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名叫武艳,今年22岁。她长得小巧玲珑,漂亮异常。身高只有1 米<br>55,却长着一对大胸,走起路来波涛汹涌。一双大大的眼睛,纯真中透出一种媚<br>惑,而你如果与她接触多了,则会知道她身上更多的是骚浪。<br><br>  三个月前,我最好的哥们老三跟我说,他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妓女,很年轻,<br>只有二十出头。人长得清纯,床上却非常骚浪,口交、操屄的技术一流,干起来<br>非常爽。他建议我花点钱操一次,『这个小妓女值得干一干。』<br><br>  我照老三给的电话给这个妓女打电话。接电话的女孩声音很柔媚,给我很好<br>的印象。她告诉我她叫武艳,今年二十二岁,从黑龙江来北京已经四年了。我约<br>她当天下午出来,她爽快地答应了。<br><br>  我在北京的五洲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房间,等着跟这个小妓女操屄。老三知<br>道我的喜好,我喜欢那种人长得小巧人,特别柔媚,声音甜美的少女,但又喜欢<br>波大屄骚的女人,很少有女孩能把这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因此,虽然我三十岁<br>就挣了几千万家财,找了很多女朋友,却没一个称心可以结婚的。于是,饥渴时,<br>只好找些妓女操操,泄泄火。<br><br>  门铃响了。进来的是武艳,一个我梦中都想的漂亮女孩,小巧,波大,大眼<br>睛,一头披肩长发。跟我寒暄了一下,她就去洗澡。我也洗了个澡,出来时,她<br>就主动与我接吻,一边吻一边用手摸我的鸡巴。接着她俯身为我口交,一看那架<br>势,就知道她的技术纯熟。她熟练地舔我的鸡巴,然后用嘴给带上套,骑上来,<br>用又紧又窄的屄套住我的鸡巴,淫浪地操了起来。我看着她的娇小的身体不停摇<br>摆,一对大波随之晃动,感觉真是爽极了。干了约有二十分钟,我射精了。<br><br>  干完后,我给了她钱,却抱住她,不让她走。<br><br>  她问为什么,我说,你这么好的女孩,今后别去卖屄了。她笑笑说,我不卖<br>屄,怎么挣钱养家。(后来,我知道她所谓挣钱养家的说法只是借口,她家里很<br>是富裕,只是喜欢浪荡的生活罢了)<br><br>  我连着追了武艳三个月,终于把她追到手,她同意离开她上班的星光夜总会,<br>嫁给我做老婆。我给了她一百万存款和两套房子,一套万科的高档公寓,一套保<br>利的高档别墅,总价约有一千万左右。她感激涕零,发誓对我一定一生跟随,并<br>满足我的任何要求。<br><br>  老三知道我要娶武艳的时候吓了一跳:你不是有病吧?找一个妓女做老婆,<br>还是我操过好几次的妓女?<br><br>  我说,我喜欢她,没办法。以后你可不许再打她主意了。<br><br>  婚后,我和武艳日日笙歌,夜夜操屄,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而在与武艳的<br>做爱过程中,我也逐渐了解到武艳在认识我之前的淫乱生活的细节,之后,我们<br>又一起进入了另一种更为淫乱的生活境界。<br><br>      1)武艳卖淫操屄的故事<br><br>  这天晚上,我和武艳在床上,一起看着欧美人淫乱的黄片,一边互相玩弄。<br>我和武艳深吻,她的舌头深入我的嘴里,不停地和我的舌头缠绕。一边吻,一边<br>用手玩弄我的鸡巴,我也边吻边玩她的一对大奶子。最后,她趴着给我口交,把<br>我鸡巴吃得又大又粗后,骑上来又骚又浪的操。我一边享受老婆武艳的小屄套弄,<br>一边与她吻着,或是吃她的乳头。我的阴茎在武艳的小屄里进进出出,干得淫水<br>四流。我一边干,一边问武艳:你的屄,应该说不止一两个人干过你,为什么还<br>那么又紧又窄,跟处女的屄似的?<br><br>  武艳一边娇喘,一边用小屄夹我的阳具,一边说,我也不知道,好多男的都<br>说操我的屄又紧又窄,特舒服。<br><br>  我听到老婆说到以前别的男人操她的事,不禁一阵兴奋,鸡巴使劲顶了她几<br>下,问:武艳,说实话,告诉我,你总共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多少人操过你?<br><br>  武艳说:真要知道?<br><br>  我点头,兴奋地期待她的答案。老婆武艳一边与我操着,一边凝神地想。<br><br>  『我想,操我的男人应该有四种吧。』<br><br>  哪四种,我边问,边缓缓地操她。<br><br>  武艳说,第一种操我的,就是真心爱我追我,让我感动并跟他们上床操屄的,<br>比如我第一二个男朋友,比如你,我的老公,这样的男人,总共有十个左右吧。<br>第二种,是我发骚时出去找一夜情,认识的那些男人,这样的男人,大概有二十<br>个左右。第三种,是跟感情,跟发骚,跟钱都无关的,就是以前夜总会的老板胡<br>老大及他的朋友,在各种场合淫乱,我和其他姐妹参与,跟他们一起玩,一起吸<br>毒,一起操屄,这样的男人,大概有个三四十个吧。最后一种男人,也是我操得<br>最多的男人,就是那些花钱操我屄的嫖客了。<br><br>  我一听说到花钱和老婆武艳操屄的男人,更加兴奋,又使劲操了武艳几下,<br>一边操,一边问:也就是你向他们卖屄的那些男人。他们总共有多少人?<br><br>  武艳想了想,说:我十八岁来北京,从开始卖淫到认识你,有整整四年的时<br>间,每个月平均有十二三男人操我,一年算下来就是一百四十个,四年就是五百<br>六十个。加上前面说到的三种男人,总共有六百多个男的操过我吧。<br><br>  我越听越兴奋,接着问老婆武艳:你跟那么多的男的,一般去什么什么地方<br>操屄?<br><br>  武艳说,对那些追我的男人,一般去他们的家里操。如果是有老婆的,就去<br>他们自己在外面买的房子里偷情。对于一夜情的男人,一般去开个宾馆房间就操。<br>有时发骚了,在酒吧里的厕所里,或在酒吧外的胡同也干过。<br><br>  我慢慢地操了几下她的屄,问:有没有在车里干过?<br><br>  武艳点点头:当然干过。<br><br>  她接着说:和老板胡老大他们淫乱,有时在他的办公室,有时在他家里,也<br>有时在他自己开的洗浴城里。他一边操我的小屄,一边叫十几个弟兄轮奸他自己<br>老婆大美女思佳。<br><br>  我接着问:那些花钱操你的男人在哪里操你?<br><br>  武艳讲到那些嫖客操她,她自己卖屄卖淫的的事,不禁更加骚浪起来。拼命<br>地用屄夹我的鸡巴,晃动自己的又大又白奶子。说:跟男人出去操屄,地方很多<br>呀。最多的是去五星级宾馆开房,什么五洲,长城,昆仑,王府,我都去操过。<br><br>  有时也去嫖客的家里,在他们与自己老婆操屄的床上干,感觉也很刺激。有<br>时也去外面的洗浴城里,洗完后就在休息房里操。<br><br>  我问:你在歌厅唱歌坐台时,会直接和男人操吗?<br><br>  武艳说:这个不允许,最多是男人和我接吻,用手摸我的奶子。这就到头了。<br><br>  那些人要是淫欲上来了,非要干你怎么办?<br><br>  他们要是发情了,就会请我出去吃夜宵,吃完后,在他们的车上,我会和他<br>们接吻,让他们玩我的奶子,或者有时我发骚,就让他们摸我的屄。我有时也会<br>把他们的鸡巴掏出来,给他们口交。<br><br>  那之后呢?我使劲地操了几下武艳的屄。<br><br>  她爽快地哼了一下,接着说:之后一般就去开房间操屄了。一般是我先给他<br>们口交,用嘴舔鸡巴,龟头,屁眼,然后戴套,跟他们操。<br><br>  我问:所有的男人跟你操,都戴套吗?<br><br>  武艳说:一般都戴。<br><br>  有没有男人不戴套,跟你光屄操的?