色碎花围裙,系在前面。照着镜子打量自己:真的<br>好性感!<br><br>  原来自己的身材很丰满,围裙上沿刚刚护住一对巨乳,下摆刚刚掩住光洁的<br>耻丘,细绳拦腰扎紧,转身照照,镜子里映出肥硕白皙的臀,一双修长丰腴的腿<br>和纤巧的腰肢。<br><br>  季梅莞尔一笑,心情逐渐放松,开始为主人准备晚餐。由于长期的卑微职业<br>的磨练,季梅已经很能适应卑微的角色,也学会了如何在这种环境下求得尽量好<br>的生存空间。<br><br>  精制的晚餐准备好后,季梅得意地看看自己的手艺,然后充满自信地悄声走<br>进客厅。茜茜已经洗了澡,身穿质地不错的浴袍,坐在沙发里看《时尚女人》。<br><br>  “主人,”季梅轻声呼唤,茜茜抬眼看看她,“感谢主人赐予奴婢一间很好<br>的小房间,感谢主人收留奴婢为主人效力,奴婢从此会尽心尽力真心实意地侍候<br>主人,如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请主人教导并责罚,奴婢保证用心学习,让主人<br>满意。”<br><br>  茜茜真的惊讶了!微启朱唇,奇怪地盯着季梅,脚尖挑起季梅的下颌,似乎<br>有些不敢相信?<br><br>  季梅双手捧住茜茜纤巧的小脚,逐趾吻吮,弄得茜茜舒服极了!“主人,奴<br>婢是真心的,因为奴婢是这么卑微,而主人是那么高贵,奴婢还仰仗主人在公司<br>里照顾奴婢,所以奴婢恳求主人,永远都不要抛弃奴婢,奴婢做得不好,主人可<br>以教导责罚,但求主人千万不要抛弃奴婢。”说到这里,季梅竟然真的流出了热<br>泪,情真意切!不由得茜茜不动情。<br><br>  茜茜搂过季梅,轻轻擦拭着她的泪水,用少有的温柔语调说:“季梅,你放<br>心,毕竟我们曾经是同学,我会关照你的。”<br><br>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季梅挣脱出来,匍匐在茜茜脚前,感激地磕头,<br>“主人,奴婢现在向您发重誓,从今往后,奴婢绝对服从主人,如有反悔,遭雷<br>劈!”<br><br>  “好了好了,季梅,起来吧!”茜茜被季梅的真诚所打动,还真收敛了强盛<br>的霸气,“季梅,以后只要你听话,不惹我生气,我不会责罚你的。”<br><br>  “谢谢主人,晚饭准备好了,您请用膳吧。”<br><br>  季梅挽着茜茜到餐厅入座,自己跪在茜茜旁边,主动为茜茜轻轻捶腿。茜茜<br>非常满意季梅的表现,品尝着季梅的手艺,不断夸奖!季梅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br>意。<br><br>  吃过晚饭,茜茜在客厅看电视。季梅收拾好厨房,然后悄悄跪到茜茜脚旁,<br>轻声说:“主人,奴婢今天做得不够好,请主人责罚!”<br><br>  茜茜稍稍一楞,忽然想起自己的吩咐,便很自然地显露出主人的威仪,“你<br>自己说说,今天哪里表现不好?”<br><br>  “嗯?、、、”季梅一时还真想不出来,因为她的确尽心想把工作做好。<br><br>  “首先,你想不出自己的缺点,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缺点,这样你就不能天天<br>有进步。”<br><br>  “啊!”季梅有些惊慌,后悔自己疏忽,竟然没有预先想好自己的缺点。<br><br>  “这个缺点比较严重,该打10鞭,你再想想还有什么错误?”<br><br>  “我、、”季梅额头已经渗出冷汗,身体有些止不住地颤栗,绞尽脑汁地快<br>速回忆今天从进门到现在的不足之处。“嗯、、哦对了、、、炒蛋时,有一个小<br>蛋皮混在鸡蛋里,我、、我用手直接捡出来了。”