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本篇最後由 c27927 於 編輯 <br><br><br><br><br><br><br><br>猛然的張眼醒來,我是怎麼會在學校的保健室裡,又怎麼會躺在床上 … ?我的手跟腳都有不同程度的傷?跟程度不一的『疼』跟『痛』。<br><br><br><br>顧想到此 … 我不禁想起了在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從家裡以飆時速百米的速度(不好意思…我是用跑的),來到學校,<br><br><br><br>就在快要到教室附近的時候,看到我們班上那個頗有姿色的班花柳家惠同學,在跟隔壁班的皮小子王克強扯高嗓門吵什麼架,<br><br><br><br>倒也不知道是為了啥代誌,我就快要抵達教室了說,居然會被柳家惠同學把我從樓梯間推了下去,所謂的悲劇總是發生在一瞬間。<br><br><br><br><br><br>我在樓梯間失速墜落得當下,所有的回憶彷彿像是走馬燈似的湧上我的腦海,就連班花柳家惠訝異到被嚇呆的神情,都全部刻印在我的面前,<br><br><br><br>記憶在我的腦海裡,柳家惠的表情卻又瞬時轉為對我很抱歉、很愧疚的神情,因為我是被她從樓梯上推下去的…我是招誰惹誰了啊?<br><br><br><br><br><br>一早就遇到這麼衰小的淒慘事,人家那一對小情侶在樓梯間吵架逗嘴鼓,我又怎會捲進這場無妄之災,我在想:是不是早上出門時,我忘記燒香拜拜了說。<br><br><br><br><br><br>保健室的導護張文茜小姐對我說:不知道有沒有傷到手臂,腳有沒有骨折,還是要我乖乖躺在床上不要亂動,她要去室內醫院載醫藥用具回來,<br><br><br><br>重點是要我不可以亂跑,要是讓她回來時沒有看到我「乖乖的躺在床上」?她(張文茜)鐵定會把我的腳折斷…管我的腳有沒有真的骨折 … <br><br><br><br><br><br>我們學校的校護伯母 … 阿姨 … 不 … 美麗又性感、溫柔可愛、和藹可親的校護姐姐,個性是非常倔強又固執的 … 不好溝通 …??『我一定會被她揍死』!<br><br><br><br>校護張文茜姐姐對我千交代,萬交代的要我躺在床上休息,她有幫我叫了救護車,稍晚一點,就會把我送到室內醫院做仔細的檢查 … 要我不準亂動亂跑。<br><br><br><br><br><br>「真是一個急驚風的校護阿姨 … 」 我等她把門關上,又再三確認校護阿姨已經離開了(一會兒)以後,我才敢這麼說。<br><br><br><br><br><br>『對不起!我不知道會害你從樓梯上像是倒栽蔥的滾下去。」柳家惠(我們班上那朵溫柔可愛的小花朵)一臉悔意的對我道歉的說著。<br><br><br><br><br><br>有沒有搞錯 … 現在是上課的時間,妳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br><br><br><br><br><br>我理直氣壯的問她:『現在是上課的時間,妳不在教室裡面聽課,跑出來是要幹什麼?」<br><br><br><br><br><br>柳家惠對我解釋著說:就因為是她害我受傷的,她自願到保健室來陪一個從樓梯上摔下去的可憐之人 … 。<br><br><br><br>挖哩嘞 … 她真的這樣對我們班那個恰北北,最兇、最惡的班導師劉國強老師這麼講,他竟然也真的準了班花同學的請假,讓她在保健是這裡照顧我。<br><br><br><br><br><br>「妳 … 妳現在把門鎖起來是在幹什麼?」我之所以會這麼緊張是因為 … 保健式的現在 … 四下無人,只有我跟柳家惠兩個人而已 … !<br><br><br><br>況且我跟她才高中一年級而已,孤男寡女的待在保健室,我們會 … XD … 靠邀 … ?我是在亂想什麼事情啊?<br><br><br><br><br><br>「章尚殷同學!能不能請你不要上法院控告我,你的醫藥費 … 我會負責,不要告我傷害罪啦!拜託 … 拜託 … ! 