<br><br>  武艳想了想:有吧。大概有那么三四十个吧。<br><br>  他们有没有在你屄时射过?<br><br>  当然有。我喜欢卖淫时被嫖客的精液射进骚屄里的感觉我这时再也忍不住,<br>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婆武艳的骚屄里。<br><br>     2)武艳和北京、上海、深圳各地嫖客卖淫操屄的故事<br><br>  因为老婆武艳的缘故,我把几个公司的事都交给老朋友郑蔚打理。我整天就<br>在家里指挥他们运作业务。其余时间我还是和老婆武艳腻在一起,白天出去游玩,<br>购物。回来后没事就看黄片,上床操屄。<br><br>  我们在离北京城不远的近郊买了一套别墅,花了二百多万元做了豪华装修。<br>这套别墅一层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客厅,二层是我和武艳的大卧室,足有六十<br>多平,卫生间也有近二十平。我在主卧室安置了一张巨大的能容下七八个人的大<br>床,为的是舒服地和老婆武艳操屄。三层和四层是客人的卧室。别墅有附送的三<br>百平方米的花园,我请专做绿化的公司进行景观设计,绿化得特别漂亮。为了保<br>持这套别墅的私密性,还专门在四周筑起了三米高的高墙,装上了电网和摄像的<br>安全防盗监控系统。最值得一提的是这套别墅的地下室。在一百多平方米的地下<br>室里,我把他们隔成四个四十平方左右的密室,都进行了豪华装修,配上先进的<br>卫生设施和沐浴系统,每一间密室都相当于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房间。房间配<br>备了大电视和音响系统,硕大的双人床。每个房间都做了特别隔音处理,门关上<br>以后,即使人在里面大叫,在一层甚至地下室的过道也不可能听到半点声音。说<br>白了,这些密室,就是为我和老婆武艳进一步变本加厉的淫乱而特别准备的。<br><br>  我给它们分别编号为1 、2 、3 、4 号密室。值得特别说明的是,我在这四<br>间密室里,装了二十多个秘密的摄像头,可以窥视这四间密室的任何一个角落,<br>摄像机的镜头还可以在监控室进行推拉的调控。而调控的地方,就在我和武艳二<br>楼的主卧室里。我只要拿起遥控,打开大床正对的墙上那面巨大的银幕,再启动<br>地下密室的摄像机,就可以随意调看四个密室任何地方任何角度的画面。当然,<br>用这套监管系统,我也可以随意调看别墅里任何一个角落,包括三百平米的花园,<br>包括高墙的内外的情景,都可以随时掌握。监控系统会二十四小时将监控的画面<br>全部录下来存在监控器的电脑里。但是对于监控系统能录像保存的功能,我并没<br>有告诉老婆武艳。作为一个靠卖屄出身的妓女来说,她对电器知识一窍不通。我<br>只告诉她,利用这个系统,可以随时看到各个角落的情况,以保证安全。她当然<br>信了。因为她除了卖淫,操屄,除了购物花钱,别的事真的不懂。<br><br>  为了试验这套系统,我还让老婆武艳专门请了她最要好的朋友,也是做妓女<br>卖淫的小梅来家里玩。武艳明白我的意思后,特别叫小梅带一个嫖客一起来。这<br>天下午大约两点时,我和武艳躺在别墅主卧宽大的床上,一边相互亲吻,相互玩<br>弄着等着小梅和她的嫖客的到来。武艳从我的脸上一直吻到我的肚子,接着把我<br>的鸡巴含进小嘴里口交。我一边享受着老婆武艳的侍候,一边打开了监控系统。<br>只见门外来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在门口停下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领着一个<br>二十四五岁的漂亮女孩下车。小梅长得漂亮,皮肤也白,身材高挑,有一米七左<br>右,比较娇小玲珑的武艳来说,是属于大美女类型。<br><br>  只见小梅用武艳给她的钥匙开了花园门,一手挽着中年嫖客,进了花园。他<br>们四下张望,感慨花园的大和漂亮,我和武艳看着大屏幕,感觉画质清晰,声音<br>清楚。他们的对话就象在我和武艳身边一样,连中年嫖客摸小梅乳房时衣服发生<br>的声音和小梅的娇笑声都听得特别清楚。<br><br>  我和老婆武艳一边兴奋地盯着屏幕,观察小梅和嫖客的动静,一边激动地互<br>相抚弄。她时不时地把嘴凑过来与我接吻,一只小手不停地套着我高耸的又大又<br>硬的鸡巴。<br><br>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小梅领着嫖客按照武艳事先跟她交待的,直接去<br>了地下密室1 ,开了房门。我和武艳在自己的卧室的屏幕上清楚地看见这两人进<br>了密室,关上房门后,嫖客就开始搂着小梅,与她接吻。一边吻着,一边把手伸<br>进小梅的衣领里摸她的奶子。小梅与嫖客吻着吻着就娇喘起来,用手把嫖客的裤<br>子拉链拉开,露出他高大耸立的鸡巴。小梅就跪在地上给他口交。我调整镜头,<br>通过特写清楚地看见小梅熟练舔着嫖客的鸡巴龟头。嫖客忍不住把自己的衣服全<br>脱了,小梅也把自己脱光了,露出了白嫩高挑的身子。<br><br>  看见她的小细腰和一对高耸漂亮的乳房,我不禁赞叹:小梅的奶子真他妈棒<br>呀!武艳停下口交,与我一起看着小梅的大奶子波涛汹涌,白了我一眼:你就喜<br>欢大奶子。我笑着说,我不仅喜欢大奶子,还喜欢你这娇小娇嫩的小嫩屄。小梅<br>是又漂亮又胸大,但我更喜欢我老婆这样的娇小玲珑的女孩。<br><br>  密室里,嫖客已经把小梅压在身下,两手拼命搓揉着小梅一对不断晃动的大<br>胸,鸡巴在小梅的蜜屄里进进出出。小梅在鸡巴的撞击下,骚屄处发出啪啪的响<br>声,自己嘴里也发出大声的淫叫。她不断叫嫖客操死她,操烂她的骚屄。干了有<br>二十分钟左右,嫖客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小梅就面对他骑着用小屄套弄起来,<br>一边操还一边与嫖客接吻。嫖客一边向上耸动鸡巴撞击小梅的屄,一边用嘴吻她<br>的乳房,咬她的乳头。<br><br>  我和武艳一面欣赏着她的好朋友与嫖客卖淫操穴,一边聊了起来。我问:小<br>梅今年多大了?<br><br>  有二十五了,比我大三岁。<br><br>  她出来卖屄多久了?武艳说,小梅是十六岁就出来卖淫了,干了快十年了。<br><br>  是吗?我说,那小梅操过的男人,比你操过的男人多多了,最少有一千多人<br>吧。看她口交技术那么纯熟,操屄动作那么熟练骚浪。<br><br>  武艳又白了我一眼:你不是想操她了吧?<br><br>  我笑着说:如果你同意,我就操她。<br><br>  武艳俯下身,咬了我的鸡巴一下,说:你敢?<br><br>  我笑着说当然不敢,没有你的同意,我打死也不敢。结婚时我和老婆武艳有<br>过约定:今后武艳不再去卖淫,因为我的经济实力足够她过上轻松富裕的生活;<br>我也不再去找妓女嫖娼;如果我想干其他女人,必须经过老婆武艳同意,如果武<br>艳想和别的男人操屄,也必须事先征得我的同意。<br><br>  巨型屏幕上嫖客和小梅操得越来越激烈,我从音响里听见嫖客不断说着自己<br>快射了。小梅则一边在上面前后摇摆用屄套着嫖客的大鸡巴,一边发出浪叫,一<br>声说不行不能射在屄里。嫖客一切更急切地操着小梅的屄,一边说要不加一千块<br>钱让我射你屄里?小梅一边接着浪操一边说,不行,加一万块也不行,今天是危<br>险期要是怀孕了就麻烦了。他们一边操,一边讨价还价,最后商定嫖客快射时把<br>鸡巴拔出来,在小梅嘴里口爆,并加五百元让小梅把所有精液吞下去。<br><br>  武艳看着自己的朋友晃动着一对大奶子跟嫖客干,也不禁满脸潮红,小骚屄<br>处早已是淫水四流了。她把我的手抓住伸向她的小屄,我用中指逗弄着她的阴蒂。<br>她爽快地叫了出来。