<br><br>  “嗯,能够坦白这很好,该打5鞭,记住,以后要是你没坦白,让我发现毛<br>病,就要打20鞭。”<br><br>  “是是,”季梅有些慌张,继续回忆,“嗯、、、嗯、、、”<br><br>  “怎么?没有毛病了、看不到自己的毛病就会再次犯毛病,你每天至少要找<br>出自己的5个毛病,否则缺一条毛病该打5鞭。”<br><br>  季梅吓得哭了,每天至少25鞭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了。<br><br>  “今天该打多少鞭?”<br><br>  季梅被茜茜的问话惊醒过来,吞吞吐吐地说:“应该、、、应该、、、30<br>鞭。”<br><br>  “哦、、那去把鞭子取来。”<br><br>  “是。”季梅虽然骇怕,可也不得不去取鞭子。<br><br>  不久,季梅哭着回来了,“主人,奴婢不知道鞭子放在哪里呀!”季梅恐惧<br>这会增加鞭责的数量。<br><br>  “哦?、、、”茜茜此时才想起来,自己家并没有鞭子,“这?、、、”茜<br>茜想了想,“去把那个鸡毛掸子拿来吧。”<br><br>  季梅连忙跑到窗台旁边,把青磁花瓶里的鸡毛掸子取来,恭恭敬敬地递给茜<br>茜,然后跪立着等待鞭责。<br><br>  茜茜开始兴奋起来,握着掸子,围着季梅转圈,琢磨着应该打哪?季梅被转<br>得愈来愈恐惧,紧张的心几乎要蹦出来。<br><br>  “你躺下。”茜茜命季梅躺在地毯上,“把两腿扳起来。”<br><br>  季梅明白了茜茜的企图,惊恐地哀求:“主人,奴婢保证会全心全意侍候主<br>人,求主人不要抽那里呀!”<br><br>  一边哭喊着乞求,一边慢慢扳起双腿。<br><br>  茜茜根本不理季梅的乞求,内心沸腾着虐待的兴奋,跨在季梅上方,撩起浴<br>袍,对准季梅的嘴坐了下去。而季梅的双脚被压迫在季梅双肩两侧,屁股和阴部<br>不仅完全敞开而且高高挺起。<br><br>  “母狗,舔我。”茜茜好像变成了噬血的魔鬼,被性虐的亢奋刺激得头脑发<br>狂。<br><br>  季梅不得不努力舔着茜茜的屁眼,已经洗过澡,那里并不臭,散发着淡淡的<br>酸香味道。<br><br>  茜茜伸手拨开季梅的阴唇,找到那颗敏感的红豆,用手指轻捻起来。<br><br>  “啊、、、不要、、、不要啊!、、、”季梅被刺激的受不了,肉体被茜茜<br>骑坐着,根本挣扎不开,两手胡乱抓挠着。可怜的阴蒂被茜茜肆意捏弄,痛苦和<br>兴奋一齐袭击季梅,令她泪与汗一齐渗出。<br><br>  在茜茜粗暴的捏弄下,季梅竟也在充满痛苦的兴奋之路上,坎坎坷柯爬上高<br>峰,眼看就要抵达性高潮的巅峰,那颗红豆也惊人地高耸,充血的阴蒂呈半透明<br>状态。两片阴唇不安地蠕动,阴道口已经张开小嘴,急切地期盼着有什么东西能<br>插进来,淫汁已经涌出蜜穴,顺着臀沟流过屁眼,滴在地毯上。<br><br>  不仅是季梅淫汁外溢,茜茜的淫汁更加汹涌,已经糊满季梅的粉颈和粉脸,<br>粘粘的滑滑的。<br><br>  茜茜兴奋的满脸通红,盯着红豆的变化,看看到时候了,高高仰起掸子,照<br>准娇嫩的红豆,“嗖、、、、啪、、、、啊!、、、、”狠狠抽在处于亢奋高潮<br>的红豆,一下子把季梅打入剧痛的深渊,即便是茜茜的肥臀压在季梅的嘴上,客<br>厅里依然传出凄惨的哀嚎。<br><br>  茜茜像似中了魔,疯狂地抽打着季梅娇嫩的阴部,哪里还记得应该打几下?<br>只顾打得淋漓痛快,竟一连抽了上百下,最终抽累了胳膊,才放过季梅,跌进沙<br>发喘息。<br><br>  可怜的季梅卷曲在地上,浑身抽搐,两腿不敢并拢,阴唇已经红肿起来,象<br>是充气的厚厚肉垫,紧紧夹着一颗红肿如小蘑菇头似的阴蒂。