」<br><br><br><br>柳家惠把門鎖起來,就是要對我講這種事,有一種溝通的方式:叫做『關說』,原來就是把門『關』起來『說』的意思。<br><br><br><br><br><br>「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啊!跟妳沒關係!」我稍微挪了一下躺的位置,順便喬了兩隻腳擺放的位置。<br><br><br><br><br><br>「可是 … 班導師說你的父母可以代表你,對我提出傷害的控訴跟要求我賠償 … 我不想到法院去『被法官跟律師』做審判啊!」柳家惠擔心著急的哭泣了。<br><br><br><br><br><br><br><br>我這個人沒啥長處,就是最怕女孩子在我面前哭成淚人兒的樣子,見她(柳家惠)哭成這樣難過、操煩,我真的為她心軟了。<br><br><br><br><br><br>『不要難過啦!我的傷可能沒事的,我這麼鋼筋鐵骨,年輕有勁的少年郎,我一定會沒事的!』我故作一付堅強沒事的樣子。<br><br><br><br><br><br>「真的嗎?實在太感謝你了!」柳家惠一時太高興,感動之餘竟兩手拍(那是用力打吧?)在我可能有斷(骨折)的左腿上 … 痛死我啦!<br><br><br><br><br><br>我的兩隻腳啊?跟妳是犯了多大的仇?妳一定要這樣重重的搥它們兩肢 …?(我抱著腿跟腳發出哀嚎,一部分是演給柳家惠看好玩的。)<br><br><br><br><br><br><br><br>「對不起 … 真是 … 對不起 ! 我幫你把那裡揉揉 … 推推… 」柳家惠礙手鈍腳的,沒幫我減輕到受傷處的疼痛,反而幫我增加了更慘重的疼痛。<br><br><br><br><br><br>「妳是在救人?還是在殺人?想要殺我就趁現在 … 妳動手吧!」<br><br><br><br><br><br>就可能是被我講得膩幾句話嚇到了吧?我又把柳家惠同學逼哭了 … 我真是呆郎啊!都不會好好的講話。<br><br><br><br><br><br>「我是在跟妳開玩笑的,不要哭啦!」我一時被柳家惠同學接下來的大膽舉動嚇到了 …<br><br><br><br><br><br>「妳 … 是在做什麼 … 」柳家惠對我 … 做出幫我脫褲子的舉動?<br><br><br><br><br><br>柳家惠問我:「你不想上廁所嗎?人家想幫你脫褲子 … 讓你方便 … 一下。」<br><br><br><br><br><br>「不用啦!我在家裡就已經上過了,大號、小號都上過了。」我心底想著:柳家惠妳是想要嚇死我嗎?<br><br><br><br><br><br>冷不防 … 無預警的 … 柳家惠對我的臉頰親吻了一下,說:「為了表達對你的歉意,我…想把最重要的東西,送給你。」<br><br><br><br>柳家惠是想要送禮物給我嗎?(我怎會有股莫名其妙的期待感?)<br><br><br><br><br><br>「讓你在保健室這裡 … 痛快的幹我 … !」柳家惠大辣辣的脫去身上的制服 … 衣裙。<br><br>.<br><br><br><br>我被她的大膽行徑給驚呆了,我的腦筋裡有千百種想法一閃而過:我會被全班的男同學追殺嗎?這麼好康的事情,我在作夢嗎?<br><br><br><br>不是這樣的 … 重點是我還是一個沒跟其他女生發生過親蜜關係的阿呆宅男啊!今年才剛升上高中一年級而已,我還能怎樣!<br><br><br><br><br><br>「你不要緊張 … 讓我來幫你 … 吧?」柳家惠幫我脫下上半身制服的時候,對我這麼說。<br><br><br><br><br><br>「我看是妳比我更緊張吧?」我對家惠這麼說<br><br><br><br>沒想到柳家惠竟然回答我:「對啊!我還是第一次幫你這樣做 … 我平時都在家裡用電腦偷看日本的色情卡通 … 」<br><br><br><br><br><br>『然後嘞?』換我被她驚到發呆了<br><br><br><br>我沒有在跟柳家惠討論這個問題,因為這個不是重點!所以 … 家惠!妳什麼時候脫掉我的內褲啊?太快了吧!