<br><br>  嫖客终于忍耐不住小梅的骚浪的前后摇摆,大叫一声要射了,小梅赶紧从他<br>向上下来,跪在嫖客面前,将他的鸡巴含在嘴里大力套弄,嫖客一泻如注,射在<br>她的嘴里,小梅将所有精液吮吸进嘴里,咽了下去。接着又不停地舔嫖客的整根<br>鸡巴,把它全部清理干净。嫖客满意地躺着。两人搂着说了一声淫话,嫖客给小<br>梅点了三千五百元钱,两人起身沐浴后出门开车走了。<br><br>  小梅在车上给武艳打了个电话。武艳假装还没回家,说你们玩得爽就行,下<br>次你要有客人没地去,就到我们家来吧。这儿安全又方便。<br><br>  武艳放下电话就扑到我身上,要我使劲地操她。我问她是不是被小梅的骚浪<br>挑逗起来了淫欲。她说当然。我又问是不是小梅和嫖客的疯狂操屄让你回想起以<br>前和那么多男人卖屄操屄的日子。武艳说,老公你就别挑我了,快来操我吧,我<br>受不了了。她骑了上来,用小骚屄对准我的鸡巴,就扑哧扑哧地套了起来。一边<br>套着,一边淫荡地呻吟,说操老公鸡巴真爽。<br><br>  我却把鸡巴拔了出来,对老婆武艳说:今天晚上吃完晚饭,我们再好好的操<br>屄吧。<br><br>  武艳欲火中烧,却也无可奈何。<br><br>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了,我拉上窗帘,其实外面根本没人看得见我们,但我就<br>是喜欢在这种十分隐密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和喜欢的人操屄。我打开DVD 机,放<br>进一张碟。武艳问:老公你放啥碟?我说,你今天看见小梅在地下室里卖屄挣钱,<br>这张碟也是这种内容,你肯定喜欢。<br><br>  画面上出现了几个女孩,她们是美国的大学生。却不好好上课,而是到夜总<br>会上班,勾搭男人,调情,出去吃饭,去酒巴、跳舞,在车上接吻、抚摸、摸奶<br>子,口交。最后在不同的地方脱光了衣服大干操屄之事。这是一部真实的纪录片,<br>看得武艳又是淫心大起,淫水四流。<br><br>  武艳摘下自己的胸罩,露出又大又白的一对乳房,趴在我两腿间,把鸡巴含<br>入嘴里,熟练地舔弄起来。我看着大屏幕上美国的妓女卖淫,看着眼前自己的老<br>婆,曾经也是妓女靠卖屄为生的武艳在用她卖屄时练就的技艺为我服务,感觉特<br>别的刺激。<br><br>  武艳为我口交了一会儿,骑到我的身上,把屄对准我的又粗又长的鸡巴,一<br>下子使劲套了进去。当我的鸡巴穿过她又紧又窄的小嫩屄时,我听见武艳发出长<br>长的满足的呻吟。<br><br>  武艳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与我的舌头甜蜜地交缠。她的一对富有弹性的大奶,<br>随着她娇小身子在我身上的起伏,不停地撞击我的胸,真是至美的享受呀。<br><br>  我一边把鸡巴向上挺,撞击老婆武艳的小骚屄,一边又开始问起她以前做妓<br>女卖淫操屄的故事。每当我与她说起她卖屄的事,就觉得无比的兴奋和刺激。<br><br>  武艳说:老公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要我讲跟别人操的事?我爱你,我不想说。<br><br>  我一边吻着武艳,一边轻轻耸动鸡巴,一边说,老婆我也爱你。但你做鸡卖<br>屄都是认识我以前的事,我不会在意,也不会生气。我只是想听你讲和那些嫖客<br>操屄的故事,以增加淫兴,使我们的性生活更加美满。<br><br>  武艳说,我知道。自从你爱我,又娶我后,我就发誓不再跟别的男人上床作<br>爱了,我要用一生来伺候你,让你舒服,让你幸福。<br><br>  我打趣说:不是约法三章吗?经过我同意,你还是可以和别的男人操的。<br><br>  武艳白了我一眼,我才不呢。我就爱你一个,我就让你一个人操。说着更加<br>骚浪地用屄磨了起来。<br><br>  我一边享受着老婆武艳小屄套弄的快感,一边问:老婆,说实话,在那些操<br>你的几百个嫖客里面,有没有跟你比较好的,操你很多次的?<br><br>  武艳想了想,说:当然是有的。大多数嫖客是因为喜欢我年轻、胸大屄又紧,<br>操过也就算了。有那么几个人除了开房操我之外,对我也挺关心的。所以我跟他<br>们在一起的时间次数也多些,操屄的次数也就多些。<br><br>  你最喜欢的是谁?我是指单纯的嫖客,不指跟你谈恋爱追你的男人。<br><br>  那应该是陈伟。<br><br>  是哪儿的?一听说以前经常操老婆屄的男人的名字,我又不由得兴奋了,我<br>知道后面会有更多的老婆跟他操屄的故事在等着我。<br><br>  他是上海的一个高级白领,可能还是一个跨国企业的中层吧,年收入有几十<br>万。<br><br>  他怎么认识你的?我迫不及待地问,鸡巴不停地操她的小嫩屄。<br><br>  武艳说是在歌厅坐台时认识这个叫陈伟的。那天陈伟的几个北京朋友带他到<br>武艳的那家夜总会找小姐,北京朋友一直喝酒,与其他几个小姐亲嘴、摸奶子摸<br>屄,但陈伟一直很安静,跟武艳聊天,碰都没碰她一下。她一下子喜欢上他了。<br>第二天,陈伟约她出来中饭,之后去了世纪金源大饭店开了房。武艳洗完澡就上<br>床,给他口交,舔他的鸡巴,屁眼,弄得他很是舒服,也一下子迷上她了。<br><br>  我问武艳她和陈伟第一次操的时候有没戴套?她想了想说,好像没戴。我使<br>劲地操了一下,说,好呀你这个骚屄,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干就不戴套,真够骚屄<br>的。武艳说是因为她给陈伟口交后,陈伟倒过来给她口交,舔完她的奶子后,吃<br>着她最敏感的阴蒂,她就受不了了,大声嚷嚷要嫖客陈伟操进来。陈伟自然求之<br>不得,不戴套就操进了武艳的小嫩屄里了。武艳说陈伟的操屄花样还挺多的,弄<br>得她那天高潮了好几次。<br><br>  从那以后,陈伟每次来北京出差,都会约上武艳,吃饭,逛街,然后开个房<br>间两个人乱操一气。<br><br>  我问:你和他操,一般都在哪开房?武艳说一般在世纪金源。我问老婆她是<br>不是特别喜欢男人给她口交?她点头说是。说自己的阴蒂太敏感,一旦被舔上,<br>让她操谁都行。听到这里,我料到,别看武艳外表娇小玲珑,一付清纯,她淫乱<br>的故事,可能还远远不止这些。于是我更加兴奋的用鸡巴撞击她的屄,操得她大<br>叫,要死要活。<br><br>  我抓住武艳晃悠着的乳房搓揉着,问她跟这个陈伟操过多少次?她想了想说,<br>两个人认识有两年了,操了能有二十多次吧。我又问她陈伟不戴套光屄操的次数<br>是多少?她说几乎每次都不戴套,听得我兴奋异常,挺起个大鸡巴操得她的屄啪<br>啪直响。我又问她,这个陈伟有没有在武艳的屄里直接射过?武艳说陈伟在她的<br>屄里射过两次,害她吃了两次事后避孕药。想象着别的嫖客男人的精液射进老婆<br>的小骚屄又从屄口流淌的淫乱情况,我觉得再也不能经受这样的刺激,不由大叫<br>一声,一股浓浓的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冲出,直接注入老婆武艳淫荡的屄里。老婆<br>武艳也在讲述自己卖淫故事的兴奋中爽快地大叫,达到了高潮。<br><br>         3)武艳和深圳嫖客卖淫操屄的故事<br><br>  那天和老婆武艳谈到她和很熟悉的上海嫖客陈伟经常操她屄的故事后,陈伟<br>就成了我和武艳生活中的话题。我时不时会用陈伟给她口交她就发骚,不戴套就<br>操的事来取笑,骂她是骚货。武艳也不在意,只是用一双大眼睛瞪着我,假装生<br>气。我对她的过去的宽容,对她现在生活的关心,已经使她完全信任我,也依赖<br>我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武艳对我是百依百顺的。还记得结婚时她发誓对我一<br>定一生跟随,并满足我的任何要求。