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慧娟是我的中學女同學,因為同在福建省一個城市求學工作,所以常會相約下班後一起吃飯。<br><br>開始是起源於她從研究所畢業時跟那時的醫生男友吵架分手,而我成了她首選的搬家公司。為了幫她搬離他前男友的家,我在自己住家同棟同樓層租了一間套房讓她作為棲身之處,白天她當她的銀行行員,我當我的工地主管。<br><br>記得那天是1999年9月9日,我跟她依照往常到她那裡吃附近有名的知高飯便當,一邊看著電視新聞報導。今日是一千年來人類會遇到最多九的一天,在1999年9月9日晚上或白天9點9分9秒做的事或是許下的承諾,將會長長久久。<br><br>這時我們已吃完便當,開始吃蝦味先了。這時牆上時鐘已經九點了,我就問她:「我們兩個是不是也該來做點有紀念性的事?」<br><br>說真的,慧娟從國中開始就是公認的班花,喜歡她的同學不計其數,但我就是唯一的那絕緣體。因為我從小就看A片,這些年輕小妹妹我怎會看在眼裡呢?這時她提議說:「那我們來親親如何?因為我們兩個不可能在一起,這樣反而有其紀念意義。」<br><br><br><br>我也覺得有道理,便答應了。在倒數九分零一秒、九分零二秒……九分零九秒時,我們就嘴巴抿著親了對方一下。<br><br>(PS?我發誓她有伸出舌頭,違反規定,但看在相識多年就不跟她計較了。)然後我問她什麼感覺?<br><br>她回答跟我腦中想的一模一樣,都是蝦味先的味道。<br><br>在親過嘴後,我跟慧娟的互動也變得曖昧,在每次飯後我多了一項任務,就是幫慧娟抓龍:按摩肩膀及背部。<br><br>因為慧娟的工作是銀行臨櫃行員,工作一整天下來,常會因為長時間打電腦而腰酸背痛,而我憑藉著從小幫爸爸抓龍打工賺零用錢的工夫,毛遂自薦幫忙按摩減壓,恢復體力,但是如果她覺得舒服就得請我隔天的晚餐便當。<br><br>起初,我們一個看著電視被按摩,一個看著電視幫忙按摩,但是漸漸地慧娟按摩的力道需求越來越重了,連我也開始不再能輕鬆按按了事,因為按摩力道加大,又我都是隔著衣服按摩,所以慧娟穿著的夏季制服常被我弄得皺巴巴的。<br><br><br><br>一天她不滿地反映,她每天都得洗制服,粉麻煩呢!邊說還邊把制服上衣脫掉,只剩內衣(如果沒記錯,是件淡粉色胸罩),她說道:「這樣子按摩,衣服就不會皺掉了。怎樣,我粉聰明吧?」我聽在耳裡,口中發出一聲好,但雙眼卻是在狂吃著冰淇淋。<br><br><br><br>慧娟從小發育就一直備受矚目,聽說國小就開始穿戴內衣,常有男同學在午休時從短袖制服偷看她的內衣春光。我從背部內衣的標籤看到34D的字樣,不免以高跪姿往前瞄了一眼,一顆乳房(左右各半顆,加起來正好一顆)印入我眼簾,乳溝之深讓我聯想到馬里亞納海溝。<br><br>哈哈!我跟她說:「慧娟,妳是不是變胖了?胸部整個誇張的大。」<br><br>她說因為月經快來了,所以一般的內衣會有點撐,還叫我認真點按摩,別分心了。因為如此刺激,我的弟弟也在短褲襠裡起了生理反應,我完全不能專心幫她按摩,因為一揉按肩膀,胸前那兩團巨乳就跟著晃動起來,底下小頭就越充血,而上面大頭也就越缺血,一時手誤,兩隻手往前滑去,那場景就像民俗技藝的老背少一般——她當老,我當少。<br><br><br><br>雙手不偏不宜地貼在她的雙乳上,當下宛如時間暫停,兩人僵在那裡。再來就是老梗啦,一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我將慧娟轉過來面對著我,雙手伸入她的胸罩內恣意地摸著她那豐滿的34D雙乳,兩手不斷地揉捏,一邊用手指夾捏她的乳頭,她也不斷發出「啊……啊……啊……啊」的舒服叫聲,同時我嘴巴親上她的鮮紅雙唇,兩條滾燙的熱舌不斷穿梭在彼此嘴中。