<br><br><br><br><br><br>下一個動作 … 柳家惠就用口幫我含住老二 … 幫我做口交的吸吮動作,我既驚訝也有點被爽到,因為我偶爾會用手處理突然的需要 … 。<br><br><br><br><br><br>「嗚唔 … 嗚…唔唔…嗯…」看不出柳家惠是第一次幫我做口交的生手 。<br><br><br><br><br><br>技巧上有點生疏,卻已經讓我有點勃起的衝舉了,這感覺 … 這滋味 … 讓我有股慾望湧腦的衝動,我幾乎想把她抓過來幹了。<br><br><br><br><br><br>「第一次做 … 你覺得…怎樣呢?」趁著換氣(呼吸、喘息)的空擋,柳家惠這麼的問我。<br><br><br><br><br><br>其實我多少有被她把老二吸含的有點被爽到,我仍在嘔氣的氣頭上就這樣故意對她說:「還好啦!勉強還可以 … 」<br><br><br><br>柳家惠竟然為我把老二 … 又是吸、又是舔的 … 含得更深了,就像是成年人在看的 A 片一樣,簡直是有點對我造成刺激感了。<br><br><br><br><br><br>我很忍 … 的忍住爆射的衝動,便伸手往她的私處探了過去,我先是用手指(食指、中指)撥弄著陰蒂,見她沒有因此發怒,生氣,<br><br><br><br>很快的,我就又有下一步的侵略動作,我先把右手的食指插進小肉縫裡,有些緊,卻也讓我起了好奇的心情。<br><br><br><br><br><br>我先是一指(食指)放入小穴裡掏動,後來就連中指也被我插件去湊熱鬧了,滲流的淫水開始汨汨湧出。<br><br><br><br><br><br>如果我把兩三根手指放進去的話!會怎樣呢?我很想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來。<br><br><br><br><br><br>「啊…呀啊…哈……啊啊…好痛…痛…呀啊…」柳家惠趕緊用手摀住了嘴巴,因為不久前下課休息的鐘聲響了,保健室外面的走廊上有一些同學吵鬧的走過。<br><br><br><br><br><br>「我們就 … 速戰 …… 速決吧!」柳家惠一臉正經的跟我這麼說,我們很快的達成協議。<br><br><br><br><br><br>反正我跟她都是第一次,我要破去她的處女,她要終結我的處男,雙方都佔不到便宜 … 我還在想 … 是她佔了便宜?還是我撈到好康了?<br><br><br><br><br><br>好佳在的是現在又響起了上課的鐘聲,外面的走廊上傳來同學們魚貫陸續的進入教室的吵雜聲。<br><br><br><br><br><br>「你受傷了,我幫你 … 」柳家惠的意思是要我讓她坐在我的腰身上面 … <br><br><br><br><br><br>我想像著 A 片情節裡面 … 男下 … 女上的激情畫面,完了!我快要噴鼻血了 … 。<br><br><br><br><br><br>柳家惠再三叮嚀我:「不準給她亂搖、亂動,不然啊?就用那個 X X 夾死你。」<br><br><br><br><br><br>這下真的是最後通牒了,我很認真誠懇的根柳家惠保證:「我絕對不會用那個給妳亂搖,亂動。」<br><br><br><br>我的心裡在偷偷的打算著:只會給妳亂插、亂抽而已。<br><br><br><br><br><br>「我要上了喔!章 ‥ 尚殷??… 你不準笑,不要笑我!」柳家惠板起臉要我不能笑她<br><br><br><br><br><br><br><br>但是看到她的那張似乎在研究要怎麼把我的那條 ~ 那根棒狀老二放進可能是在尿尿的地方…去塞在裡面『動一動』?<br><br><br><br>我就覺得有一股很想笑出來的感覺,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又擔心柳家惠可能會氣到用手把我的老二 … 折斷 … 我驚驚怕怕呀!<br><br><br><br><br><br>被柳家惠騎坐在我的腰際上,我實在有點窘,芬芳撲鼻的女身味道,我又不禁為她有點著迷了。<br><br><br><br><br><br>「裡面好像還是不夠濕的樣子?