我如果真要操别的女人,她可能会不高兴,<br>却也一定会同意的。但我却没有这种想法。一是因为我真的把武艳当作我的最爱,<br>在我心头有很重要的位置,我不愿去伤害她;二是因为在武艳每次讲述她和别的<br>男人的淫乱故事的时候与她操屄,极大地刺激了我的性欲,满足了我特别的性趣。<br>这种满足,我想是其他女人无法给予我的。关注、疼爱和性的美满联系在一起,<br>我自然是怎么也离不开她了。<br><br>  过了几天,我们到北京城里办了点事,见了几个朋友。我的几个刚开始创业<br>时的朋友聚在一起。有的在国外,比如王义,刚从美回来。借他回国的机会,其<br>他几个平时都很忙的哥们也就聚上了。公司的郑蔚给订了个豪华会所,王义、郑<br>蔚、秦邦,赵玉,还有刘军,加上郑蔚,都来了。我带着武艳去了,几个哥们见<br>了武艳又是大惊小怪一番。其实除了王义,其他人都在我的婚礼上见过武艳了。<br>我这次没有叫上最要好的朋友老三,虽然他也是我一起创业的朋友。我是怕武艳<br>见了老三这个操过她好几次的嫖客尴尬,更怕老三万一喝多了,把我的老婆武艳<br>以前做过妓女,曾经靠卖屄生活的事给抖搂出来。人,还是要面子的。<br><br>  几个朋友都有些成就,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了。王义在美国开了两家公司,<br>做废旧金属和其他废品生意。可别小看这几乎象是收垃圾的活。废品就是资源,<br>从美国收了废品再出口到中国,一年王义挣个一千多万人民币很是轻松。郑蔚替<br>我打理我的两家公司,每年年薪我给他六十万,外加年底红利也有近百万的收入。<br>秦邦开了个IT网络技术公司,资产也有两个多亿了。赵玉和刘军从我的公司离开<br>后,拿着分到了几百万,打拼几年后,也积累了近亿的资产,两人在北京南城开<br>了一家最大规模的洗浴、休闲娱乐、演艺于一休的大型娱乐城,每年也有二、三<br>千万的利润。<br><br>  王义见了武艳后大为赞叹,称道其美丽迷人,充满纯真。我听了心里暗自发<br>笑,心想我这个老婆武艳外表纯情,内心骚浪,甚至还做过几年卖屄的妓女呢。<br>但说实在的,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或是情人,外表端庄大方或是纯情动人,<br>而在床上又骚又浪呢?只能说我有福气能遇上武艳并拥有她罢了。另外我也知道<br>王义的赞叹是发自内心的。作为一个从中学在一起学习、大学毕业后又一起创业<br>的近二十年的老朋友,我太了解他了。王义与我的爱好一样,最心仪的就是武艳<br>这样身材娇小,外型纯真,而胸又大的女孩。他更喜欢女人的骚浪。他要是知道<br>武艳在床上的放荡和骚浪,还不知道会怎样嫉妒得直流口水呢。<br><br>  我们几个好友就在会所里吃了中饭,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席间他们还不<br>忘开玩笑说我是『老牛吃嫩草』不一定啃得动。确实,我虽然只有三十出头,毕<br>竟比老婆武艳大了八九岁。而且武艳给人感觉那么娇嫩,好象只有十八九岁的样<br>子。也难怪以前有那么多嫖客慕名去操她。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又娇又嫩的骚屄<br>呢?<br><br>  那天聚会完后我们没有回郊区的别墅,而是直接去了我们在朝阳公园对面小<br>区的一处豪宅。这间房有二百平米,是跃层。前几年我买这套房的时候,每平方<br>米只要一万多点,现在已经涨到三四万一平米了。<br><br>  我和武艳在床上躺着看了会欧美人淫乱操穴的黄片后,武艳又开始发骚,脱<br>下乳罩,露出又大又白嫩的乳房。她紧紧地搂着我跟我舌吻,她的小而香甜伸缩<br>自如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忘情地交缠。然后吻我的眼睛,吻我的耳<br>朵,吻我的胸,继而向下吻,舔我的肚脐,最后,自然而然地吻向我早已一柱擎<br>天的鸡巴。她伸出灵活的舌头,舔龟头,舔阴茎,舔屁眼,把我弄得实在是情难<br>自控。我看着漂亮娇小的老婆武艳利用她做妓女卖屄时练就的纯熟的口交技术玩<br>弄我的鸡巴,想到她以前曾经多少次地跪在那些嫖客男人的两腿间,用灵活的香<br>舌为他们口交,伺候他们的鸡巴,顿时觉得万分兴奋和刺激。想到一个个我不认<br>识的男人将他们的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鸡巴,操进我深爱的老婆武艳的淫水四<br>溢的小嫩屄,我就有种巨大的满足和更爱武艳和更狂乱操她的冲动。<br><br>  我翻身起来,把老婆武艳压在身下,把鸡巴操进她又紧又窄的小屄。武艳开<br>始痛快地呻吟,继而在我的大力抽插下大声地淫叫。她的小屄被我的鸡巴进进出<br>出翻卷带出嫩肉,淫水不断的流淌。她把两条腿紧紧缠在我的腰间,向上耸动着<br>小屄迎合我的抽插。<br><br>  这样干了有十多分钟。突然武艳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了响声。我一看是<br>那只金色手机发来了短信。立即停了下来。我背靠宽大舒适的真皮床头,鸡巴向<br>上耸立。武艳立即象翻身上马一样骑了上来,小屄又准又快地套上我的鸡巴。<br><br>  我一边缓缓地抽动,一边示意武艳去看手机短信内容。<br><br>  武艳盯着我,脸都红了,问:真要我看?我说:一定要看。<br><br>  关于这个金色的手机,有个来由。结婚前,武艳曾经对我说,想把以前那些<br>嫖客联系她的手机号给废掉,再用一个全新的手机号,与那些操她的嫖客,或以<br>前跟她好过的相好,或是一夜情的人彻底断绝联系。为的是全心全意地爱我和伺<br>候我。我当然很感动,后来想了几天,告诉武艳没必要这么做。<br><br>  我说:武艳,应该说,你虽然与那些男人有的是有真感情,有的是因为淫欲<br>而发生的一两次性关系,有的纯粹是你为挣钱而卖屄让他们操。但不管怎么样,<br>有的人还是你的朋友。只要你心里有我,就不在乎他们是否还跟你联系。换句话<br>说,如果你爱我,就会自动断绝与他们的性关系,如果你不是真爱我,即使电话<br>与他们不联系,你的心也不是我的,也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所以没必要。<br><br>  我替武艳买了两个全新的手机,一只红色的,配的是全新的中国电信139 号,<br>用来跟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联系;一只金色的,用的是原来武艳做妓女时用<br>的中国联通新势力的131 号,用来跟她的那些还在做妓女的亲密的女友们联系,<br>同时也通过这个金色的手机,跟她的许多旧情人、一夜风流的性伴侣、以及更多<br>的操过她的嫖客保持联系。对我百依百顺的武艳虽然不乐意,却也答应了。可实<br>际上,在结婚后的日子里,她只用红色的手机与自己的女朋友联系,从来不用金<br>色的手机与任何人打电话或发短信。对于以前曾经有过关系的人打来的电话,她<br>一概不接;对于发来的短信,她也是简单看看就删除了,一条不回。我知道她的<br>心里只装着一个我。<br><br>  武艳拿起金色的手机,翻看着短信内容。<br><br>  我问:是谁发来的短信?武艳的脸更红了。<br><br>  我心里一下子兴奋了,不由得挺着鸡巴又轻轻操了她几下。武艳一边迎合我<br>的抽插,一边晃动自己的丰满的大乳房,轻声说:是陈伟的。<br><br>  一听是这几天我一直跟武艳提及的经常操她的嫖客陈伟的短信,我兴奋地啪<br>啪地狠操了几下武艳的屄。他说什么?<br><br>  他说好久没见我,想我了。