<br><br><br><br>而她的手也不老實地將我的運動短褲及內褲脫去,掏出我的老二不停地玩弄著。<br><br><br><br>我細聲問道:「要用嘴巴試試嗎?」她輕輕點了頭,我起身緩緩將老二遞到她嘴邊,她一張嘴就整支含入口中,開始套弄吸吮。<br><br><br><br>她不斷發出「嘖嘖嘖」的聲音,她的唾液跟我的前精混合一起,這滋味超讚的,老二也硬得一塌糊塗。這時我不知哪來的想法,問了一句:「蝦味先好吃,還是我的弟弟好吃啊?」她發力咬了我弟弟一口後,放開老二俏皮的說句:「蝦味先比較好吃喔!」<br><br><br><br>然後推開我就自己上廁所去囉!慧娟進去廁所後聽到蓮蓬頭沖水的聲音,我因為老二脹著一時間無從宣洩,在精蟲逼腦的情況下走到浴室門口,發現浴室門竟然沒關,透過縫隙看到慧娟全身赤裸的坐在浴缸邊,一邊的用自己的手指撫摸小穴,一邊用水柱沖擊陰唇,整個陰唇在水柱衝擊及手指觸摸兩面攻擊下顯得紅腫飽滿、鮮艷欲滴。<br><br><br><br>慧娟也因為刺激不斷發出「嗯……嗯……啊……好舒服……好癢……好想要……」的呻吟,原來拿著蓮蓬頭的手也移至那雙豐滿的乳房上左右來回撫摸,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硬挺挺地點在雪白雙峰之上,猶如糖霜蛋糕點綴著甜美草莓一般。<br><br><br><br>看到這裡,我在門邊也套弄起自己那怒脹的老二,越是套弄越是脹痛、越是興奮。在聽到慧娟呻吟想要時,我將浴室門推開,走近慧娟跟她說:「慧娟,我要妳。」我雙手托起慧娟豐滿的雙乳開始揉捏,同時用舌頭舔舐粉紅色的鮮嫩乳頭,再張大嘴巴將右乳整個用力吸住,慧娟「啊……痛!」的一聲,乳房在我的吸吮下拉長變形,慧娟這時又痛又酥,面上表情既是痛快又是滿足。<br><br><br><br>慧娟的手也摸上我的老二,猶如焊鐵一般的老二發著高熱,狠狠地燙著慧娟纖細的玉手,老二因為暴脹而不斷抖動著將澎湃的熱流傳遞給慧娟。<br><br>慧娟說道:「你那比蝦味先裡的蝦子還要有活力,跳啊跳啊著,整個都紅通通了,我想把它吃了。」說畢,慧娟彎下身去並將老二含進口中。<br><br><br><br>「啊……好深……含得好深……妳的嘴好軟……好滑……啊……好舒服……啊……舒服……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來。<br><br><br><br>她赤裸的身軀也配合吸吮的節奏蠕動起來,一雙巨乳掛在胸前不停前後擺動搖晃著。<br><br>「啊……插我……好癢……我要……快插我……啊……啊……」慧娟吐出老二後喊道。我將慧娟身子按住,從後面將充血的老二順著慧娟濕滑的陰唇緩緩進入,「哇!好棒的穴啊,又濕又緊」 我不停瘋狂死命地幹著慧娟,她的小穴與我的老二因為撞擊不斷發出「啪!啪!啪!啪……」的聲響。<br><br><br><br>「啊……啊……嗯……我要……幹……啊!操B……好舒服呀…哦……使勁操……哦……啊……老公的雞吧真厲害……插得好深」<br><br><br><br>「啊,寶貝....我們現在在幹什麼?」??「老公 我們在…我要…在做愛。啊……插得很爽」<br><br><br><br>經過數十分鐘的抽插,在慧娟第二次高潮的陰道收縮時,我的一股熱精也順著陰道傾洩灌入。<br><br><br><br>之後慧娟說:「好久沒那麼激烈運動了,應該會瘦一些,以後還要幫我減重瘦身喔!」我看著慧娟原本就纖細的腰及均勻的身材,帶著疑問說了聲:「好!」<br><br><br><br>之後我跟慧娟從朋友變成一起瘦身運動的炮友,甚至到後來她調回梅州市服務後,只要我放假返鄉,我們也都會相約運動一番。<br><br><br>