季梅已经哭不出声<br>了,处于半死的状态。<br><br>  茜茜终于清醒了,回过神来,怜惜地呼唤季梅:“季梅,季梅,怎么样了?<br>打疼了吧?来,过来,我给你揉揉。”<br><br>  季梅哀怨地、艰难地爬到茜茜面前,茜茜仔细看着被打成吓人怪样的阴部,<br>叹息道:“哎呦!真的打得这么凶?我原本没想这样,大概下手重了些。”说着<br>就去揉摩红肿的阴部。<br><br>  “啊!、、、”季梅一声惨叫,跌倒一旁,痛得浑身颤抖。<br><br>  “哎呦,碰疼了?来来来,我不摸了。”茜茜再次把季梅搂在怀里,慈爱地<br>抚摸着季梅的秀发和脸庞,“季梅,以后你要听话,那样我就不会这么重地责罚<br>你了。”<br><br>  “呜呜、、、嗯、、、奴婢记住了,以后不惹主人生气了。”季梅心里充满<br>委屈,今天根本不是因为惹茜茜生气呀?只是、、、只是她喜欢打我而已。想到<br>这,季梅不禁打了个寒颤,忽然意识到这个貌似温柔的主人竟然有虐待的嗜好。<br>以后的苦日子怎么捱呀?季梅悲哀得恸哭起来,茜茜倒是非常温柔地安抚季梅。<br><br>  “好了好了,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来给我舔舔。”茜茜终于有些不耐烦<br>了。<br><br>  推开季梅。季梅忍着剧痛,俯脸凑近茜茜的阴部,开始细心地舔起来,舌尖<br>灵巧地拨弄着茜茜的阴蒂。<br><br>  茜茜渐渐稳定了情绪,一边享受季梅的舌俸,一边看电视。当季梅累得舌头<br>几乎僵硬时,茜茜的蛮腰强力挺动几下后,喷出一股阴精,伴随着失禁的小便,<br>沉醉进幸福的高潮。季梅当然不会让尿液和阴精弄脏主人的肌肤和沙发。娴熟地<br>舔净整个阴部后。侍候主人上床入睡。然后,自己钻进那个狗窝,叉着腿,昏睡<br>过去。<br><br><br>           第十四节  被主人灌肠强奸<br><br>  季梅慢慢学会避免挨茜茜的折磨了,那就是极力地讨好茜茜,不让茜茜对自<br>己产生一点点厌恶,不给她制造抽打自己的理由,最为重要的,一旦发现茜茜有<br>兴奋的迹象,就要想方设法让茜茜允许自己进行舌俸,把茜茜推上高潮,让她泄<br>火。泄了火的茜茜要温柔多了。<br><br>  但即便如此,隔一段日子,茜茜总要狠打季梅一顿,以发泄心中积聚的性虐<br>欲望。<br><br>  季梅也知道,这是不可绝对避免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季梅总是尽量装出<br>歇斯底里的痛苦,让茜茜得到心理满足,而自己却巧妙地把屁股、后背这些抗得<br>住抽打的部位放在茜茜的掸子下面。<br><br>  今天是休息日,季梅正在厨房洗菜,茜茜踱了进来。<br><br>  “主人。”季梅礼貌地打招呼。<br><br>  茜茜站在季梅身后,抚摸着她丰满高翘的屁股,“你的屁股长得很漂亮,很<br>有女人味。”<br><br>  季梅羞涩地抿嘴一笑,“哎呦,主人,奴婢受不了啦!”茜茜的中指已经插<br>进季梅的屁眼,季梅难受地扭动屁股,但手里却没停止洗菜。<br><br>  “你看这是什么?”茜茜撩起浴袍。<br><br>  “啊!、、主人、、、你、、、”季梅惊讶地发现主人的胯间挺立着一根比<br>男人粗壮得多的橡胶阴茎。吓人的青筋布满阴茎表面,跟真的一模一样。<br><br>  “这是我新买的,一头插在我这里,这头留着强奸你用的,哈哈哈。”<br><br>  “啊!主人,这太大了,奴婢的那里要给捅漏了。”<br><br>  “嘿嘿嘿,没关系,你继续做饭,不要管我。”