<br><br>  想你了?我看着老婆武艳漂亮红润的脸,笑着说,他想我的老婆?是想再操<br>我老婆的屄吧?<br><br>  老公。武艳假装嗔怒地看我说,我不会的。<br><br>  我知道你不会再跟那些男人上床。我对武艳说,只不过跟我作爱时聊聊那些<br>曾经干过你的人,会让我更兴奋,跟我爱的人操起来更加舒服和满足。<br><br>  我知道。武艳说,正因为这个,我才保留金色手机,只要老公你高兴,让我<br>做什么都行。<br><br>  让你再跟这个陈伟操也行?<br><br>  不,坚决不行。武艳认真地看我,我只给老公一个人操。别的男人我理都不<br>理。<br><br>  一看武艳坚定的神情,我知道她是认真的。这个床上淫浪的女孩,一旦爱起<br>来,还真是全心全意的。我把武艳搂在怀里,亲吻着她说:好,不说了。他短信<br>还说什么?<br><br>  能说什么?就说过半个月要来北京,想约我吃饭,还想继续干我。我才不去<br>呢。我已经结婚了,我有对我这么好的老公。不会再理那些男人了。<br><br>  我在武艳耳边说:你给陈伟打个电话吧?我听着。<br><br>  为什么?武艳问。<br><br>  我说,没什么,就想听你和以前的男人说话。<br><br>  我不,我说了这个手机只接不打,只接信息不发信息。武艳态度很坚决地,<br>这次没有依顺我。<br><br>  我于是不再坚持了,虽然听不到她和以前的嫖客说话享受那种刺激,有些失<br>望,我的心里也因老婆武艳对我的忠诚和爱意而感动。<br><br>  我们于是又激情地接吻,武艳在我身上狂浪地操着。我们的话题又回到那些<br>跟武艳有着密切关系的嫖客上来。<br><br>  宝贝,告诉我,除了陈伟,还有多少个男人象他那样跟你有比较密切的关系?<br>我一边操干着老婆武艳的小屄,一边充满期待地问。<br><br>  是指那些除了跟我开房操屄还关心我生活的男人吗?<br><br>  是的,我点头。<br><br>  武艳又想了想,说,象陈伟那样的。我想想,陈伟、马波、曹黎明,孙玉,<br>张建,还有黄劲,陈东,差不多有十多个吧。<br><br>  一听说这么多的男人,曾经亲密地关心我的做妓女的老婆,想到他们在关心<br>她的同时时刻想着操她的骚屄,我的鸡巴兴奋得更长更大,用力地向上操着武艳<br>的小屄。<br><br>  马波是谁?我想,排在陈伟之后的第二位的男人,应该是个很特别的男人。<br><br>  他是深圳的一个老板,据说家产也有个一千多万元吧。<br><br>  这个马波是怎么认识你的?也是来星光夜总会唱歌认识的吗?我一边问,一<br>边操着武艳。<br><br>  不是。他没来过夜总会。他是一个操过我两三次的广西的姓王的的嫖客,介<br>绍认识的。姓王的和马波是生意上的朋友,马波有一次出差到北京,晚上住在宾<br>馆,闲得没事,就想找个妓女操屄,给广西这个姓王的打电话。姓王的就把我介<br>绍给他了。<br><br>  我听到这里,又觉得鸡巴更大更硬了。我的老婆武艳看来在那些嫖客里还是<br>很受欢迎的骚屄。难怪老三当初也向我推荐她来操。武艳还直是个千人操万人爱<br>的骚货,绝不是浪得虚名呢。我更加兴奋的抽动,大鸡巴撞得老婆武艳的小淫屄<br>啪啪直响。<br><br>  那马波是直接跟你打电话,叫你去宾馆吗?<br><br>  不是,他给我发了个短信。<br><br>  什么内容的短信?我想起陈伟的勾搭武艳的短信来,心下又是一阵莫名的兴<br>奋。<br><br>  马波在短信里说,他听王老板介绍说我年纪又小,身材娇小,奶子又大,口<br>交技术又棒,操屄的技术一流,所以想问我有没时间?<br><br>  你怎么回的,你这个骚屄?听到别的嫖客这样评价和勾搭的我老婆武艳,我<br>更加兴奋,鸡巴大力撞击武艳的小屄,干得她啊地叫出声来。<br><br>  我先问是谁介绍的,然后跟他谈好价钱,就打车去了。<br><br>  你跟他要多少钱?<br><br>  三千,如果包夜,是五千。<br><br>  去了哪个宾馆?<br><br>  他住在王府饭店。<br><br>  马波有多大岁数?<br><br>  三十七八岁吧。<br><br>  跟他操屄舒服吗?你和他第一次操了多久?<br><br>  马波的鸡巴不大,但特别长,直接顶到的我的花心,干得特别爽。第一次干<br>了有半个小时吧。他就射了。<br><br>  他戴套了吗?我继续大力地操着武艳。<br><br>  当然戴了,你以为我跟谁操都不戴套呀?武艳又白我一眼,却继续在我身上<br>上下套弄,一对又大又白奶子晃动着,极是好看刺激。<br><br>  跟他操完你就走了吗?<br><br>  没有。马波说他太喜欢我了,要求我留下来陪他过夜。<br><br>  你陪了吗?<br><br>  陪了。又能多挣两千块钱,又能多享受操屄的快感,我自然留下来陪他。马<br>波的长鸡巴操起来真是挺爽的。<br><br>  那天晚上你又和他干了几次?干的时间长吗?我操老婆武艳的动作慢了下来,<br>鸡巴轻轻地耸动,武艳屄里的淫水流得我肚子腿上到处都是。<br><br>  武艳说,第一次干完后,他搂着我聊了会儿,打电话让宾馆餐厅送餐上来,<br>我们在房间吃完晚饭。我去洗了个澡,就给他口交,舔屁眼,把他的鸡巴吃得更<br>大更长。他就把我按在床上,长鸡巴插进我的小屄,一下子就操到底了,真是爽<br>透了。<br><br>  你们这次干了多久?<br><br>  这次干了得有一个多小时,马波一会儿在上面插我,一会儿让我骑在上面套,<br>一会儿又叫我象狗一样趴在地上,他从后面用狗交式操我。<br><br>  他射在哪儿了?<br><br>  射在我的屁股上了。<br><br>  后来又干了吗?<br><br>  武艳说,当天晚上没干。他射了后,搂着我就沉沉睡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br>后,我还没怎么醒呢,马波就趴在我那里舔我的屄,当他舔到我最敏感的地方时,<br>我一下子骚劲就上来了,求他赶紧插进小屄来操我。<br><br>  这次他戴套了吗?我又慢慢地操了武艳几下,接着问她。<br><br>  没有。男人只要给我口交,舔得我淫兴大发,我就顾不上让他们戴套了。他<br>就把光光的鸡巴操进我的小屄里,因为没有避孕套,他感觉特别爽,一会儿就射<br>了。<br><br>  我听说老婆又和别的男人光屄操,感觉更加的刺激和兴奋,又使出大力狠狠<br>地撞击她的骚屄。问:这次你让他射你屄里了?<br><br>  没有。武艳说。他射在我的嘴里了。<br><br>  想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嫖客,整夜操干我亲爱的老婆,把浓浓精液射进娇<br>小清纯的武艳的小嘴里的淫荡情景,我更带劲地操起我的骚屄老婆。<br><br>  接下来,武艳在我的要求下,接着讲述她和马波多次卖淫操屄的事。马波从<br>第一次干过武艳后,象其他多数男人一样,迷上了她骚浪的身体和熟练的操屄本<br>领。在这之后的一年多里,马波几乎每月都来一次北京,在昆仑、长城饭店、国<br>际饭店等五星级酒店开房,和武艳淫乱操屄。武艳在享受他的长鸡巴操干的同时,<br>也从他身上挣了不少银子。由于马波对武艳除了操屄也很关心她,而且给钱也很<br>大方,有时干爽了一给就是一万,武艳对他也很好,每次都是使出浑身解数,又<br>是口交,又是舔屁眼,用各种姿势跟马波操,让马波干得很爽,射得更爽。<br><br>  我最关心最在乎地是武艳和马波有多少次光屄操的经历?武艳说,跟马波总<br>共操了有二十次不到,多数时候还是戴套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五六次是真接把光<br>鸡巴操进来的。<br><br>  我又问:马波没有在你屄里射过吗?