再等我一下下 … 」家惠用手指探入嫩穴裡掏弄了一會兒 … <br><br><br><br><br><br>看她在我面前玩自慰的行為,柳家惠跟我說她仍在學習中的生手階段,就因為會痛嘛!就收手不做了。<br><br><br><br>我對家惠說:真巧!我偶爾也會這樣自慰呢!她玩自己的小穴,我弄自己的分身 … 終於的 ? 她的小穴有點濕了,我的老二翹到脹硬了。<br><br><br><br><br><br>柳家惠真的要把她最重要的「第一次」送給我,雖然我以前曾經在夢裡(睡覺時做的淫夢)夢過我抱著她一塊瘋狂做愛的 … 怪夢 …<br><br><br><br>但是?現在呢?我突然有股『美夢成真』的感覺,這心頭的滋味 … 百般糾結的有點複雜。<br><br><br><br><br><br>「我頭一次這麼近的看見包皮原來是長這個樣子的。」柳家惠觀賞的有點目瞪口呆<br><br><br><br><br><br>「校護阿姨快要回來了啦!」快點呀!」不是我性子猴急,我實在擔心被笑護回來剛好撞見這樣的好事,就會生出更麻煩的事件 。<br><br><br><br><br><br><br><br>柳家惠不耐煩的應我:「不要催我啦!我會害怕 … 」<br><br><br><br>我質問家惠:「要是變軟了?妳要讓它硬起來嗎?」我是在幫柳家惠增加勇氣(那個不是重點)。<br><br><br><br><br><br>「你不要再對我趕羚羊啦!老娘今天一定要幹死你 …」柳家惠爆粗話了<br><br><br><br><br><br>「可是 ~ 家惠 … 你又沒有多老 ! 校護張文茜小姐比妳老一點點。」我講的笑話把柳家惠逗樂了 …<br><br><br><br><br><br>不知不覺間 … 家惠已經用手拄起我的老二抵進入口了 。<br><br><br><br>「還是有點痛 … 可能還不夠施吧?」家惠在床邊的桌上拿起一瓶凡士林,用食指沾(挖)了一部份,往小穴裡抹了去。<br><br><br><br>一大坨凡士林在陰道裡造成窘困的尷尬感,讓柳家惠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一心只想用我的老二替她那裡面止癢 …<br><br><br><br><br><br>「啊喔…啊……不小心弄到裡面去了… 」柳家惠對我說著,對我扮起了鬼臉 … 逗了我一下。<br><br><br><br><br><br>柳家惠深呼吸了一會,嚴肅的對我說:「我要坐下去了喔!」<br><br><br><br><br><br>厚 ~ 要做就要快!妳這樣拖拖拉拉的是在釣我的胃口嗎?我感到有點口乾舌燥 … 這是我的性慾嗎?<br><br><br><br><br><br>『呀啊…好緊……好…痛 …」剛開始底進一些些而已,家惠不禁皺起了眉頭。<br><br><br><br><br><br>我也覺得老二被小穴的前端包夾的有點緊,喂 ~ !我也會覺得有點痛啊!<br><br><br><br><br><br>長痛不如短痛,趁著柳家惠還沒改變心意以前,我必須 … 把她佔為己有,我用雙手托住它的嫩臀(豐腴多肉的屁股)往我的老二方向推。<br><br><br><br>同一時間的 … 柳家惠也施了點力的往老二的位置坐了下來,不知道是愛液,還是凡士林增加了潤滑的作用。<br><br><br><br><br><br>我的老二終於順利的插進去啦!我興奮、歡心、內心裡歡騰的想要抱住她高呼,但是附近的教室哩,同學正在上課,所以我又恢復冷靜。<br><br><br><br><br><br>『啊…唔……嗚嗚啊…哈啊……哈啊…好痛……還沒………全部插進去就麼痛了……全部進去的話…還得了?」家惠再詢問我的意見。<br><br><br><br><br><br>我的老二仍有三分之一的部分露在外面,我對柳家惠說:「做嘛!就要有始有終,給它貫徹到底的坐下去。」<br><br><br><br>家惠跟我果然是有默契的,我使力把她的翹臀往分身壓下,她也使勁的往我的老二猛力的『坐下來』。