茜茜站到季梅身后,命季梅<br>继续忙活。拍了拍季梅屁股,季梅不得不稍稍撅起来以配合主人的奸淫。<br><br>  “哦、、”茜茜一用力,足有一根黄瓜那样尺寸的橡胶阴茎就深深插进季梅<br>的阴道。<br><br>  季梅感觉已经插进子宫了,痛苦不堪,根本没有快感。可茜茜感觉非常的刺<br>激,自顾自地在季梅屁股后面鼓捣。<br><br>  为了配合茜茜,季梅不得不撅着屁股,踮着脚尖,艰难地忍受着,还要忙着<br>做饭做菜,茜茜就一直尾随着季梅,不停地奸淫,毫无顾忌地发出淫荡的呻吟。<br><br>  “咦,母狗,把那个漏斗给我。”<br><br>  季梅把碗厨里用来灌油的长脖漏斗递给身后的茜茜。可随即就感到屁眼被凉<br>凉的管嘴刺入,“哎呦,主人,你要干嘛呀!”<br><br>  “嘿嘿嘿,一边操你,一边给你灌肠,蛮好的主意,是不是,母狗,啪!”<br>茜茜使劲拍打一下季梅的肥臀。<br><br>  “哎呦、、主人、、、你、、”季梅没奈何,只得任由茜茜玩弄。<br><br>  “哎呦,差点糊了。”季梅费力地连忙走到锅旁,翻炒锅里的菜。而屁眼里<br>已经被漏斗深深侵入了。<br><br>  “灌点什么呢?”茜茜正在寻找适合灌肠的液体。“就它,母狗,把那瓶黄<br>酒递给我。”季梅只好伸手从炉台里面拿过黄酒瓶递给茜茜。<br><br>  “咕嘟咕嘟”大半瓶黄酒很快就灌进去了。灌肠对于季梅并不陌生,可象现<br>在这样被一个男人婆一边操一边灌还真是第一次。阴道被粗大的橡胶阴茎搞得很<br>不舒服,屁眼又被灌进酒,肚里咕噜咕噜开始闹腾,更加难受。更令季梅吃力的<br>是,她还不能耽误准备午餐,更不能把菜饭做糟了,那样就会得到一顿暴打。<br><br>  酒被肠道吸收,季梅开始有些醉意,尤其肛肌有些松弛,漏斗拔掉了,屁眼<br>里时常会溢出一些酒。这酒倒是不脏,因为季梅每天回家后首先是洗净自己,包<br>括自己的口腔、阴道和屁眼,自己给自己灌肠对季梅来说不过是本职工作的一部<br>分。<br><br>  “母狗,把水管接上。”季梅不知茜茜要干什么,把细细的塑胶软管接上水<br>龙头,然后递给身后的茜茜。“啊!”季梅屁股一紧,屁眼再次被强行刺入,茜<br>茜竟把软管深深插进季梅屁股里。<br><br>  “放水,啪!”茜茜拍打季梅屁股,命令她打开水龙头,往自己屁股里灌凉<br>水。<br><br>  “主人、、我、、”季梅实在无法抗拒主人的命令,只好打开水龙头,顿时<br>感觉一股冷冷的水注入自己的肚子里。<br><br>  “母狗,开大点。”季梅只好再开大点,感觉非常难受,肚子可以明显地看<br>出在慢慢鼓涨。<br><br>  “哎呦,饭该闭火了。”季梅撅着屁股,踮着脚尖,负担着沉重的水肚子,<br>艰难地挪动到饭锅边,闭了火。<br><br>  茜茜不停地在后面奸淫,季梅的肚子越来越大,额头已经冒出冷汗,便意开<br>始令季梅有些昏头昏脑。<br><br>  季梅努力挪到水龙头处,想闭了水龙头,可茜茜却命她再开大一些,“我真<br>该死,干嘛要来关水龙头?反倒要开大。”季梅暗骂自己,不得不把水龙头再开<br>大一些。<br><br>  “哎呦、、主人、、、奴婢的肚子要爆炸了、、求求主人、、”季梅的肚子<br>已经被灌得吓人地鼓涨起来,好像怀了双胞胎已经临产一般。双手不得不捧着肚<br>子。<br><br>  便意和痛苦双重折磨着季梅,她几乎要崩溃了!心中坚持着唯一的信念:<br>“一定要守住后门,要是喷泻了,主人肯定会打死我的。”<br><br>  屁眼使劲禁闭,阴道也跟着夹紧,这种力量通过橡胶阴茎的另一半传递给茜<br>茜,茜茜的阴道感到更加舒服。<br><br>  “啊、、啊、、、干得好,小母狗,用力,再用力。”