一边问,一边使劲地操干着老婆武艳的<br>小屄,期待着她给出肯定的答案。<br><br>  武艳一边承受我对她小屄的撞击,一边说马波在她的屄里射过三次。我听了<br>感觉万分刺激,连忙大力操干她的小骚屄,接着追问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操<br>她时射进屄里的。<br><br>  武艳接下来讲述的和马波卖淫操屄的经历更是让我淫兴大发,我发疯地操着<br>老婆武艳几近疯狂。武艳说,马波除了在五星级宾馆开房跟她操,还有一种追求<br>刺激在户外操屄的爱好。第一次,在东直门附近东环大厦的地下车库里,马波开<br>着从朋友处借来的一辆宝马车,停在一个角落的车位,与武艳接吻,摸她的奶子,<br>摸她的小屄,然后让她趴下马波的两腿间给他口交,武艳不停地用舌头舔马波的<br>龟头和阴茎,还使用从别的妓女那学来的深喉技术,把他的整根长鸡巴全部套进<br>嘴里,口交了约有十分钟,马波就在武艳的口里一泻如注。武艳要把精液吐出来,<br>马波却要求武艳全部吞咽下去。武艳看在马波对她好给钱又多的份上,真的把所<br>有精液咽下去了。<br><br>  武艳说,第二次与马波在户外操,是在一个深夜,在亚运村附近中日医院停<br>尸房旁边的墙边,在马波借来的朋友的一辆大奔车里操,马波想到旁边不远处就<br>是医院的阴森恐怖的停尸房,自己却与一个娇小可爱的妓女在操屄,不禁淫兴大<br>发,他自己把下半身脱光,武艳给他口交把鸡巴舔得又大又长后,就掀起裙子坐<br>在马波身上,骑着他的鸡巴淫荡地操干,由于这次马波事先给了她两万块钱,又<br>给她买了一条白金钻石项链,所以武艳同意马波不戴套操进她的小屄。武艳说,<br>当时虽然已是深夜,仍然有人甚至有巡逻的警车从旁边经过,在这样极为紧张和<br>刺激的情况下,马波光屄操着武艳,大约一刻钟不到,马波就在她的屄里射了,<br>这是马波第一次在老婆武艳的屄里射精。<br><br>  第三次,马波出差来了北京,就请武艳去朝阳区的紫光电影院看电影,到后<br>来看的什么电影,两人都不知道。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偷偷地接吻,摸奶子,武<br>艳把马波的拉链拉开,把他的鸡巴掏出来,用手套弄。马波把手伸进武艳的裙子<br>下,用中指抠着她的小屄,不断地磨她的阴蒂。武艳挑逗得受不了,就把头埋下<br>去,给马波口交。电影院里几百人在看电影,马波却一直在欣赏武艳在他的鸡巴<br>上上下下的套弄,后来,马波故意射在武艳的脸上。<br><br>  我听到老婆武艳讲述她跟别的嫖客男人这样淫荡的放浪操屄的故事,实在是<br>受不了,加倍狂乱地狠操她的小屄。武艳被我操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我的鸡<br>巴象充了电的机器,快速大力地冲击着老婆的淫屄,整个房间只听见武艳的娇喘<br>声和鸡巴操屄的声。我一边干,一边问,那还有三次马波是怎么射在你屄里的?<br><br>  武艳一面承受着我接近疯狂的操弄,一面继续淫叫着说,马波和她在户外操<br>屄上了瘾,有一次,两个人去怀柔区的红螺寺爬山,两人躲在小树林、草丛里,<br>接吻、摸屄,最后把马波的被子脱下来操。在那里能听得见人声,但别人看不见<br>他们,觉得极为刺激,马波央求武艳这次让他光屄操并让他射在屄里。武艳刚开<br>始不同意,后来因为马波许诺给她一万元现金外加给她买台索尼笔记本电脑,就<br>同意了。马波在武艳的屄里爆浆,弄得她的裙子上全是精液。<br><br>  听到老婆武艳说到这个嫖客第二次在她屄里射的时候,我再加疯狂地操着老<br>婆的屄。没有什么比听老婆被别的男人操弄还在她屄里射精更爽更刺激的乐事了。<br>我知道我也快要射了,但我还想听老婆说这个男人第三次是什么时候射在她屄里<br>的。<br><br>  武艳也在自己对以前淫乱卖屄生活的描述和我的操干之下接近高潮。她接着<br>说,马波最后一次是和她在出租车上,在后座上,把鸡巴操进武艳的屄里,极为<br>刺激地射在了她的屄里,那次,武艳没有丝毫准备,下了车后就赶紧去药店买了<br>事后避免药服下。<br><br>  我听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大叫:武艳你这个骚屄真是他妈的骚,我操死<br>你,操死你这个让嫖客干的骚屄。<br><br>  老婆武艳也跟着我大叫:我就是个骚屄,是个给几百个嫖客操烂的骚屄。老<br>公,我爱你。你今后要听我什么样的操屄故事,我都讲给你听。<br><br>  这时,我就觉得鸡巴一麻,一股热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我紧紧地搂着武艳跟<br>她舌吻,武艳的屄不断的收缩,在我的精液冲进她屄里的同时,她也大叫着高潮<br>了,她的身体不断地痉挛,最后瘫倒在我的怀里。<br><br>            (4)陈姗和王义的淫乱<br><br>  快乐的新婚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br><br>  上次和老婆武艳聊着深圳嫖客马波操她的故事痛快操屄后,马波和上海的嫖<br>客陈伟一样,成为我和老婆武艳日常生活中的话题和润滑剂。和武艳聊天的时候,<br>时不时地提到这两个与她有着亲密关系曾经数十次操过她小骚屄的她的卖淫对象,<br>我的心里充溢着一种兴奋和快感。老婆武艳知道,这些以往花钱操她的男人与她<br>在各种场合、花样翻新的操屄淫乱故事,正在不断地加深她和我之间的感情。武<br>艳真切的体会到,每次她真实地讲述那些嫖客操她的故事,尤其是他们与她光屄<br>操并在她的小屄里射精的故事,我就情难自控,与她作爱更水乳交融,而得到极<br>大性满足的老公,对她也更加疼爱和体贴了。<br><br>  马波与武艳在户外操屄,而且三次在她的屄里射精的故事一再刺激我。我在<br>与武艳她玩笑的时候,一再戏称她为喜欢嫖客射精的骚屄。武艳知道我的真实感<br>受,也只是一再假装嗔怒而已。<br><br>  期间我去了趟海南三亚,带着与我如胶似漆的老婆武艳。虽然我把几个公司<br>的事务都交给郑蔚打理,但关键的大事,还是需要我自己出面。我与武艳在三亚<br>呆了三天,陪她在天涯海角等景点转了转,享受了一阵海风、阳光和沙滩的美好<br>感觉。与一个国际财团的亚洲区总裁默多克见了个面,签了个合作意向书。这是<br>个美国人,四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帅,做事也干净利落。这个财团有意向我<br>的一家公司注资,并帮助促成该公司在纽约上市。这当然是个大好事。如果上市<br>如期成功,我的个人资产将从几千万元膨胀几十倍。我不由感慨自己真是有点狗<br>屎运了,经济上越来越顺利,老婆武艳又这么可爱可心。<br><br>  与默多克签署完合作意向书的当晚,我请他在当地一家最红火的酒吧喝酒聊<br>天,当然也带上我清纯可人的老婆武艳。默多克带着酒意,色色的眼睛直盯着武<br>艳的一对大胸,象要喷出火来。我心里暗自发笑,还以为只有王义会象我一样喜<br>欢这样娇小胸大的女孩,敢情老美也好这一口?而武艳当然不怵这男人色迷迷的<br>样子,一双大眼睛也热辣辣地迎着默多克,弄得他神魂颠倒。第二天,默多克在<br>机场与我们分别的时候,一再对我说你的妻子真是太迷人了,今后如果有机会请<br>她到我们公司做客,或到美国我的家中做客,将是我的荣幸。我的心里暗自发笑<br>:你是想勾搭我老婆武艳,是想有操她小骚屄的荣幸吧?<br><br>  但我还是很客气地谢谢他,并表示如果我的公司能成功在纽约上市,我将把<br>武艳带去美国,并拜访他的家庭。