<br><br><br><br><br><br>陣陣刺烈小穴的酸楚感,我的老二在她的小穴裡面成了某種程度的撕裂傷,看她的臉都已經痛到揪成一團,由此可見 … 女生的第一次性交 … <br><br><br><br>真的很痛。<br><br><br><br><br><br>我慢推慢動的盡量讓柳家惠習慣被我的老二(尺寸)抽插 … 但願她不會將我的老二視為『異物』!<br><br><br><br><br><br>「真有你的尬斯 … 你成功了 … 這個撕裂傷會讓我痛一陣子 … 但 … 是…沒關係……因為………」可能是真的很痛吧?家惠痛到講不出話了。<br><br><br><br><br><br>我把柳家惠的頭往我的臉按了過來,這下子我獲得班花女神的初吻 … 我的心底像是再次開了頭彩 … YA ~ 我好爽 …<br><br><br><br><br><br>「唔嗯嗯……唔唔…嗚……」柳家惠想把嘴移開 … 又被我強勢的拽了過來。<br><br><br><br><br><br>我突然感到有種雙贏的喜悅,柳家惠的小穴被我用老二捅破她的處女膜,嘴上又被我把她吻的天昏地暗,我不是雙贏嗎?<br><br><br><br><br><br>真的 … 還是假的啊 … ?柳家惠開始搖動?擺動(扭動)腰肢了,不是還會痛嗎?我問著柳家惠 …<br><br><br><br>柳家惠跟我說:「剛開始真的有點痛,但是可能習慣了吧?有點爽到,也開始有點癢了,你可以動動看了。」<br><br><br><br><br><br>被她這樣一說,我像是被注射了一針定心劑,這是妳要我插插看的喔!我要開始動了!<br><br><br><br><br><br>「哦…喔…尚殷……好棒…你的……我想一直………被你這樣幹著我…」家惠是在安慰我?還是在鼓勵我?<br><br><br><br><br><br>「真假?我插插看!」突然興起一股玩味,我顧不得腳傷(可能骨折的部位),我把柳家惠推起來用後背式的坐插法。<br><br><br><br><br><br>果真沒多久,我就把她幹到丟液洩汁的渾身發軟了起來,到底是我(體力)行?還是我的老二(長度、硬度)比較行。<br><br><br><br><br><br>「啊啊…壞掉啦……呀啊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好…爽…啊……」<br><br><br><br>柳家惠跟我表示痛中帶爽的滋味,實在讓她感受到爽中有痛,痛裡帶爽的感覺,要我在給她插深一點!<br><br><br><br><br><br>我實在看不出柳家惠同學有這麼會玩,我好像也不覺得老二有痛楚的感覺了,我也等同是被柳家惠開包皮了。<br><br><br><br><br><br>『我幫妳開苞(破處),妳幫我的 XX 開包(包皮被小穴的陰道夾破皮了)。」我在對柳家惠講冷笑話<br><br><br><br><br><br>「你看啦……害我尿床了……」家惠指著被淫水染濕一片的床單。<br><br><br><br><br><br>我對柳家惠解釋:「那是妳分泌的淫水,又被稱做 … 愛液,有潤滑保濕小穴的作用,讓我更快的插翻妳。」<br><br><br><br>幸好我的手臂閃得快,不然早被柳家惠用手捏到我的手臂了。<br><br><br><br><br><br>我把身材嬌小的家惠翻了過來,改用正成姿勢的性愛抽插式 … 我調整了插穴的角度,家惠有用手幫我確認插穴的正確位置 …<br><br><br><br><br><br>『呀啊啊…頂到底了……你要…痛死我嗎?』(被我弄痛了吧?)家惠有點生氣了<br><br><br><br><br><br>「時間有限!我們的春宵值千金!動作要快!」我又講了亂七八糟的冷笑話,把柳家惠逗笑了,一時間忘記被老二捅下的痛。<br><br><br><br><br><br>幸虧柳家惠肯被我這樣玩,也可能她對我心存愧疚吧?我用搗蒜式、爆插式 …<br><br><br><br><br><br>柳家惠給我建議最重要的一個招式:變態的爆插式。<br><br><br><br>「真的嗎?」我心下篤定主意,就真的用起變態爆插式 … 不消百來下的抽插,柳家惠被我玩的幾乎無法喘息 …<br><br><br><br><br><br>窒息式性愛 … ?