<br><br>  “啊呀、、、主人、、、求求你,给我塞上吧、、我快憋不住了。”<br><br>  “好吧,给我个塞子。”季梅慌乱之中抓起一个茄子,递给茜茜。“母狗,<br>憋住呦,我要拔管子了。”季梅听说,连忙闭上水龙头,肛肌用力收住。<br><br>  “砰”水管拔出去了,季梅真要感谢茜茜动作的迅速,就在水管拔出的一瞬<br>间,屁眼里的水跟着就要喷出肛口,就在这危急时刻,茜茜把茄子的大头一下子<br>塞进季梅的屁眼,仅仅露出一个小头,连着一根短短的弯弯的茄秧,井喷被及时<br>制止了。季梅大大松了一口气,可涨肚的痛苦感觉开始侵袭季梅的神志。<br><br>  季梅把最后一道菜盛到盘子里后,顿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双臂自然撑<br>地,艰难地撅着屁股吊着巨大的水肚,承受着茜茜没完没了的奸淫。<br><br>  “啊、、啊、、、、”当茜茜终于高潮泄身时,季梅已经口吐白沫,神志不<br>清了。<br><br>  “好过瘾!以后应该经常这样操你!”茜茜回味着甜美的余韵,慢慢站起<br>来。<br><br>  “咦?怎么装死狗?赶紧起来帮我收拾呀!”茜茜忽然看见季梅大字形躺在<br>厨房的瓷砖地上,高高隆起的肚子已经可以看见毛细血管。她踩了一脚。<br><br>  “啊!、、、”季梅被痛醒过来,艰难地跪起来,给主人解开橡胶阴茎的皮<br>带,小心地拔出来,然后舔净阴部。自己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布置好<br>午餐。<br><br>  待茜茜入座,季梅便向卫生间走去。<br><br>  “回来,你要干什么去?”<br><br>  “我、、我要大便、、”<br><br>  “该死的母狗、我正吃饭,你竟说出这话来?”<br><br>  “啊!、、、”季梅顿时惊恐不已,这的确是自己的错,顾不上便意痛苦,<br>连忙跪在地上,乞求主人的饶恕。<br><br>  “去把掸子拿来。”茜茜边吃边说。季梅只好赶紧去取来掸子,哆哆嗦嗦递<br>给茜茜。心里万般懊悔自己竟然失口讲出那么不合适的话来。<br><br>  “今天抽屄。”茜茜咂了一口红酒,有些兴奋。季梅最怕茜茜这种兴奋的表<br>情了。自己就地躺下,扳起双腿,暴露出阴部,恐惧地等待鞭罚。<br><br>  “啪”“啊”“啪”“啊”、、、、茜茜随着兴致,一连抽了几十下,这才<br>满意地重新开始吃饭。<br><br>  “去洗洗你那一身贱肉,不许放。”<br><br>  “是。”季梅满含眼泪,艰难地爬到卫生间。<br><br>  她已经无力站起来了。爬行时,巨大的肚子几乎触到地板。<br><br>  看着季梅扭摆的屁股中间露出的红肿阴部,茜茜心里感到极大的满足。<br><br>  洗净身子的季梅,重新爬回茜茜桌旁。此时强烈的便意已经逼得季梅意识混<br>沌,行动迟缓,真似一条笨狗了。<br><br>  吃饱喝足的茜茜踱到花台上欣赏自己养的花草。她家住顶楼,因此有大大的<br>花台,那是下层的屋顶。对面花台上有人招呼茜茜,“喂,茜茜,休息呀?”<br><br>  “哦、、是呀,你也休息?”<br><br>  “嗯。”<br><br>  “我新买了一套衣服,也很适合你,你要不要去买来?”<br><br>  “那你先穿上给我看看嘛。”<br><br>  “好呀,你等一会儿。”对面女人进屋去了。<br><br>  茜茜忽然冒出一个主意,她退回客厅,喊道:“母狗。”<br><br>  “主人,奴婢在这。”<br><br>  “母狗,肚子难受么?”<br><br>  “难受。”<br><br>  “想放出来么?”<br><br>  “想。”