<br><br>  回到北京后,最亲密的老朋友王义来了几次电话,想要到我的别墅里来看看,<br>说是听说我与武艳的这个『淫窝』(郑蔚、孙玉、刘军和王义他们狗嘴里吐不出<br>象牙,一直这样称呼我和武艳的新居)布置得豪华舒服,一直想来看看。我同意<br>了后,王义还特意问:武艳在家吧?<br><br>  我当时心里就开始疑惑了。王义最近是有些反常。自从上次朋友聚会见过武<br>艳之后,以前几年不从美国回来一次的他,隔一段时间就回来了。而且一住就很<br>长时间。在北京的时候,他一定找个理由与我见面,并一定要我带上武艳,而且<br>找了个机会和理由要了武艳的手机。我知道王义的喜好,武艳是他喜欢的类型的<br>女孩,又是最好的哥们的老婆,表达亲密甚至是暧昧也是正常的。我和其他几位<br>朋友的老婆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有时也不荤不素地开些玩笑。<br><br>  但时间一长,我发现还是有些不对劲。我总感觉这个王义是有意想勾搭我的<br>老婆武艳。当然,也只是感觉而已。另外,我还发现,一旦我想到这个我最好的<br>朋友可能勾搭我最亲爱的老婆的时候,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刺激,鸡巴立即<br>涨得难受。这种感觉,和我听武艳讲那些嫖客光屄操她的感觉是一样的。<br><br>  这天,王义提了个令我吃惊的要求。他要我帮他找一个妓女操屄,而且要到<br>我们家的地下密室里干。我的别墅里的四间地下密室在几个熟悉的朋友里早已不<br>是什么秘密,他们都知道那是一个安全又放心,隐密又刺激的跟女人淫乱操屄的<br>好地方,但他们绝不知道我在密室里安装的监控摄像系统。<br><br>  我让武艳找了她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当初几个一起卖淫的妓女陈姗跟王<br>义操。我把陈姗的手机号告诉王义,让他们自己联系和谈价钱。在他们来别墅的<br>那天,我和武艳谎称去城里办事,晚上才回来,让他们一整个白天放心地用这套<br>房子,放心地爽自己。事实上,当王义和陈姗在地下2 号密室嫖娼操屄时,我和<br>武艳一直躲在主卧室,通过视频监控系统看到陈姗向王义卖屄的全过程,看得我<br>们俩淫兴大发。武艳也脱光了衣服,用又大又白的奶子磨蹭我的鸡巴。王义的口<br>活相当的棒,想来是在美国和那些金发大波的美国骚屄们练的吧。只见王义用长<br>而灵活的舌头给陈姗舔弄全身,从头舔到脚,然后集中舔陈姗的被无数嫖客干过<br>的小屄。陈姗被王义纯熟的口交技术挑逗得淫兴大发,发疯似的骑上王义,用屄<br>套他的又大又长的鸡巴,大声浪叫。王义则一边向上耸动鸡巴大力操干陈姗的屄,<br>一边用舌头舔着陈姗的也是巨大的一对大乳房。看着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以前<br>一起卖屄的陈姗在自己家里与嫖客如此骚浪地操干,武艳的小屄里淫水直流,眼<br>睛盯着陈姗的一对巨大的不断晃动的奶子,也盯着王义的那根长而粗壮的正不停<br>操着陈姗淫屄的大鸡巴。看来,王义的强壮的大鸡巴,还有他熟练的口交舔屄技<br>术,给了老婆武艳极深刻的印象。<br><br>  我一边看着武艳的骚浪表情,一边感到一阵更强烈的刺激和兴奋。看来武艳<br>对我最要好的哥们有点意思了。说不定,王义真的会找个机会勾搭我的老婆武艳,<br>并终有一天会把他的大而强壮的鸡巴操进他最亲密的朋友我的老婆的屄里呢。想<br>到这里,我的鸡巴更加又硬又大,我就把武艳压在身下,拚命地操干。武艳也不<br>断浪叫着迎合着我的抽插。<br><br>  王义和陈姗操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在陈姗的屄里射了,但只是射在避孕套里。<br>他们俩搂着躺在床上说着淫话,丝毫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我和武艳偷窥,他<br>们的每句对话都被我们听听得清清楚楚。<br><br>  王义问陈姗多少年纪了?陈姗说好今年二十三岁。<br><br>  出来卖屄有几年了?<br><br>  陈姗看着文质彬彬的王义问出这么粗鲁的话,也不介意,一双骚浪的凤眼看<br>着他,满是笑意。她说自己十七岁出来卖淫,已经干了六年多了。<br><br>  那已经操了太多男人了吧。王义笑她。<br><br>  陈姗满不在乎地说,一百个男人也是操,一千个男人也是操,就是操屄呗,<br>只要给钱,我就干。<br><br>  武艳和我在这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确实,对这些年轻漂亮的妓女来说,<br>卖淫,让别的男人操自己的屄,就是为了挣钱,当然,顺带满足自己的骚屄的淫<br>欲。<br><br>  陈姗可真够骚的,比你还骚。我对老婆武艳说。<br><br>  武艳说,陈姗是她们这十几个一起卖屄做妓女的女孩中最骚的。<br><br>  她怎么个骚法?我感兴趣地问。<br><br>  武艳说,等会等你的朋友王义和陈姗操完屄走后,你慢慢操我。我把陈姗发<br>骚的故事讲给你听。我一听又兴奋了,知道一会儿老婆武艳讲述的淫乱故事,肯<br>定会有很多刺激我鸡巴的精彩情节,另外我隐隐感到,在莎莎的淫乱故事中,可<br>能还会包含我老婆武艳自己骚浪的故事。<br><br>  武艳趴在我身上给我用嘴套弄鸡巴,一边和我一起听着王义和陈姗讲淫话。<br>王义问陈姗认不认识武艳。陈姗说当然认识了,那是我最好地朋友,她现在结婚<br>了,嫁了一个有钱的老公。<br><br>  我一听王义跟别的妓女聊起我的老婆武艳,心底顿时兴奋起来,鸡巴在武艳<br>嘴里变得又长又硬。看来他真是对武艳动了心思了。想到下来他可能会问陈姗更<br>多的问题,我一面享受武艳的纯熟的口交,一面侧耳认真听着他们的话。<br><br>  武艳听到王义跟陈姗说起她,吓了一跳,赶紧起身,紧张地听着,她害怕陈<br>姗把她以前也做过卖屄的妓女的事讲给王义,这样对她和我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br><br>  王义接着问陈姗:你认识武艳多长时间了?<br><br>  陈姗说:时间不长,你问这干吗?<br><br>  王义说没什么,她嫁的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接着问武艳以前是干什么的<br>(言外之意是:武艳以前是不是象你一样,是个卖屄的妓女?)<br><br>  陈姗脑子反应很快,大声地否定了。说武艳一直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业<br>务员,她才看不上我们这种工作呢。但生活上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br><br>  听到陈姗这么保护自己,武艳长长地松了口气。<br><br>  王义听陈姗这么说,不再提武艳了,他说服了陈姗让他不戴套与她光屄操,<br>并在她屄里射精,条件是给陈姗一万元现金并带她去上海玩一趟。谈妥后,陈姗<br>就翻身起来,骑坐在王义身上和他热情地接吻,王义摸着陈姗一对巨大的乳房搓<br>揉舔弄着,陈姗淫浪地把屄套向王义又大又长的鸡巴,上下左右摇摆起来。这样<br>干了二十分钟,只听王义和陈姗同时大声淫叫,陈姗在王义强壮鸡巴的猛烈操干<br>下达到了高潮,而王义也在陈姗的小骚屄里射出了滚烫的精液。这两人沐浴休息<br>了一会儿,王义又给陈姗口交,舔她的小屄,弄得陈姗重又淫兴大发,又与王义<br>疯狂地操干了一回,王义再次在她的屄里射满精液。<br><br>  大约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王义和陈姗才从流满他们操屄淫水的床上爬起来。