我們現在玩的就是 … (又把柳家惠逗笑了),我弄了一個愉快的性交氣氛。<br><br><br><br><br><br>讓柳家惠在自願(心甘情願)的狀況下,把她最重要的那個(處女膜)獻給我,其實在高一的開學時,她就對我心有好感了。<br><br><br><br>為了不讓床單留下太多的雜味,我跟柳家惠達成共同的協議,她準與我把精液射在裡面,校護就快要回來啦?我的動作要快…快快啊!<br><br><br><br><br><br>「我毀了你的處子之身,你弄破我的處女之身,我們算是扯平了。」這次,柳家惠主動的吻我了。<br><br><br><br><br><br>在接吻的狀態下進行爆裂式抽插,這樣也好!我用口將她的口堵住,免得讓她哀出嚇死全校師生的怪怪聲音,其實她的自制力也控制得很好,<br><br><br><br>我的柳家惠在做愛的時候,不會隨便亂哀亂叫的。(我跟柳家惠的關係變的更親密了)<br><br><br><br><br><br>「下次就到我家來做吧!你可以更狂浪的插我、抱我,可以玩久一點。」家惠邀我到她家去做愛 … <br><br><br><br><br><br>我喜歡行為大膽放浪的女孩兒,歡愉的時間快要結束了,我狠狠重重的插了好幾十下,終於的,把溫燙的精液注射在小穴的最裡面。<br><br><br><br><br><br>柳家惠生平頭一遭被我用精液洗滌在她的陰道裡,激爽又刺激的感覺實在很新鮮。<br><br><br><br><br><br>這是我草草結束的『第一次』性經驗啊<br><br><br><br><br><br>之後,我被校方用救護車送到市立醫院,我的右腿有些微的骨折,左手臂的肩頰骨有點脫臼的現象,其它的擦傷、撞傷…<br><br><br><br>醫生最在乎的是我的頭有沒有嚴重的腦震盪,或是有腦出血的情況,要我住院幾天觀察看看…<br><br><br><br><br><br>也因此,我賺到了在醫院的私人病房裡痛快的狂幹柳家惠的機會,柳家惠為我動用到她父親的名氣幫我升等到 V I P 的特等病房。<br><br><br><br><br><br>有如總統級套房般(五星級)的奢華享受,我在病房裡還可以享有極舒適的歡樂假期,因為?我正一絲不掛的在幹著『班花』柳家惠啊!<br><br><br><br>繼上次在保健室被我大幹一次之後,柳家惠的身材也多了火辣的改變(荷爾蒙的分泌讓她多了女人味),胸罩的級數增加了 …<br><br><br><br><br><br>我的老二也有了一些改變,尺寸變粗長了起來,我現在要練的是持久的神功。<br><br><br><br><br><br>「如果讓妳爸知道我幹過妳的話?他說不定會宰了我 … !」我篤定的說著<br><br><br><br><br><br>柳家惠趕緊回應我說:「不會的!我會跟爸爸要求讓妳入贅我家,當我的丈夫,協助我管理爸爸的產業,我不會讓他殺掉你的。」<br><br><br><br>要我入贅啊?我必需再想想的考慮一下,但是她的父親 … 財力雄厚啊!我就委屈自己一些吧?<br><br><br><br><br><br>「呀嗯嗯…被……你頂到…發麻了……唔嗯…咿…呀…啊啊……」<br><br><br><br>柳家惠被我幹到死去活來的哼出愉快的聲調<br><br><br><br><br><br>只怪第一次的邂逅太過美妙,我抱著柳家惠在樓梯一起滾的時候,我就已經用鼓起小帳棚的老二把她的小陰蒂頂到發麻發顫了。<br><br><br><br>「妳的手機響了?可能是妳爸爸打來的電話吧?」我這樣說<br><br><br><br><br><br>「管他呢!我跟爸爸說要在同學家寫作業,趕課業的進度,爸爸才不知道我跟你在這裡玩性愛呢!」家惠越來越敢玩性交了。<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 <br><br><br><br><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