<br><br>  “那,你看见花台上那些花了么?”<br><br>  “看见了。”<br><br>  “去用你屁股里的肥料水给它们灌溉去吧。”<br><br>  “啊!、、那、、、会被人看见的!”季梅实在羞愧那样做。<br><br>  “母狗,你本来就是条母狗,还怕人看么?你要是现在不放,那你就憋死<br>吧!”<br><br>  “我、、我放、、”季梅透过窗户看对面没人,便鼓起勇气,慢慢爬出阳台<br>的门,爬到花台上。<br><br>  由于羞愧,季梅浑身都呈现出粉红色,可是为了尽快解脱,她也顾不得羞耻<br>了。撅起屁股,抓住屁眼里露出的茄子柄,慢慢往外拨,同时肛肌放松,用力排<br>挤。<br><br>  “茜茜、、、咦?、、、季梅?、、、季梅、、、你、、你怎么?、、、”<br><br>  对面的女人换了新买的衣服重新出现在阳台上,向对面望过来,却发现不是<br>茜茜,而是一个赤条条的女人,在撅着屁股抠什么东西?她惊讶地看着,忽然发<br>现这裸女很象同学季梅,因为她是茜茜和季梅的同班同学崔溪嫣。<br><br>  “啊!、、、”季梅一声惊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茄子刚好被拔出来,肚<br>子里的酒水强力喷洒出来,无论如何也收不住了,季梅心一横,也不顾暴露的羞<br>耻了,摇摆着屁股,浇洒着花圃,尽情放泄着。在如此羞辱的情景下,季梅竟然<br>意外地高潮了,浑身颤抖,阴精喷涌,屁股放水,口涎滴流,整个一个淫靡的母<br>狗。<br><br>  酣畅地放泄完毕后,羞耻心重又回到季梅的意识里,她顾不上擦拭狼狈不堪<br>的屁股,象狗一样疾速爬回客厅,一溜小跑,爬向卫生间。<br><br>  茜茜这才款款走到阳台上,“溪嫣,真的很漂亮,一会儿陪我去买吧。”<br><br>  “茜茜,刚才、、刚才那裸体女人、、、是、、好像是季梅吧?”溪嫣尚未<br>从刚才看到的淫靡景象里清醒过来。<br><br>  “没有的事,哪有什么裸女?你眼花了,做白日梦吧。哈哈哈。”<br><br>  “我、、、好像不是梦呀、、、”溪嫣也不敢确定自己刚才到底看见没有。<br><br>  “叮咚”,传来门铃声,季梅透过门镜一看,竟是刚才对面的溪嫣,吓得连<br>忙乞求茜茜:“主人,主人,求求你,让我躲起来吧,我一定感激您的大恩大德<br>你让我干什么都行。”<br><br>  看着赤条条的季梅那一副可怜相,茜茜高傲地笑了,“小母狗,回窝里去<br>吧。”<br><br>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季梅急速亲吻了茜茜的脚以后,急急忙忙钻进鞋<br>柜里她的狗窝,拉上门,不敢出声。<br><br>  门开了,传来溪嫣和茜茜的热闹交谈,而当年的同学季梅,此时却只能象一<br>条可怜的狗一样,卷曲在同学家的鞋柜里,呼吸着同学的脚臭气息。直到茜茜和<br>溪嫣出门逛街了,季梅才敢爬出狗窝,长长舒了一口气。<br><br>  可怜的季梅已经堕入高薪奴隶的怪诞世界。她自己也搞不清她到底该不该感<br>到羞耻了?!她已经变得迟钝了。<br><br>  夜深人静时,她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偶尔也会幻想自己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个<br>奇迹,使自己能够摆脱兴奋剂和主人的控制。然后、、、、然后她就进入狗的梦<br>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