<br>王义给了陈姗一万元现金,两人出门前又亲嘴,摸奶、摸屄,挑逗玩弄了一番,<br>这才出了大门开车扬长而去。<br><br>  他们走后,武艳拉着我来到地下2 密室。把房门关上后,武艳就开始发骚,<br>搂住我与激情地接吻,一面吻我一面脱我的衣服。我也边吻边把老婆武艳脱的精<br>光,我摸着武艳又大又白嫩的晃动的大乳房,把她领到刚刚她的好朋友陈姗卖淫<br>操屄的床边。我把武艳抱起来扔到床上,武艳娇美艳丽的娇小身躯在宽大的床垫<br>上弹了几下,一双漂亮的乳房随之晃动而波涛汹涌。我上了床,搂住老婆与她深<br>吻。武艳看到床垫上有几处白白的粘粘的东西,那自然是陈姗和王义几次卖淫操<br>屄留下的淫水。我用手指抹了一点白白的粘液,放进武艳的嘴里,让她舔弄。武<br>艳很骚浪地舔着我的手指,把那粘粘的液体都吃了下去。我一想到那可能是哥们<br>王义射在陈姗屄里又从她屄里流出的精液,立即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刺激。我按住<br>武艳的头,往我的鸡巴方向。武艳很识趣地用香甜灵活的小舌头,不断舔弄我的<br>鸡巴。我看着曾经做过妓女向几个百男人卖过屄的老婆武艳用她卖屄时练就的熟<br>练的技术为我口交,又看着床单上王义和陈姗淫乱操屄留下了精液和淫水,想象<br>着武艳有一天被我的好友王义勾引,也可能这样淫荡地趴在他的两腿间为他口交<br>吃鸡巴,立即感觉别样的刺激,鸡巴变得又大又长。<br><br>  我让武艳停止口交,要她把嘴湊到王义和陈姗流的淫水边,要她用舌头舔。<br>武艳看了一眼床上几处粘粘的白花花的液体,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她的小屄里淫<br>水直流。想到这是她最好的朋友陈姗在这张床上卖淫,和我最好的朋友操屄流出<br>的淫水,她也许想起了以前她和无数的男人卖淫操屄的浪荡生活,也许她想起了<br>王义刚才操干陈姗的那根又大又长又强壮的鸡巴,她无法控制自己的骚屄里生发<br>出的淫欲。<br><br>  武艳伸出自己的舌头,用舌尖舔弄着一滩滩的精液。还伸出舌头让我看这些<br>精液在她舌头上流动的样子。我在她的挑逗下激动地大力搓揉着武艳一对大奶子。<br><br>  武艳知道我的兴奋点在哪里,故意淫荡地把这些淫水都含到嘴里,然后慢慢<br>地咽下去。我再也忍受不了这刺激的场景,把老婆武艳压在身下,把鸡巴刺进她<br>的小屄里大力抽插。武艳被抽插着发出动人的淫叫,她的嘴角还沾着未吞咽完的<br>王义的精液。操干了一会儿,我喘息着靠在床头,武艳翻身上来,把屄套进我的<br>鸡巴,用小屄拚命地夹弄我的鸡巴,一边夹弄,一边收缩着小屄,弄得我爽意四<br>起。<br><br>  我一边看着心爱的老婆武艳晃动着两个大奶子,使劲操弄,一边又想起王义<br>哥们勾搭我老婆的事,鸡巴更觉爽快。我问武艳,你刚才看我最好的朋友王义操<br>屄觉得刺激吗?<br><br>  武艳说挺刺激的。<br><br>  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刺激,是他的大鸡巴,还是他又长又灵活会舔女人屄的舌<br>头?<br><br>  武艳说,你这哥们的鸡巴是挺强壮的,又粗又长,不过我老公的鸡巴也同样<br>厉害呀,也是又大又长。她一边说,一边上下套动,迎合我的鸡巴对她的小屄的<br>攻击。<br><br>  你喜欢王义的口交技术么?我觉得武艳这样一个男人口交舔屄就不顾一切乱<br>操一气的曾经卖屄的女人,一定被王义的口交技术勾起了色心淫想。<br><br>  他的舌头,武艳一边说,一边用屄继续套弄我的鸡巴,一边想着,似乎还在<br>回味刚才王义舔弄陈姗骚屄的情景,真是挺棒的。<br><br>  想过让王义给你舔屄么?<br><br>  武艳张口想回答,却一起子象是清醒,意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她说,老公,<br>我爱你,我绝不会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br><br>  我要你说实话,刚才你看着王义给陈姗口交,舔得陈姗欲仙欲死的时候,你<br>有没有想过让他舔你的屄?<br><br>  没有。武艳坚决地否认。<br><br>  我不说话,停止了对老婆武艳的小屄的抽插,把她放倒在床,我撑出老婆的<br>两条腿,趴在武艳的两腿间,用嘴吻上她骚水四溢的小蜜屄。接着我用舌尖找到<br>了武艳最敏感的阴蒂部位,轻轻地用舌尖在那个部位来回转圈地吸吮,舔弄。武<br>艳象是被点中了死穴,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爽快的呻吟,继而是大声的淫浪的叫<br>声。她淫兴大发,不断向上耸动几乎无毛的阴户,把小屄和敏感和阴蒂往我嘴里<br>送。<br><br>  我就这样舔弄了一会儿,武艳已经受不了了。她几乎是嚎叫着要我把鸡巴操<br>进她的屄里。老公快操进来,我受不了,我要你的鸡巴。她把我压在身下,飞快<br>地准确把屄套上我的鸡巴,疯狂地抽动起来。<br><br>  我故意把鸡巴抽出来不操武艳的屄,急得她的小屄发疯了似地往我龟头上蹭,<br>她呜咽着求我快操她的屄。我说,你必须说实话,我就操你。武艳急急的点头,<br>快操我吧,我一定说实话。<br><br>  那你说,刚才看王义舔陈姗的屄,你有没有想过让他也舔你的屄?<br><br>  想了,当时我的小屄都流水了。武艳一边说,一边把屄套上我的鸡巴,上下<br>套弄起来。我一听老婆真的想要我的哥们用舌头舔她的屄,立即鸡巴又大又硬,<br>向上耸立,大力操干老婆武艳的小屄。<br><br>  你喜欢王义的大鸡巴吗?我一边操着武艳,一边声音激动地问,鸡巴大力撞<br>击着她的流水的淫屄。<br><br>  喜欢。武艳享受着我的抽插,满面红光。<br><br>  想要王义把大鸡巴操进你的屄里来吗?我继续问,兴奋得浑身颤抖。<br><br>  想,老婆想要你的哥们把他的大鸡巴操进我的骚屄里来。武艳的眼神已经迷<br>离了,她的屄,被我的疯狂的鸡巴撞击得发出啪啪啪地淫响。<br><br>  告诉老公,你要他怎么操你?我继续操弄老婆武艳的小屄,继续问。<br><br>  武艳抓住我的肩膀,小屄用力夹住我的鸡巴,用力前后摇晃,磨着屄,她的<br>淫水流淌到我的肚波上。她气喘吁吁地说,我要趁你不在的时候,跟你的这个好<br>朋友勾搭,我要跟他接吻,让他摸我的奶子,摸我的屄,然后把他的鸡巴掏出来,<br>给他口交,最后让他的鸡巴操进我的骚屄。<br><br>  听到老婆讲述的这么淫靡的画面,我再也忍受这样的刺激,我拼命地向上耸<br>动我激动不已的鸡巴,发狂地操着老婆武艳的小屄。我仿佛看见自己的朋友正在<br>把鸡巴操进自己亲爱的老婆武艳的流水的淫屄里,大力的操弄,而我的老婆也淫<br>意十足地配合着他的玩弄。<br><br>  我接着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的鸡巴酸麻,差点就射了出来:老<br>婆,你会让王义光屄操你吗?<br><br>  武艳被我操得死去活来,她淫声说道:当然会,我每次操,都不要他戴套,<br>都要他光屄操,我还要你的这个哥们光鸡巴在我的屄里射精。<br><br>  我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了,只觉脑子一麻,鸡巴头一热,一股热热的精液<br>喷涌而出,直接射在了老婆武艳的骚屄里。武艳搂住我不停地吻,她的小屄感受<br>到我的热烫的精液冲击,也在一阵哀嚎中全射颤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